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妻在上:陆少强势宠婚花想容 > 第169章 证据

第169章 证据

  夏欣蕊当然是不会承认自己是故意带着所有人来看夏颜兮笑话的。

  看着秦天那张熟悉又温柔的俊脸,变得异常的愤怒,夏欣蕊的心里真的是害怕极了。

  她立刻扬起一张白皙动人的小脸,拉着男人的手臂,声音焦急的解释道:“这怎么可能呢,秦哥哥,我一直都和你在一起,哪里有时间去做这种恐怖的事情,而且我是真的担心姐姐的安全,才过来看看的,真的不是他们说的那样。”

  秦天攥紧了拳头,仿佛用了全身的力气让自己冷静,“那她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就能相信她说都是真的?”

  夏欣蕊很是委屈的哭泣道:“我...我只是太担心姐姐的安全了,一着急就没想那么多,谁知道高娟是在故意说谎陷害姐姐,我也是进来以后才知道她是无中生有,根本就没有郑靖这么一个人。”

  夏颜兮听着夏欣蕊把自己撇的一干二净,面无表情的脸上瞬间充满了嘲讽,“你错了,高娟不是无中生有,郑靖确实出现过。”

  她的话,犹如一个炸弹把其他人炸懵了。

  没想到事情会在这个时候来一个大反转。

  夏颜兮竟然自己承认了!

  夏欣蕊却十分警惕的看着她,这个贱人又想干什么?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当中,夏颜兮却显得十分淡然的说道:“不过不是在我房间里,而是在酒店的电梯里,而他当时去的楼层也不是我这一层,是和夏欣蕊小姐的那一层。”

  夏欣蕊的神经猛然绷紧,连呼吸都变得紧张起来,“姐姐,你是不是看错了...”

  夏颜兮淡漠的嘴角勾起一道别有深意的冷笑,“那张脸化成灰我都认识又怎么可能看错,整整六年了,我找了他整整六年,一直都没有找到,今天却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真得好好谢谢你夏欣蕊?”

  夏欣蕊慌乱的摇了摇头,完全一副不想和郑靖有任何瓜葛的样子,“姐姐,你别乱说,郑靖又不是我找来的,你谢我干什么?”

  夏颜兮就知道夏欣蕊会否认,不过没关系,她想要的也不是这个。

  “是不是你找来的无所谓了,只要这个人出现,就能知道六年前那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夏欣蕊下意识抓紧了秦天的手臂,神色有些慌张的说道:“秦哥哥,我姐姐她现在也挺好的,似乎也没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我也累了,要不咱们回去吧。”

  秦天眉头紧皱的看着身旁虚弱不堪的夏欣蕊,发下她的脸色真的白的厉害,而且额头上还都是细微的汗水,好像是生病了的样子。

  着实有些让人心疼。

  但是现在这种情况,突然就很离开,似乎不太好。

  秦天有些犹豫的说道:“蕊蕊,要不你再坚持一下,等颜兮把话说完我们再走好不好”

  夏欣蕊连忙摇头拒绝道:“不好,秦哥哥,我现在身体真的很累很不舒服,这里人这么多,空气又不好,我实在是坚持不住了,你就陪我走吧。”

  秦天下意识的看了对面的夏颜兮一眼,“可是...”

  这好的一出戏,夏颜兮这么能让夏欣蕊走了呢。

  她目光冰凉的撇了夏欣蕊一眼,“你不会是怕当年的真相被曝光出来,对你不利,所以害怕的想要逃走吧。”

  夏欣蕊没能在酒店里抓到夏颜兮和郑靖睡在一起,就已经明白自己的计划失败了。

  郑靖消失不见了不说,陆霆琛那几个人还在这里若无其事的玩着扑克。

  很明显他们是早有准备。

  那她就更不能留在这个是非之地,以免暴露自己。

  夏欣蕊连忙否认夏颜兮的指责,“什么不利,什么害怕,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肚子疼的厉害,我要去看医生,秦哥哥,你带我走好不好?”

  秦天也觉得夏颜兮有些咄咄逼人了,明明就是高娟想要陷害她,怎么还能怪在夏欣蕊的头上,还把六年前的事情都扯不出来。

  更何况她现在肚子里还有他们两人的宝宝,绝对不能有任何的闪失。

  秦天抱着好似快要晕倒的夏欣蕊,心疼的说道:“好吧,我带你走。”

  兰馨却突然站起来,拦在他们的面前,“你们想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就这么走了,也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

  秦天把夏欣蕊紧紧护在怀里,恶狠狠瞪着对方说道:“那你还想怎样,蕊蕊肚子不舒服,我带她去看医生都不行吗?”

  苏寒川也站起来,双眼冰冷似刀一般,警告道:“肚子疼而已,死不了,就麻烦秦少再等等。”

  秦天不明白他们还要在等什么的时候,夏颜兮对着坐在地上眼神发呆的高娟,冷冷说道:“事到如今,你还想一个人把所有黑锅都背着吗?”

