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妻在上:陆少强势宠婚花想容 > 第171章 那谁值得?

第171章 那谁值得?

  陆霆琛对夏颜兮的这个回答还算满意。

  他轻柔着美丽而又娇艳的脸颊,低声安慰道:“你没有难过我就放心了。”

  夏颜兮顺势讲脸贴在男人的手心里蹭了蹭,“我当然不会难过,不管是为了当年的事还是当年的人,因为他们都不值得。”

  陆霆琛很喜欢这种被夏颜兮依赖的感觉,“那谁值得?”

  夏颜兮看着男人英俊的容颜,坚定不移说了一个字,“你。”

  陆霆琛心情瞬间变得更加愉悦起来,“虽然你说这话我很高兴,但我可以发誓,这辈子都不会让你为我难过。”

  夏颜兮心中带着一丝雀跃笑了起来,“嗯,我知道。”

  随后两人在窗边拥抱了好一会儿,陆霆琛才缓缓开口说道:“颜颜,已经凌晨一点了我们该睡觉了。”

  夏颜兮也有点困的打了一声哈欠。

  但在睡觉之前她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对了,你是怎么知道郑靖是夏欣蕊的表哥的?”

  夏颜兮和夏欣蕊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那么长时间,都没听过有郑靖这么亲戚存在,陆霆琛又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知道这件事的。

  真的很让人好奇。

  “很简单,他自己说的。”

  “啊?他人不是昏过去了吗?”

  “昏过去又不是死过去,稍微给他点刺激的东西,就醒了,想知道的自然就都知道了。”

  夏颜兮还以为郑靖会坚持不承认,没想到到了陆霆琛的手里,就什么都说了。

  难道是用了什么特别的手段?

  但也幸亏郑靖什么都说了,一举扳倒了夏欣蕊,让她无话可说,成为笑柄。

  看她那撕心裂肺追着秦天的样子,她心里真的很解气。

  夏颜兮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多么善良的人,尤其是是在自己受到那种深入骨髓般的屈辱,她不报复已经是她最后的底线了。

  陆霆琛伸出手轻轻将她揽进怀里,亲吻着她的额头说说道:“好了,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人了,睡吧。”

  夏颜兮笑着点点头,依偎在陆霆琛的怀里慢慢闭上了眼睛。

  可同样的夜晚,夏欣蕊愁的根本睡不着觉。

  她狼狈的从学校逃回夏家以后,就开始不停的给秦天打电话。

  打到手机都没电了,秦天都没有给她回过一个电话,甚至连一个短信都没有。

  她不想自己梦寐以求的豪门少奶奶的梦就这么破碎了。

  可现在除了哭她别无他法。

  沈慧珍从夏欣蕊回家开始就觉不对劲,哭丧着一张脸不说,整个人也变得十分狼狈,明明是跟秦天一起走的,可回来却是她一个人。

  不是说去参加校庆,顺便教训夏颜兮那个小贱人的吗,怎么现在感觉反而是她被欺负了呢?

  沈慧珍正打算去找夏欣蕊问问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忽然家里的座机响了起来。

  这大晚上的能是谁打来的?

  如果不接又响个没完,沈慧珍犹豫了几秒还是接了起来。

  谁知还没等她开口发声,对面就立刻声音急切的问道:“请问是夏欣蕊的母亲吗,你那对当年暗中勾结自家亲戚陷害侮辱夏颜兮的事情,还有什么解释的吗?”

  她陷害夏颜兮的事情?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沈慧珍很是不满说道:“你谁啊,胡说八道些什么呢,我什么时候勾结亲戚陷害夏颜兮了,你有什么证据。”

  电话里男人紧接着又质问道:“是我云城头条的记者,郑靖这个人你应该记得吧,她是你姑家妹妹的孩子,也就是夏欣蕊的表哥,六年前是你花钱收买了郑靖陷害夏颜兮被迫取消了保送资格,然后让自己的女儿顶了上去的事情已经得到证实了,你还想说不知道吗?”

  六年前...郑靖...

  沈慧珍终于想了起来是怎么回事了。

  可是事情都过去了那么久,这个什么头条的记者是怎么知道的?

  沈慧珍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立刻挂断了电话。

  但很快电话铃声又响起了起来,她的直觉告诉肯定还是那些人打来的,于是她立刻拔掉了座机的电线。

  这时夏欣蕊也立刻冲出了房间,满脸泪水的对着沈慧珍哭诉道:“妈,完了,六年前的保送那件事被夏颜兮抓住了把柄,现在秦哥哥也知道是我们做的了,我给他打了无数的电话就是不理我!他是不是不要我了!”

  “怎么会这样,那件事都过去六年了,夏颜兮怎么找到证据的,不应该啊...”沈慧珍觉得自己当初做那件事的时候,做的很隐秘,不会被人发现。

  夏欣蕊愤愤不平的说道:“夏颜兮那个贱人当然没本事了,全是她身后的陆霆琛帮她弄得,就连郑靖都落到他们手里,我想反驳都反驳不了,妈,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事发突然,沈慧珍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没过一会儿,夏家的大门被人敲的叮当响。

  母女听到声音,通过窗户向外看去,“全都是拿着各种摄像机的媒体记者。”

  夏欣蕊慌乱的把窗帘拉上,没想到这些人知道这么快,都追家里来了。

  一直在卧室里养病的夏国胜,听到声音,不得已坐上轮椅出来一看究竟。

  “外面都是些什么人,那么吵?”

