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妻在上:陆少强势宠婚花想容 > 第453章 满不满意我家颜颜说了算

第453章 满不满意我家颜颜说了算

  夏颜兮每个房间都搜查的很认真,就怕到时候找到夏欣蕊那里,被人落下话柄。

  半个小时之后,到了夏欣蕊的房间。

  夏欣蕊也没有拦着,完全一副她很清白的模样,站在门口看着夏颜兮检查。

  发现她什么都没搜查出来,眼神充满挑衅的说道:“姐姐,你可要看仔细了,我这房间大,别错过什么地方,没查到,再怪我没提醒你。”

  夏颜兮眯了眯双眼,看着像夏欣蕊。

  她越是这样淡定,越是说明那钻石耳环没有在这个房间里,她也没有必要在搜查下去。

  可是那钻石耳环不在她的身上,也不再她的房间,能在哪儿呢?

  夏欣蕊得意的冷笑了一声,然后走到童冠杰的身边,柔柔弱弱的说道:“外公你都看到了,我身上,和我的房间什么都查出来,姐姐她要是再往我身上泼脏水,你可以一定要替我做主啊!”

  童若琳也觉得奇怪,这整栋房子前前后后的地方都搜查过了,都没有发现。

  总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就这么消失了吧?

  那还拿什么给夏欣蕊定罪!

  童冠杰对这个刚刚失而复得没多久的外孙女很是宠爱,“放心,外公都看在眼里呢,要是真的有人敢冤枉你,外公一定不会轻饶了她!”

  话里话外都是在说给夏颜兮听,夏颜兮当然也不会坐以待毙,可就在她要开口的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了哭闹的声音。

  紧接着有人高喊道:“抓到了,我们抓到人了!”

  夏颜兮蹙眉带着一丝疑惑的走了过去。

  只见童越海带着保安,按压着一个身穿女佣服饰的年轻女人,气势汹汹的出现众人面前。

  然后把那个女佣狠狠地推在地上,仿佛扔一个垃圾一样的嫌弃说道:“就是这个女的偷了兰小姐钻石耳环,她刚才还想逃跑,正好被我抓个现行。”

  女佣瘫坐在地上,浑身颤抖,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不是我偷的真的不是我偷的,我也不知道她怎么就到了我的身上!”

  童越海根本就不相信女佣的说辞,满腔怒火的质问道:“你都被我们人赃俱获了,竟然还敢狡辩,这钻石耳环可是从你身上翻出来的,而你刚刚又想偷跑不出,不是作则心虚是什么!”

  女佣声泪俱下的为自己辩解道:“真的不是我偷的,我也不是偷跑,我是想去医院看我妈妈,我昨天就跟管家请过假了,等忙完今晚,就给我三天假期,我根本就不知道有人东西丢了这么贵重的东西,我说的都是真的,老爷,小姐请你们一定要相信我。”

  童越海却突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啊...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因为你母亲生病要用钱,所以偷拿了客人的东西打算出去还钱,又害怕搜出来,所以就想带着东西逃跑!”

  他的妻子张美英也是一脸的震惊和遗憾,“啊?你怎么能这样做呢,我们童家带你不薄啊,给的薪水都是市面上的双倍,你怎么还能做出这样忘恩负义的事情,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就算你真的缺钱,你也可以跟我说啊,我们可以借你,你怎么能去偷,而且还伤了人,就算我们想替你求情也求不了了,送警察局吧。”

  女佣一听自己要被送到警察局,更是吓的不轻,“不要,求求你们不要送我去警察局,我母亲还在医院等着我去看她,求求你真的求求你们,我错了,我知道错了。”

  童越海一听她说自己错了,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既然知道错了,就应该好好悔过,你看看你,老爷子好好的寿宴,被你弄得乌烟瘴气,我不让你赔偿损失就不错了,你们几个赶紧把人送走,省着让霆琛和她未婚妻看了不开心!”

  几名保安得到命令,刚要上前去抓那名女佣,却被夏颜兮出声制止了,“等等,我有话要问她。”

  张美英为了尽快让这件事结束,她极力劝解夏颜兮说道:“哎呀,颜兮啊,她自己都承认了,还有什么可问的,像她这种人我见多了,就会装可怜博同情,你可不能心软,别忘了你的好闺蜜差点就被她害死了!”

  “所以她这种人绝对不能轻饶,而且你放心,这件事出在我们童家,又是我们童家的佣人手脚不干净引起的,我们把她送到警察局以后肯定让她受到最严重的惩罚,给你一个满意交代!”

  可她越是这么说,夏颜兮越是不想将这件事情草草了解,毕竟她心里的真凶另有其人!

