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妻在上:陆少强势宠婚花想容 > 第265章 她到底在笑话他什么

第265章 她到底在笑话他什么

  吴凤芝立刻满眼警惕的看着她,“废话,蕊蕊连秦天的孩子都有了,结婚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你问这个干什么?”

  夏颜兮有意无意的扫了一眼夏欣蕊的肚子,樱润的唇角冷漠的勾了勾,“没什么,随便问问,不用紧张,不过他们两个能结婚我还是挺高兴的。”

  秦天隐隐期待的脸上,一下子僵住了。

  她居然很高兴?

  为什么,她不是爱自己爱的死去活来吗,怎么会一点伤心的样子都看不出来?

  夏颜兮像是想到了什么,又轻笑出声,“毕竟渣男配贱女,这种世间绝配太少见了,说实话,我还真挺想知道,不久之后,夏欣蕊能给秦天生出什么大宝贝来。”

  如果不是上次比赛的时候,无意当中发现夏欣蕊来了生理期,她可能都要被夏欣蕊一些列怀孕的操作骗过去了。

  而现在很显然,秦天还什么都不知道。

  她甚至都能想到将来会看到一出不错的大戏。

  夏欣蕊的话音落下,秦家和夏家的人脸色都变得十分精彩。

  尤其是吴凤芝,她好不容易等到夏欣蕊要嫁进秦家的这一天,绝对不能因为夏颜兮三言两语给破坏了。

  吴凤芝怒不可遏的大声指责道:“你给我闭嘴,真是一点家教都没有,丢进了我们夏家的脸面!”

  夏颜兮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原来我还算是夏家的人了,那我这么没家教,是怎么回事,我亲爱的奶奶。”

  夏颜兮的一通反讽,直接让一直陪在她身边的兰馨笑出来声音。

  自从她家颜颜离开了秦天那个渣男,战斗力是蹭蹭的往上涨,都不用她出手了。

  吴凤芝又何尝听不出夏颜兮的言外之意,一张苍老的脸上一会儿黑一会儿红,气的声音都颤抖了,“行啊你夏颜兮,长本事了,敢这么跟我说话,你给我滚,我再也不想见到你,滚啊!”

  夏颜兮今天碰到他们这一帮人本来就是个意外,就算吴凤芝不说她也不会在这停留的。

  只不过临走之前她又像是看笑话的看来秦天一眼,才冷漠的转身。

  秦天自然也感受到了夏颜兮那轻蔑又嘲笑的目光,脸色也变得更加难看了。

  她到底在笑话他什么!

  只是夏颜兮才迈开步子走两步,就忽然感觉到身后一股强大的气息在靠近自己,而且很熟悉。

  她慢慢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

  而就这一眼,把夏颜兮看愣住了。

  陆霆琛怎么也来这了?

  而且看她的眼神有些不太正常,黑黢黢的有点吓人,尤其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更是让她不敢靠近。

  兰馨本来是和夏颜兮手拉着手走的。

  夏颜兮回头了,她自然也跟着回头,没想到看到的居然是陆霆琛。

  不知怎么了,她竟然下意识的送来了夏颜兮的手,然后神情古怪的问道:“你家那位什么情况,怎么感觉表情不太对啊,你惹他生气了?”

  夏颜兮抿了抿唇,她想了半天也没想出自己哪里惹到他了。

  而这时,夏国胜不知道从哪里跑了出来,见到一大帮人站在会所门口不远处,刚想叫人,就看见陆霆琛的身影。

  他连忙小跑了过去,一脸激动的说道:“陆总,这么巧,您竟然也在这儿,真是久仰大名,您好,我是颜兮的父亲,我叫夏国胜。”

  说完就立刻伸出双手打算和陆霆琛握一握。

  夏国胜一番自来熟的表现,让陆霆琛感到很不满!

  陆霆琛幽深的母光,在夏国胜身上下扫了两眼,然后停在他伸出的双手,完全没有要个他握手的意思。

  夏国胜等了好一会儿,都不见陆霆琛跟他握手,脸上的笑容也凝固的同时,整个人也变得尴尬无比。

  无奈之下,他只好自己悻悻的放下了双手,然后假笑了两声,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吴凤芝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如此尊贵优雅,器宇不凡的年轻男人。

  只是这么看着,就能感觉到比夏欣蕊身边的秦天优秀很多很多。

  听夏国胜刚刚说话的意思,这位陆总,应该就是夏颜兮攀附上的那个鼎鼎大名的陆氏集团的总裁陆霆琛。

  如果他喜欢的是夏欣蕊该有多好啊...

  吴凤芝忽然眼神发亮起来,将身边的夏欣蕊推到了陆霆琛面前,“陆总您好,给您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小孙女夏欣蕊,也是颜兮的亲生妹妹,以后就麻烦您多照顾照顾了。”

  “你觉得我很闲吗,去照顾一个喜欢偷别人东西的社会败类?”陆霆琛声音极其淡漠的问了一句。

  吴凤芝刻意套近乎的笑脸一下子僵住了,和夏国胜一样,就只剩下了尴尬。

  宋雅丽见到这样的场景,都替夏家人觉得难堪,不够丢人的!