  沈慧珍还不想让夏国胜知道她以前害过夏颜兮的事情,就随便编了个借口说道:“是记者,过来采访蕊蕊的,我一会儿就把他们都赶走。”

  夏国胜立刻不满的皱起眉头,“什么事大半夜的过来采访,疯了吧,我出去赶走他们!”

  沈慧珍怕夏国胜这么一出去,被记者一提问就露馅了。

  于是改变思路,让她自己的女儿变成受害者。

  沈慧珍红着双眼一脸委屈的说道:“还不都是你那个大女儿害的,今天是蕊蕊高中百年校庆的日子,她好死不死的非要提起六年前的那件丑事,还弄出一些莫须有的证据来陷害蕊蕊,非说那件事是她找人做的。”

  “那些记者也是听风就是雨的,追到了家里,质问蕊蕊,老公,蕊蕊是一个多么天真善良的孩子你是知道的,当初夏颜兮出了那么大的丑事,蕊蕊都不嫌弃,还每天姐姐的叫着,没成想,叫了这么多年,竟然叫成了仇人!”

  说完有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夏欣蕊,让她也把所有黑锅推到夏颜兮的身上。

  夏欣蕊瞬间心里深灰,跪扑在夏国胜的轮椅旁边,“爸爸,姐姐她一直对我和秦哥哥在一起的事情耿耿于怀,所以想尽一切办法报复我,现在更是仗着自己认识陆霆琛就变本加厉的针对我,我真的没有做过那种事情,爸爸你要想相信我啊!”

  夏欣蕊可以说是从小被夏国胜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宠爱有加。

  对她说的话更是没有任何犹豫就选则相信。

  谁让夏颜兮现在一点父女亲情都不讲,连他被打住院都不说来看一眼。

  不像夏欣蕊这个贴心懂事的女儿,天天打电话关心他。

  夏国胜一把握住夏欣蕊的双手,点头说道:“爸爸当然是相信你的,这样你听我的,先报警让人把他们赶走,在给秦天打电话过来商量一下接下要怎么做。”

  报警这事简单,沈慧珍拿起手机就给办了。

  可秦天过来商量这件事就有点困难了。

  因为夏欣蕊根本就联系不上他。

  夏欣蕊为难的摇了摇头,“爸爸,秦哥哥现在也被夏颜兮蛊惑了,不肯相信我的话,我给他打了无数个电话,他都没反应...”

  “他可能还在气头上,你联系不上也正常,但你说到底是他的未婚妻,肚子里又怀着他的孩子,他不可能对你坐视不理,明天一早你就去公司找他,把事情当面解释清楚,主动服个软,撒个娇什么的,他总会消气的。”夏国胜以他男人的身份,给夏欣蕊分析了一遍。

  服软撒娇对夏欣蕊来说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夏国胜说的没错,她的肚子里还有秦家的骨肉,秦天就不能随便跟她说分手!

  到了第二天。

  夏颜兮才打开手机,就看见里面弹出无数条信息。

  几乎全是昨天晚上的事情。

  微博更是差点陷入瘫痪。

  可在夏颜兮的印象里,昨天晚上是没有记者参与进来的,怎么第二天网上所有媒体都知道了。

  还一个个说的有声有色,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们亲眼看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夏颜兮用胳膊碰了碰同样在刷手机的陆霆琛,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问道:“网上曝光的这些事情是你让人做的?”

  陆霆琛停下手上打字的动作,轻轻抬起眼眸,看了看夏颜兮的手机,又看了看眼她。

  “嗯,我让人做的。”

  这样一个可以让重击夏欣蕊的机会,陆霆琛怎么可能放过。

  夏颜兮把手机放到一边,轻轻叹气道:“那你是想通过这件事让她直接退出娱乐圈?”

  陆霆琛伸手轻轻抚摸着夏颜兮的秀发解释道:“我只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事情的真相,不然再让你蒙受不白之冤,至于那些曾经欺负过你,伤害过你的人,我自然是不会让他们好过,虽然我答应过你不插手你和她之间的恩怨,但是你让我什么都不做也不可能,因为我爱你,我就心甘情愿的为做所有事情。”

  夏颜兮心尖颤抖,被他的话感动的一塌糊涂。

  她轻轻开口叫了他的名字,“陆霆琛...”

  陆霆琛看她微红的双眼,便知道她现在怎么想的,“被我感动了。”

  夏颜兮立刻用力的点了点头。

  陆霆琛性感的唇瓣微微一勾,声音邪魅又充满诱惑的说道:“那你是不是应该奖励我点什么?”

  (https://www.biqumo.com/79_79540/639828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iqum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