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妻在上:陆少强势宠婚花想容 > 第506章 病因

第506章 病因

  陆霆琛发现夏颜兮吃饭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便低声问道:“颜颜,你在想什么,饭都不吃了。”

  夏颜兮有些心疼的看向陆霆琛,“我在想,你的那个怪病...是不是和你爸妈有关系?”

  陆霆琛眼眸深邃的看了她一眼,“想知道?”

  夏颜兮重重的点头,“嗯。”

  陆霆琛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好,吃晚饭,回去就告诉你。”

  反倒是夏颜兮忽然觉得有些不太好,“那个...还是算了吧,就当我没问。”

  陆霆琛放下手中的刀叉,疑惑的问道:“为什么又忽然不想知道了?”

  夏颜兮抿了抿唇,解释道:“我怕会勾起你不好的回忆,让你难受,与其那样还不如不知道。”

  “如果要说我的病因是什么,确实是一段很糟糕的回忆,我也不会主动去想。”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有你陪在我身边,我就没那么难受,所以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陆霆琛说着握紧了夏颜兮放在桌子上的手,握了握。

  夏颜兮也感受到了陆霆琛的信任,心里说不出的感动。

  “嗯,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吃晚饭回到度假别墅。

  夏颜兮换好了衣服,又从酒库里哪来一瓶年份不错的红酒。

  和陆霆琛两个坐在客厅里,一边欣赏窗外的海景,一边品着红酒。

  气氛很融洽。

  感觉也到位了。

  陆霆琛起身慢慢凑到夏颜兮面前,自然而然的揽住她纤细的腰肢,然后一起窝在沙发里。

  夏颜兮明显的感觉到男人身体发热,某些地方也有了变化。

  而她身上的睡衣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胸前开了一个大口,露出了迷人又精致的锁骨,还有呼之欲出的丰满。

  陆霆琛的眼神微微发亮,他压低嗓音,眯起眼睛,“颜颜,你在诱惑我吗?”

  夏颜兮瞬间羞红了脸,“我没有!”

  陆霆琛直接把手贴在了上面,捏了捏,声音魅惑又勾人的问道:“那你怎么没穿内衣?”

  夏颜兮顿时身子一颤,抓住他乱动的大手,“因为这样舒服。”

  一般情况下,女生回到家的第一件事都是会脱掉,身上束缚了一天的内衣。

  然后舒舒服服的休息,睡个好觉。

  没成想她这样做,落在陆霆琛眼里,竟然成了诱惑他!

  可恶,这个男人脑子里就没有点别的事情吗?

  她还想说,是他诱惑了她呢!

  陆霆琛眼眸深邃的盯着她诱人的身躯,声音沉魅的说道:“我也想舒服舒服,颜颜,你帮帮我好不好?”

  夏颜兮已经不像以前那样,一提那种事情,就害羞的想躲。

  她下意识的吞咽一下口水,“你想怎么舒服?”

  陆霆琛把她面向了自己,望着柔软,没有任何预兆,低下头,重重吻了一口。

  很快上面就浮现出一抹暧昧的红痕。

  夏颜兮又羞又臊的抓着他的头,娇嗔一声,“陆霆琛!”

  陆霆琛却没有任何要离开的意思,反而加深了自己的吻,吻的更加用力。

  夏颜兮忍不住抓紧了他的头发,“够了,够了,别再吻了!”

  “你,停下来啊!”

  可她越是这样喊停,陆霆琛就愈发的兴奋,从左边吻到了右边。

  又从右边,一路吻到了下面。

  夏颜兮咬着下唇,微喘着粗气,“真的...够了...”

  然后再也忍受不住,将男人的头捧了起来,一双带着水光的眼眸,紧紧盯着眼前的男人,声音娇美的说道:“你别再这么折磨我了,我们去床上...去床上...”

  陆霆琛岑薄的嘴唇,微微一勾,“好,听你的。”

  男人稍一用力,就将夏颜兮抱进了怀里,然后带到了床上。

  紧接着两人的衣服,三两下就脱的一干二净。

  在床上翻云覆雨起来。

  和以往相比,陆霆琛这次收敛了很多,没有让夏颜兮累到睡着。

  夏颜兮紧紧靠在陆霆琛的怀里,用手指在他心脏的位置上画着一圈有一圈,似乎有什么话想对他说,但又始终没说出口。

  陆霆琛被她弄的痒痒的,一把抓住了那只不停撩拨他的小手,“你想说什么就说吧,别这样引诱我,否则你今晚真的别睡了。”

  夏颜兮微微抬头,看着男人深邃英俊的脸庞,轻声问道:“你不是说,要跟我讲你那个怪病的原因吗,现在可以说吗?”

  陆霆琛声音微沉,“原来是这事,真的那么想知道?”

  夏颜兮点点头,“嗯,我想知道,我总感觉你这病不是生理上的,是心里上的,所谓心病还需心药医,你总这样不接触其他女性,似乎对你也有很深的影响。”

  陆霆琛眸色一黯,有些不悦的问道:“你想让我跟其他女人接触?”

  夏颜兮睁大双眼解释道:“我当然不是那个意思了,我怎么可能想让你跟别的女人接触,我的意思是,万一有什么坏人知道了你这个病,拿他做文章怎么办?”

