笔趣阁 > 抬棺匠 > 第二十章 嫁棺(19)

第二十章 嫁棺(19)

  说罢,我也没再说下去,就如我刚才所说的那样,她师傅有要求,希望能找个厉害一些的师傅。

  同样,我收徒弟也是有要求的,其一是品性,其二是品行,其三才是天赋。

  说穿了,一个徒弟的天赋再高,其品性不行,品行不行也是白搭。

  指不定还会教个敌人出来,像师徒反目成仇的事,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正因为如此,在抬棺匠这一行干了这么些年头,我压根没什么收徒的想法,主要就是担心教出来一个敌人。

  与其如此,倒不如不收徒弟。

  而那魏花子听我这么一说,忙问:“那您收徒弟有什么要求?”

  我淡然一笑,“光凭你刚才这声师傅,你便不够资格了。于我来说,拜师并不是因为某件事,即便是因为父母,同样如此,拜师要的是心甘情愿,心悦诚服。”

  我这边刚说完,那步陈言轻轻地拉了我一下,我懂他意思,他这是让我趁这个机会收了魏花子。

  我直接打开他手臂,这是原则问题,绝不会因为魏花子是天才,而没了原则。

  那步陈言一见我的动作,连忙朝魏花子望了过去,说:“花子,你等等,我劝劝九哥。”

  没等步陈言有下一步动作,那魏花子直接开口:“不用了,我相信陈九哥哥决定的事,你绝对不劝不动。”

  嗯?

  陈九哥哥?

  我特么差点没敢动的哭了。

  我滴个姑奶奶啊,你总算不叫叔叔了,再喊叔叔,我是真的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那么老了。

  当下,我朝魏花子笑了笑,就说:“小姑娘啊,你这声陈九哥哥,我听的实在太亲切了。”

  她冲我甜甜一笑,就说:“我刚才仔细看了一下,你的确是年轻人,还很帅呢!”

  我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说:“你这是有事求我吧!”

  她甜甜一笑,走了过来,一把挽住我手臂,就说:“陈九哥哥,你觉得我妈的事,会出意外么?”

  嗯?

  我尴尬的笑了笑,想要把手臂抽出来,主要是觉得太尴尬了,而那步陈言双眼瞪得大而圆润,失声道:“花子,你这是干吗呢,你看他那白发,哪里值得你叫陈九哥哥啊,应该叫陈九爷爷啊!”

  说话间,他立马走了过来,就准备扯开我跟魏花子,哪里晓得,没等步陈言靠近,那魏花子面色一凝,下一秒,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步陈言整个人立马朝前边倾斜了过去。

  瞬间!

  他整个人摔在地面,来了一个狗啃米田共。

  这突兀的一幕,令我诧异的同时,又对魏花子的本事多了几分疑惑,她刚才是怎么做到的?

  要知道,她刚才一直拽着手臂,压根没动啊!

  难道不是她?

  不可能啊!

  在场就我们三个人,我是不可能让步陈言摔倒,而步陈言也不可能让自己摔倒。

  唯一的解释是魏花子动了手脚。

  玛德,活见鬼了,她到底是怎做到的。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魏花子的一句话,证实了刚才的确是她动的手脚,她说:“下次再说陈九哥哥半句坏话,我让你在床上躺上三天三夜。”

  说这话的时候,那魏花子声音阴冷,令人听了不由遍体生寒。

  我微微蹙,下意识望了望她,就说:“你刚才是怎么做到?”

  她甜甜一笑,说:“一点小法门罢了,陈九哥哥要是想学,我可以教你。”

  我连忙罢了罢手,她将来可能是我徒弟,怎么可能让她教我东西,这不是乱了辈分么,就说:“不用了哈,你自己留着就好了。”

  她甜甜一笑,“陈九哥哥,你是不是担心以后收了我做徒弟,太尴尬了?”

  好吧!

  没想到这姑娘还挺聪明的,我也没回答她的话,而是岔开话题,说:“你放心,你妈的事,我会倾力而为,我们还是保持刚才那种关系比较好,不然,会影响我对你的判断。”

  话音刚落,那魏花子一笑,“陈九哥哥,你意思是,只要我表现好,你还会收我做徒弟?”

  嗯?

  不错,我的确有这个想法,但我肯定不好说出来,就问她:“能告诉我,你态度为什么转变这么快?”

  她扭头瞥了一眼坟头,又朝魏八仙的房子望了望,轻声道:“一方面是因为我妈的事,另一方面是我相信我爸的眼光,他既然能把这次抬棺的首位给你,我相信你一定有过人之处,即便你现在本事平平,但将来的某一天,定会成为人中龙凤。”

  说着,她抬头望着我,紧紧地盯着我,继续道:“陈九哥哥,不管你心里怎么想,我心里已经把你当成师傅了,我愿意跟你一同成长,即便你什么也不教我,只要你记着有我这么一个徒弟就行了。”

  说罢,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忽然朝我跪了下来,“师傅!”

  我一怔,但还是下意识拽起她,就说:“这声师傅,留着真的做我徒弟那天再叫。”

  “好!我等你,等你心甘情愿收我做徒弟那天。”

  说这话的时候,魏花子浑身上下散发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语气之中更是夹杂着无比的自信,就好似她断定我一定会收她当徒弟一般。

  这与我刚认识她时,完全就是判若两人。

  哪怕她此时依旧扎着两条麻花辫子,身着花格子衬衣,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自信,却是无人能比。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魏花子率先朝前边走了过去。

  望着她的背影,我久久不语,直到她的背影彻底消失时,我才回过神来。

  没等我开口说话,那步陈言凑了过来,一脸郁闷的问我,“九哥,你不会搞师徒恋吧!”

  “滚!”我怒骂一声,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就问他:“先前,你是怎么摔倒的?”

  他摸了摸后脑勺,支吾道:“像是脚下忽然多了一个什么东西把我扳倒了,可,我仔细一看,地下根本没有东西,就好似凭空消失了一般。”

  气场?

  我的第一反应是气场。

  难道那魏花子也懂得控制气场?

  否则,压根解释不了这个。

  当即,我深呼一口气,看来得将阴阳二鬼叫过来才行。不然,真心有点看不懂魏花子,更为重要的是,魏花子目前给我的感觉是,神秘莫测。

  倘若真的收她做徒弟,必须得查清楚才行。

  “九哥,你不会真的打算拒绝她吧?”那步陈言忽然开口道。

  我瞥了他一眼,淡声道:“一个人的天赋再好,还要品性靠的住。”

  说完,我没再久留,径直朝村外走了过去,那步陈言立马跟了上来,我停下脚步,也没扭头,沉声道:“我去一趟银川,你在孝子村盯着点,另外,如果可以的话,你到四周打听一下魏八仙的人品。”

  我这样说,是开始为接下来的事准备。

  说穿了,上次在卡门村,正因为对一切都不懂,才处处走弯路。

  这次,必须事先掌握情况,否则,一旦发生什么意外,真心不好处理。

  https://www.biqumo.com/28_28019/4514697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