  夏颜兮闻言忍不住偷笑了一下,而她身旁的兰馨更是笑的前仰后合,眼看就要摔倒在地,还是她眼疾手快的扶住了。

  “你控制一点自己,别笑的这么夸张。”

  “不是,我真的要笑死了,他们脑子好像不是一般的有病,尽然舔着脸去拜托陆霆琛照顾夏欣蕊,我都笑的肚子疼了。”兰馨一边擦着眼角笑着的泪水一边说道。

  陆霆琛淡漠的扫了一眼那两道站的很近的身影,随后收回目光,看向一旁暗自发力的秦天。

  秦天感觉到了陆霆琛的目光,不用自主的将腰板挺的更直了。

  尤其是在夏颜兮面前,总有一种不能被陆霆琛比下去的感觉。

  紧接着他的视线移动到了夏颜兮的身上,希望从她脸上看出一些不一样的情绪。

  然而就在眨眼间,视线就被一抹高大的身影完全挡住了。

  陆霆琛幽深漆黑的眼眸里迸射出一道危险的光芒,似乎秦天在多看夏颜兮两眼,他就会把他的眼睛挖出来一样。

  秦天的气势始终不如陆霆琛,似乎连一个回合都没比上,就落下阵来。

  不得不承认,陆霆琛的身份地位高出他不止一个层次,他还不能跟他硬碰硬。

  只好有些不耐的打招呼道:“陆总,您好,好久不见。”

  秦天说着朝陆霆琛伸出了手。

  陆霆琛同样没有理会,而是声音低沉的问了一句,“听说你要和那个败类结婚了?”

  他似乎连提都不想提夏欣蕊的名字,因为真的觉得很恶心。

  秦天的脸上又是一阵尴尬,讲举到发酸的手收回来,然后眉头紧皱的说道:“蕊蕊没有你说的那么不堪,请陆总您对我的未婚妻尊重一点。”

  陆霆琛不可置否。

  留给秦天一抹嘲讽的笑容,便立刻转身走到了夏颜兮的身旁。

  然后没有任何掩饰的拉起夏颜兮的手,十指相扣的离开了。

  连兰馨都被仍在了脑后。

  兰馨倒是一点都没有不开心,反而幸灾乐祸的看了一眼身后那一帮站在原地尴尬到不能在尴尬的两家人。

  大笑了几声,才屁颠屁颠的追夏颜兮去了。

  夏家人和秦家人互相看了几眼,最后还是秦天的父亲找过来,才打破现场的尴尬。

  秦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的他们的脸色都很奇怪,“你们都站在那干什么呢,父亲都等着急了,还不快跟我进去。”

  其他人都心照不宣的没有提刚刚遇见陆霆琛和夏颜兮的事情以免更尴尬。

  走进会所的包厢内。

  秦老爷子点的菜都上的差不多了,他们一大帮人才回来,着实让人怀疑,“你们一个个的都干什么去了,才回来?”

  秦天随口编了一个理由说道:“没什么爷爷,蕊蕊身体不舒服,我们多等了她一会儿。”

  秦老爷子立刻关心道:“不舒服?哪里不舒服,别是孩子出身问题了,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他如今活到这个岁数已经没什么特别的追求了,唯一念想的就是孩子,如果能在他有生之年看到曾孙子出生,人也就没什么遗憾了。

  否则他也不会同意夏欣蕊和秦天结婚的。

  秦天不想在折腾了,连忙解释道:“不用了,爷爷,蕊蕊可能就是有点低血糖,一会儿吃点饭就好了。”

  秦老爷子也没多想,“这样啊,那就赶快吃饭吧。”

  饭吃到差不多的时候,也进入到了他们两家人见面的正题。

  商量过后,还是先举行订婚仪式,等孩子顺利出生在办结婚证也来得及。

  时间定在了下个月的农历七夕,算是华国的情人节,是个不错的好日子。

  夏欣蕊满脸欣喜的听着长辈们讨论着,时不时的看向一旁的秦天,想和他再商量一下婚礼的细节。

  可是秦天总是有一搭无一搭的回答着,好像有什么心事一样。

  夏欣蕊的脸色一下子变得不好了,甚至还有几分委屈,秦天到底是怎么了。

  这婚礼都定下来了,他怎么感觉好像很不高兴的样子?

  秦老爷子似乎也发现了孙子的不对劲,目光锐利的看着他问道:“小天,你觉得婚礼就这么定了可以吗?”

  秦天不知道在想什么,好像没听到爷爷的问话,一点反应都没有。

  还是她身旁的夏欣蕊碰了他一下胳膊提醒道:“秦哥哥,爷爷问你话呢。”

  秦天抬头,有些迷茫的反问道:“什么话?”

  秦老爷子脸色一沉,“小天,大家都在商量你的婚事,你心不在焉的一句话都不说,算怎么回事,还是说你不想结婚了?”

  (https://www.biqumo.com/79_79540/640663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iqum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