  陆霆琛倒是没有这个担心,毕竟这么多年,知道他这个病的人少之又少。

  就连他的亲生父母都不知道,别人想知道也很难。

  不过他既然答应了会告诉夏颜兮,就不会反悔,也省着他担心。

  “好,我告诉你,我为什么会得这个病。”

  夏颜兮竖起耳朵,认真的听着。

  陆霆琛一边摸着女人柔软的秀发,一边回忆过去说道:“这件事说起来也过去差不多二十年,那时候我才十岁左右,我很早就知道父母感情不和,但也没想过让他们离婚。”

  那时候的陆霆琛要比一般的小孩子聪慧早熟。

  很多只有上高中才会懂得知识,他十岁的时候就已经懂了。

  还有不属于他这个年龄段需要学习的家族知识,他也学习的很快。

  但就是这样的优秀聪敏的孩子,却得不到他父母的喜爱。

  陆锦昌每天都说在外应酬。

  盛秋月则是全世界的旅游。

  陪在他身边的永远都只有爷爷和奶奶。

  剩下他就好像一种任务一样,任务完成了,他们就可以自由了。

  十岁的陆霆琛再聪明也只是一个孩子,他也渴望父母的宠爱,想要让父母陪在他的身边。

  可是他每年也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能和他们见上一面。

  他又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孩子,父母对他的态度始终不冷不热。

  这就让他更难与他们亲近。

  尤其是在他生病的时候,也想像其他小朋友一样,有爸爸妈妈哄着,照顾着。

  但他每次一睁开眼,不是爷爷奶奶,就是家里管家佣人在他身边,让他失望至极。

  渐渐的他也就不再渴望父爱母爱。

  那种情感对他来说已经可有可无了。

  陆霆琛原本以为日子就这样过下去了。

  却不想有一天盛秋月和陆锦昌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盛秋月指着陆锦昌的鼻子,情绪激动的说道:“陆锦昌你这个混蛋,居然背着我在外面包了二奶,你让我的脸往哪放?”

  陆锦昌为了面子,死不承认,“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我什么时候在外买包二奶了,你少在那无理取闹。”

  盛秋月气的嗓门更大了,“陆锦昌你以为你不承认,这件事就算了吗,我告诉你,你陪那个二奶在商场买包的事情,都被人拍下来发到我手机上了!”

  陆锦昌眉头一皱,不满的说道:“别二奶二奶叫的那么难听,那是我们公司心情的形象代言人,当红女明星陶柔小姐,我给她买包也是为了公司好,你干嘛那么斤斤计较?”

  盛秋月要是没有十足的证据,也不可能和陆锦昌这么对质,“行,你不见棺材不落泪是吧。”

  正说着她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沓照片,摔在了她的身上,“你都跟她去酒店开房了,你还敢说你们之间没什么?”

  陆锦昌还真没想到,盛秋月连这种照片都有,“你跟踪我?“

  “你错了陆锦昌,不用我亲自跟踪你,有大把的人,看你不顺眼,想把你从那个位置拉下来,所以他们才把照片洗好送给我的,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说了我和陶柔就是普通朋友关系,没你想的那么不堪,而且我当时送他去酒店是因为她喝醉了,临时开的房间,我们什么都没做,你爱信不信。”

  盛秋月气极了,“我不信,所以我要把这件事告诉爸妈,我要跟你离婚!”

  陆锦昌可以不爱她,但是绝对不能背叛她!

  这是她最后的底线。

  陆锦昌不想在这件事和盛秋月纠缠下去,“行,离就离,反正我也不想跟你这种没情趣的女人过下去!”

  陆锦昌说完,摔门就走了。

  完全没注意到角落里一直偷听的陆霆琛。

  屋内盛秋月见陆锦昌是这个态度,伤心的大哭起来。

  就这样,他们谁都不服软,冷战了一个月。

  很快从国外度假回来的老两口也知道了这件事。

  想找陆锦昌问个清楚。

  他却玩起了失踪,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不回。

  陆霆琛不想让爷爷奶奶着急上火,就用电脑查到了陆锦昌的手机信号,找到了他所在的位置。

  然后一放学就打车过去找人。

  到了别墅门口,他正想怎么进去的时候,门却是虚掩着的。

  陆霆琛想了想,还是推门走了进去。

  但是环顾了一圈,没看到任何人影。

  他带着一丝奇怪,往里走了走,然后听到楼上传来说话的声音。

  陆霆琛也没多想就走了上去,想告诉陆锦昌赶快回家,爷爷奶奶正在到处找他。

  然而当他走到,发出声音的房间门口的时候,又听见一个女人娇喘妩媚的声音,“唱哥,你好棒哦,我还想要,人家好喜欢!”

  陆锦昌的声音既然愉悦,又激动,“小柔,小柔!抱紧我,我感觉来了!”

  就这样,陆霆琛透过门缝,看到一个赤裸身体的女人,坐在自己的父亲身体上,骚动着身体。

  那样的画面,对一个心智还没完全成熟的小孩来说,是十分刺激恶心的。

  陆霆琛当场就吐了出来!

  (https://www.biqumo.com/79_79540/640663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iqum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