  高娟面如死灰的抬起了头看了看夏颜兮,又看了看一旁对自己不管不顾的夏欣蕊。

  终于意识到自己犯了多么愚蠢的错误以后,她疯狂的大笑了起来,随后指着夏欣蕊的鼻子,一脸悲凉又阴狠的说道:“是她夏欣蕊,告诉我今天晚上郑靖会来找夏颜兮的,也是她让有意无意的透露出这件事,然后带人过来捉奸,就是为了让夏颜兮在所有人面前身败名裂!”

  夏欣蕊瞬间惊恐的睁大了双眼,“你胡说,我没有!”

  高娟这个死女人,竟然在这种时候反咬她一口,是不想活了吗!

  刚开始大家也只是怀疑今天的事情和夏欣蕊有关,现在高娟这个人证一发言,就彻底证实了大家的怀疑。

  也就是说真正想要陷害侮辱夏颜兮的人就是夏欣蕊。

  亏他们在最开始的时候还以为夏欣蕊是真的担心夏颜兮的安慰,才这么赶过来。

  其实她根本就是暗藏祸心。

  这时候有人就不禁联想到了六年前和郑靖有关的那件事,是不是也和夏欣蕊有关,也是假的呢?

  “你们说有没有可能当初曝光夏颜兮和郑靖的亲密照片也是夏欣蕊做的啊。”

  “我猜八九不离十就是她做的,你们想啊,那时候学校就那么一个保送名额,夏颜兮没了资格,下一个不正好就是夏欣蕊吗!”

  “不过那时候夏欣蕊才多大啊,好像也就比夏颜兮小一岁吧,就那么有心机了,那现在她岂不是...”

  话虽然没说完,但所有人都已经明白如今的夏欣蕊只会变得比当初更有心机,更歹毒。

  看她是怎么对自己同父异母的亲姐姐就知道了。

  周围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夏欣蕊感觉自己都要崩溃了,她捂着自己的脑袋疯狂的否认道:“不是的,我没有做过那种可怕的事情,你们不能听信高娟的一面之词,他冤枉我,你们没有证据。”

  证据?

  现在夏颜兮手里最不缺的就是证据。

  她适时的把手机里的那段录音放了出来。

  “我...叫郑靖,是六年前云城美术学院保送资格的判卷老师,当时的学生夏颜兮没有勾引过我,都是我强迫的她!”

  “有人在考试的前一天匿名联系我,给了十万定金,让我想办法破坏夏颜兮的保送资格,说事成之后再给我二十万,我当时也特别的缺钱,没多想就答应了...”

  “后来,后来我就找了个借口和夏颜兮见面,强迫她,强迫她跟我做那种事情,她当时反抗的厉害咬了我一口就逃跑了,但是我留下了视频,最后截图发给了学校。”

  “夏颜兮也因此被全校误以为勾引了我,失去了保送资格,然后当天晚上我就收到了二十万的尾款,说他们对我的办法很满意。”

  录音结束。

  众人在一片沉寂之后,便是热烈的议论之声。

  “我的天,我没听错吧,郑靖居然亲口承认六年前那件事是故意设计陷害的夏颜兮,夏颜兮明明是一个受害者却被逼成为学校的污点,这要换做是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郑靖可不止是害夏颜兮失去保送名额的事情,他还犯罪了,对夏颜兮强奸未遂啊,当年我还在他的补习班学过呢,没想到长的斯斯文文,背后竟然是这么一个让人恶心的畜生!”

  “夏颜兮真可怜,去不了理想中的大学就算了,还硬是被学校扣上了道德败坏的帽子,差点连高考都参加不了,真的是实惨。”

  几乎知道当年那件事的人,一下子都改变了态度,开始同情起了夏颜兮。

  殊不知当年也是这一帮人,用各种手段,各种方式辱骂的夏颜兮,让她差点患上了抑郁症。

  所以夏颜兮看到这一幕心里依旧一片冰凉。

  她淡漠无波的双眼,冷冷的向了那个已经面无血色的女人,“夏欣蕊,你都听到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夏欣蕊一口银牙几乎就要咬碎了,她就说郑靖这个猥琐男怎么会突然消失,原来是被夏颜兮控制起来,逼问了口供。

  她真是做梦都想不到,夏颜兮竟然跟她玩了一个将计就计,就在房间里等着她上钩!

  夏欣蕊的大脑疯狂的转动,想办法来为自己开脱。

  终于让她发现了这其中的漏洞。

  于是她立刻摆出一副无辜的可怜模样说道:“就算这录音里说的都是真的,跟我又有什么关系,他又没说是我指使他做的。”

  郑靖那个混蛋还算聪明,没把她供出去。

  许久未曾开口的陆霆琛,在看了一眼手机短信后,目光逐渐犀利的说道:“他是没亲口说是你指使的,可他除了美术老师的身份,还是你的表哥,有这么一层亲戚关系在,你还觉得和自己无关吗?”

  (https://www.biqumo.com/79_79540/640663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iqum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