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第一闲王 > 第二百三十七章:戏精上身

第二百三十七章:戏精上身

  金白净瞬间就被吓的后背全是冷汗!

  在一个地方处遵养优的时间久了,自然会被惯出来各种各样的毛病,平时看起来倒是没什么问题,可到了关键时刻,下意识的反应瞬间就出卖了自己。

  “不知殿下为何觉得小王是在欺骗您呢?小王可是一直奉大唐为父国的啊!”金白净虽然心中恐惧,但嘴上还是不敢直接请罪。

  主要是自己做过的事情太多了,而他又把不准李元景抓的到底是哪一件事情,万一自己没忍住直接招了不是他抓的那一件,问题岂不是更严重了?

  所以这个时候只要李元景不表明,他就只能装糊涂,瞎糊弄呗,都是明白人谁心里还没点数呢?除此之外,完全就是自寻死路。

  “新罗王,难道你真觉得这些年来你做过的事情朝廷一无所知吗?”李元景脸上有些不太耐烦。

  “我……”

  “退下去吧,什么时候想明白了再来见本王!”李元景直接挥了挥手,在自己的军营内,李元景当然有这个底气。

  半岛三国上的这些家伙从来就没有让人省过心,你强的时候他就是狗,围在你身边弯腰**的,要多温顺有多温顺,只要你稍微表现出一些疲态,他们就会狂犬病发作,根本不讲任何道理。

  而且这个民族的人还有着迷之一样的自信,千百年来都没能改掉他们这个臭毛病,反倒是愈演愈烈。

  也就是这些年讲究和谐社会,文明交往了,若是放在早些年,李元景觉得自己能打的他们爹妈都不认识。

  当然,本来李元景还觉得没什么大问题,无非就是属国自己的一些小心思罢了。

  搞宗主国的,属国怎么可能没点自己的小心思?那根本不现实,也一点都不靠谱,是人都会有想法,何况是一个国家呢?

  但有想法归有想法,亲兄弟偶尔的还会打一架呢,你身为附属国,就算想打架难道就不能先偷偷的汇报一下?

  再不济你也可以去找朝中的某个大佬通一口气,万一事情真的发展到不可控制的地步,也好有缓和的余地。

  半岛的三个国家给他的感觉就是没脑子,为了一己私利说打就打,完全不顾后果。

  作为政治家,这帮人无疑是不合格的。

  “说说你看到的情况,房二,如实做好记录,程二,你去准备一下,待会拿着这些东西直接回长安,告诉陛下,让你爹亲自领兵三十万,本王要踏平新罗!”确定新罗王还没有走远,李元景故意提高了声音吼道。

  正在缓慢离去的新罗王脚下拌蒜,瞬间险些跌倒在地,幸亏身边的士兵扶了一把,不过脚下的步伐更慢了,士兵也没催促他,他才懒的催,就是一点点的往前挪他都不管,只要别站着不动。

  “新罗王并无过失之处,殿下仅凭猜测便要大动干戈,臣认为不妥,请殿下收回意见,否则臣作为随行御史,将会如实的将这里的情况上报陛下!”御史陈果站出来厉声劝阻道。

  李元景作为亲王出使属国,身边跟的人虽然不算太多,但也属于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随行御史就有两个,一个负责监督李元景,一个负责暗中探查各地,礼部也派了两个官员,职责也是同样的,六部除了工部以外,其他五部都各自派了两人跟随。

  说是给李元景撑面子,实际上就是李世民也想摸一摸这三个属国的底细。

  李元景要干什么陈果并不知道,但他知道新罗王是有问题的,但就算是有问题,也不能在还没有查明实据的时候就派兵,还灭.国,还三十万人呢,你这么能,咋不上天呢?

  “大动干戈?不妥?”李元景朝着陈果挤了挤眼,意思是配合着本王演下去就是了。

  “对,就是不妥,军国大事,古往今来,哪一次不是谨慎谨慎再谨慎?殿下连谨慎都不曾想起便直接要派兵,如此一来,让大唐其他属国如何想?”陈果一脸的无语,如果李元景没示意,他反倒是不会说那么多,御史就不适合多说话,反正提醒过你了,你若是执迷不悟,我就上报。

  但李元景示意了,陈果若是再不明白李元景的意思,这个御史也就白当了,所以也言辞犀利的配合着这场演出。

  “行了,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等本王走的时候就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好好看看你所保护的人吧,这些年来新罗王与倭国秘密交易,换取了大量的兵器装备,之前还告状说高建武拦着路不让他们入朝呢,朝廷刚刚申饬玩高建武,转眼间他金白净就对高句丽动手?

  本王都亲自带着先头部队来了这里,金白净反倒是装起了糊涂,你不是喜欢和他一起装糊涂吗?不对,你应该是收了金白净的好处吧?前些日子你私自出营是不是跟他们接头了?

  真是岂有此理,欺上瞒下,勾结王臣,反了天了还!来人,把陈果关押起来,程二,你立即回朝,全营做好战斗准备,本王倒是要看一看,他金白净到底有多大的力量!”此刻的李元景戏精上身,演起来根本就收不住了。

  陈果郁闷的翻着白眼,出没出营,你心里就没点逼数吗?小声的提醒道:“殿下,差不多得了,怎么还把臣关起来了呢?”

  “放心,金白净肯定会主动找你的,你就说是想出去找女人,被找完女人的房二发现了给提溜回来了,两天后本王把你放出来,陈御史,你身上的任务可不轻啊,好好想一想该怎么从他身上套话出来,不论成与不成,回朝之后本王亲自为你邀功!”李元景也低声的回应道。

  “这……好吧……”陈果很郁闷,但一想到可以邀功,心里面的郁闷又散开了,在这个位置上待的时间也不短了,本来是没什么机会的,所以才被踢到了出使的队伍中,没想到还能因祸得福,陈果虽然不太满意,但也不是不能接受。

  “带下去!”李元景恢复了正常的声音命令道,心中总算是出了口气。

  他对陈果没什么意见,这货也没做什么恶心自己的事情,就像个透明人一样,不吭也不响的。

  但就是这么一个人,却让李元景觉得自己好像处处都受到了钳制,这货虽然不说,但是他会写啊,自己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被他写在了小本本上,回朝之后可是要给李二看的啊,公事还好说,无所谓,自己做生意的手段怎么说?

  大唐亲王为了赚钱竟然用处了什么什么手段?说出去会被李二弄死的好不?丢不起这个人啊,所以借着这个机会,李元景还是觉得把陈果弄出去几天潇洒一下比较好。

  然而,李元景似乎忘记了一件事情,御史不止陈果一个,而能记录的也不止陈果一个。

  李世民深知李元景的尿性,所以安排了陈果和另一位御史方毅共同负责记录,大家都觉得是一明一暗,大错特错,这两个都是明的,暗处还有两个在记录着呢,这两个人是相互不知道的。

  李世民虽然不放心李元景,但也不会任由这些人胡乱的污蔑李元景,这么做最大的好处就是随便写,四个人写到一个点上就是真的,写不到一个点上就是有问题的。

  而此时的外面,新罗王直接瘫坐在了地上,还有啥侥幸的?连私自勾结倭国私藏兵器的事情都被挖了出来,跟高句丽打了一仗的消息还会隐瞒下去吗?

  https://www.biqumo.com/28_28030/4811880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