  陆霆琛当然也是这么想的,知道夏颜兮有话要说,便即刻开口道:“既然如此,那满不满意还是我们家颜颜说了算,那她说等等,就必须得等。”

  张美英一看陆霆琛开了口,她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能由着夏颜兮走到那名女佣身边。

  夏颜兮看着满身狼狈的女佣,轻声问道:“你说东西不是你偷的,那我问你事发的时候,你在哪,都做了些什么?”

  女佣抽泣的说道:“我...我当时在收拾客厅的...客厅的卫生,然后欣蕊小姐突然找到我,说让我上楼帮她拿东西,我就上楼了。”

  夏颜兮一听和夏欣蕊有关,便把目光转移到了对面,“夏欣蕊她说的是真的吗?”

  夏欣蕊很淡然的点点头,“没错,是我让她上楼帮我去拿东西的,那是我准备送给外公的一副古董字画,忘了拿出来,想着马上在外公切蛋糕之前送给他,有什么问题吗?”

  夏颜兮勾着唇角冷笑道:“你给你外公送礼物没问题,问题是,怎么就这么巧,是在我去救兰馨的时候,你叫人去拿东西,这也未免太巧了吧。”

  夏欣蕊却无所谓的表示道:“可能这就是个巧合吧,我也没办法,姐姐你不会是想因为这件事就怀疑到我头上吧。”

  此话一出,一旁的童冠杰,不悦的皱起了眉头。

  夏颜兮看她一副完全不害怕的模样,沉声说道:“倒也不是。”

  随后继续低头问那个女佣,“你说你去了夏欣蕊的房间,有人证明吗?”

  女佣低头想了想,紧张又慌乱的摇了摇头,“好像...好像没有,因为我想着帮欣蕊小姐拿完东西就去医院看我母亲的,所以走的比较急,谁也没告诉。”

  夏颜兮深深的看了她两眼,“那也就是说,并没有人能证明你有不当时不在现场。”

  女佣脸色一白,一边哭一边解释:“我...我不知道有么有看见我,但是我真的,真的没有推那位小姐,我妈从小就教育我,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要拿,我虽然穷,但我有骨气,绝对不可能去偷的,更不会为了钱去伤害别人,求求你一定要相信我好不好,求求你了...”

  没等夏颜兮说什么,童冠杰就一脸不耐烦的说道:“行了,说了这么多也没看你说出什么有用的东西,丢人现眼的东西,老二,赶紧报警把她行进警察局去,警察有的是办法让她说出真话!”

  童越海连忙答应道:“我知道了,爸,放心交给我,我一定会让警察插个水落石出的。”

  女佣一看自己要被送进警察局,挣扎的更厉害了。

  她这人一辈子都是清清白白的,从来没做过任何违法乱纪的事情。

  没想到会被人冤枉至此。

  而且童家的意思很明显,不管是不是这个女佣做的,都一定会把杀人凶手的帽子扣在她的头上。

  她心里也很清楚,自己要是真的进了警察局,不死也会脱层皮。

  越想她越害怕,竟然不管不顾的奔着对面的强冲了过去,想要以死明志。

  夏颜兮一看这女佣想要自杀,连忙伸手抓住了她,然后紧紧抱住,“千万别冲动,我没说不相信你,你这样做只会让坏人逍遥法外,而且你母亲还在医院等你,你总不想让她白发人送黑发人吧!”

  女佣本来还在强烈的挣扎,一听到母亲会因此伤心,她就一下子僵住,然后慢慢安静下来,抱住夏颜兮放声大哭起来。

  大家一看这女佣要自杀,也都吓的不清。

  但随之而来的便是轻蔑冷漠的声音,“这女佣也太晦气了吧,竟然在童老爷子寿宴上闹自杀。”

  “就是啊,明明就是她自己图财害命,弄得大家好像冤枉她似的。”

  夏欣蕊见状,觉得是表现自己善良大方的时候,便柔声说道:“姐姐,要不我看就算了吧,她可能就是一时鬼迷心窍,兰馨姐不也没什么大碍吗...要不然真闹出了人命,谁都不好过。”

  童冠杰伸手拉了夏欣蕊一把,怒声道:“蕊蕊,用不着替那种求情,她犯的错,她自己承担跟我们童家没关系。”

  夏欣蕊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说道:“我实在是看她天可怜了才求情的,毕竟她还那么年轻...”

  “没想到这位新来的童家小姐,心底这么善良,还提那种手脚不干净,谋财害命的下人求情。”

  “是啊,看来网上说的那些事情也不能全信。”

  夏欣蕊听着周围七嘴八舌的议论,鲜艳的红唇微不可察的翘起。

  直到一个人的到来,打断了大家对夏欣蕊的夸奖。

  兰馨在童若琳的搀扶下慢慢走到众人面前,然后低头看了一眼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女佣,冷声说道:“她不是推我的下水的那个人。”

  (https://www.biqumo.com/79_79540/640964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iqum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