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妻在上:陆少强势宠婚夏颜兮陆霆琛 > 第162章 当年的那件事

第162章 当年的那件事

  夏颜兮其实内心有点害怕陆霆琛知道她那些不堪的过去,所以心里有点抵触,“不要,这件事我想亲自解决。”

  兰馨看着她眼里的坚定,心里却有了另一番打算。

  为了方便计划的实施,兰馨离开了夏颜兮的房间,在隔壁重新开了一间。

  一个小时之后,紧闭的房门突然响起叮的一声,是被房卡刷门的声音。

  紧接着便有脚步声传来,而且是直奔卧室。

  夏颜兮早有准备,用枕头在床上摆上人形,假装有人躺在里面睡觉。

  就是为了让进来的人放松警惕。

  她自己则是躲在一旁的衣柜里,偷偷观察。

  没一会儿,男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夏颜兮屏住了呼吸。

  透过衣柜的缝隙,看到那身影弯腰去掀开被子的瞬间,她拿着衣架从里面窜了出来,直奔男人后背打了过去。

  可就在她的衣架快要打到男人后脑的时候,他突然一个闪身,躲了过去。

  然后动作迅速的抓住夏颜兮的双手,举过头顶,压在了床上。

  夏颜兮猛然心慌了起来,连忙反抗。

  但下一秒闻到熟悉的气息,满脸惊讶的看着眼前英俊斐然的男人,“怎么是你?”

  陆霆琛带着一丝怒气,声音阴沉的问道:“不然你以为是谁?”

  “我以为是...”夏颜兮差点就脱口而出郑靖的名字,但是还是控制住了。

  只是她很奇怪,陆霆琛怎么会突然来这里,要不是他反应快,刚刚她差点就留打到他的头了!

  “不是,你怎么大半夜的到我房间来,还有你哪来的房卡?”

  陆霆琛沉着脸紧紧盯着这个被自己压在床上的女人,“你说呢,大晚上的你不在床上睡觉,躲在柜子拿着衣架想干什么?”

  夏颜兮把手里还攥着的衣架扔到一旁,“我就是害怕一个人睡,防身用的。”

  “你想防谁?”陆霆琛可不认为那么一个破衣架能有什么作用。

  夏颜兮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解释了,只能把问题还给他,“是我先问你的,你怎么还反过来问我这么多?”

  “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了,嗯?”陆霆琛满脸不悦的用另一只手捏起夏颜兮的下巴,低沉的声音里带着已成深冷的寒意。

  夏颜兮里眼里闪过一丝惊慌,他都知道了?

  怎么可能,她从来都没有跟陆霆琛提过,他是怎么知道的,而且他到底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她的房间,他也没说清楚。

  忽然,夏颜兮想到了一个人,“是兰馨告诉你的?”

  夏颜兮有点不敢相信,她不是都跟她说好了不告诉陆霆琛的吗,怎么还是说了?

  陆霆琛觉得夏颜兮关注错了重点,放在她下巴上的手又紧了几分,声音更是冷厉低沉,“是谁告诉我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竟然想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去对付变态,我还真不知道你的胆子可以这么大!”

  夏颜兮从来没听到过陆霆琛用这样愤怒寒冷的声音和自己说话。

  事到如今,她想瞒也瞒不住了。

  夏颜兮轻叹一声,把自己被放在头顶上的双手,转移到了男人的肩膀,然后轻轻环住,主动道歉道:“对不起,我错了。”

  陆霆琛现在是又生气有无奈,“刚才不还是嘴硬什么都不想说吗,怎么现在知道错了?”

  夏颜兮放软了语气,小心翼翼的说道:“你也说了是刚才,那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吗,我跟你说对不起,所以你是不是就不生气了。”

  陆霆琛似乎并不想轻易这么原谅夏颜兮的冲动,“不是。”

  夏颜兮有点委屈的撇了撇嘴,“那你怎么才能不生气啊?”

  陆霆琛低着头,借着月色看到夏颜兮那张纯净清丽的小脸很是委屈的看着自己,再有气也生不起来了。

  但夏颜兮不知道他心里的变化,看着他沉着的俊脸,还以为他在生气,于是抿了抿唇,带着一丝害羞主动吻了过去。

  夏颜兮试探着问道:“这样可以吗?”

  陆霆琛漆黑的双眼倏然加深,将她刚刚离开的唇又衔了回来,用力亲吻。

  夏颜兮愣了一秒,随后任由陆霆琛霸道而又强势的席卷着她全部口腔。

  虽然她被吻的很吃力,也不如以往的温柔浪漫,但她还是尽可能的回应着他。

  因为她深知他生气全都是因为在担心她的安全。

  不知过了多久,陆霆琛才舍得慢慢放开了她的唇瓣,但在最后还是惩罚性的轻咬了一口。

  谁让她这么不听话,意识到危险也不在第一时间告诉他。

  他以前跟她嘱咐的那些话算是白说了。

  可他心里还是很担忧的问道:“你也不想想,今晚如果来的不是我,是你想要对付的那个人,然后像我一样轻而易举的就摆脱了你的埋伏怎么办?万一你有点什么闪失谁负责?明明我就在你里,你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我,偏偏选择了自己扛,你是当我不存在吗,嗯?”

  陆霆琛真不知道是该说夏颜兮太傻了还是太天真了,就凭她那点花拳绣腿,怎么可能对付的了一个满怀恶意的变态。

  她那么做简直就是再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他说的话虽然很有道理,但夏颜兮还是为自己争辩了几句,“我其实也不是一个人,还有兰馨帮我,她学过跆拳道,最高级别段位,对方那个变态畜生应该绰绰有余,我们都商量好了...”

  “兰馨那点功夫,最多做到自保,如果那个男人被你们逼急眼,发了狂,根本就不能顾不上你,还妄想用一个衣服架去制服对你心怀不轨的男人,你真的是太低估一个男人力量了,我的傻颜颜....”

  陆霆琛不是瞧不起兰馨,实在是她们两个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完全没有意识到,如果事情超出了她们意料之外怎么办。

  如果她们两个其中一个受到了伤害又怎么办。

  无论是哪一个后果都不堪设想。

  夏颜兮还是有些不甘心,“可是万一成功了呢?”

  陆霆琛被气的冷笑一声,然后从夏颜兮的身上翻了下来,起身将卧室里的灯打开。

  突然的亮光让夏颜兮有些不适应,她眯了眯双眼,也从床上慢慢坐起,然后看向了站在门口的男人,身姿挺拔迷人,但周围却充满了低气压。

  夏颜兮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强忍着心里的酸涩和痛苦,把头转向窗外。

  望着天空中那一轮皎洁的月亮,还有繁星点点的夜空,默默出神。

  房里顿时寂静了下来。

  良久,夏颜兮仿佛终于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声音缓慢的说道:“是我的错,没有照顾到你的感受...”

  说这话的同时,她直接背对了陆霆琛,似乎有些不敢面对他,“但如果可以,我甚至希望那件事从来没有放生过,否则我也会做这种你开起来和可笑的准备...因为真的太难堪,也太痛苦了!”

  “就好像我一直隐起来伤疤,突然有一天被人揭开,疼的撕心裂肺......”

  陆霆琛修长的身躯蓦然一震,然后迈开脚步走到夏颜兮面前,眼里是未散去的沉冷和幽暗但更多的是心疼。

  他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夏颜兮逐渐低下的,温柔问道:“颜颜,告诉我,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夏颜兮感受到头顶处传来的温暖,一直压抑在心里的痛苦似乎得到了缓解。

  可在开口的瞬间,她还是掩饰不住内心的悲伤,平淡却又黯然的说道“当年,也就是六年前,还有一个月就要高考了。我想像母亲一样成为一名优秀的服装设计师,所以用平时兼职打工攒下来的钱,找了一个比较出名的美术培训老师,希望可以得到保送名额,还有不少的奖学金可以拿。”

  “可学校的保送名额就只有一个,夏欣蕊也想要,她就让夏国胜阻止我去学习,我反抗的很强烈,夏国胜没办法就在保送考试的前一天把我关了起来,我为了能够继续参加考试就从家里的二楼跳了下去,一瘸一拐的去了考场。”

  当时她差点就摔骨折了,那种钻心的疼,她到现在都忘不了。

  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腿,连说话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我是踩着点到达的考场,夏欣蕊想阻拦也阻拦不了,她就只能在考试之后动歪心思,而我万万没想到她用的是那么恶劣又卑鄙的想法。”

  “她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让我当时的培训老师也就是郑靖在出考试成绩的前一天私下约我见面,说是我有东西落在了他的教室,我也没多想就去了,可刚一见面,他就紧紧的抱住我,说喜欢我,想让我做他的女朋友,还可以帮我拿到保送名额....”

  那是夏颜兮心里最恐怖的回忆,脸色突然面的苍白,身体也不自觉的开始发抖。

  陆霆琛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他可以想象得到当时的她有多么的害怕和恐惧。

  “我被吓坏了,大脑一片空白,直到他脱我的衣服,我才想起反抗,拼命的挣扎,最后逮到机会,狠狠的咬了他一口才逃脱了魔掌。”

  那段不堪的回忆,真的让夏颜兮很痛苦,每说一个字她的喉咙就好像有一团火在折磨着她,双眼更是蓄满了痛苦的泪水,可她还是死死的扣着自己的手指,不让它落下。

  直到她的身子,突然被人紧紧抱在怀里,轻抚着她的后背,一点一点的给她安全感,她才不再忍耐,让自己的泪水全部落了下来。

  (https://www.biqumo.com/79_79541/639828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iqum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