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都怪你

  夏颜兮现在真的是欲哭无泪。

  甚至觉得以后都不能再好好的见陆老夫人了。

  而这一切,都怪陆霆琛那个坏男人。

  陆霆琛感觉自己好像快要被夏颜兮瞪出一个窟窿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气鼓鼓的样子,他反而觉得可爱迷人。

  虽然还想逗逗她,但是奶奶那边还等着他回话,“放心吧,奶奶,我们有分寸,况且我和颜颜我们两个之间还没...”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夏颜兮一个健步冲上去,捂住了嘴巴。

  然而她也是因为冲的太急,没站住脚,直接坐在了陆霆琛的腿上。

  陆霆琛锐利深沉的双眸顿时上过一道暗芒。

  夏颜兮这个时候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直接贴在陆霆琛的耳朵上,小声警告道:“你别乱说话,让奶奶误会,不然你让我以后怎么见他!”

  陆霆琛把夏颜兮的手从他的嘴上拿下来,然后放到她的腰上,意味深长的问道:“你知道我要说什么吗,就说我乱说,嗯?”

  夏颜兮才不管陆霆琛要说什么呢,只要被在让陆老夫人误会就行。

  徐芳自然不知道电话那头发生了什么,只是突然又听不到声音有些奇怪,“这怎么又没声音了,这到底是你的手机信号不好还是我的啊?喂...霆琛,能听的到吗?”

  夏颜兮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你快随便说点什么把电话挂了。”

  陆霆琛却云淡风轻的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脸颊,“那你亲我一下。”

  夏颜兮摇摇头表示拒绝,她才不要亲他。

  陆霆琛看她拒绝了,又把手指转移到连自己的薄唇上,“那你不喜欢亲脸,就亲这里吧,如果再不亲,那我就只好跟奶奶实话实说,你故意不接她电话。”

  事情都到这地步了,夏颜兮只能继“我亲,我亲还不行吗,不过先说好,我感冒了是会传染的,你要是也感冒了,不能赖我。”

  陆霆琛修长的手指,轻轻捏了捏夏颜兮的精巧的下巴,自信说道:“放心,我身体好的很,不会轻易感冒。”

  夏颜兮呵呵了,也不知道是谁上一次也是因为感冒发烧烧的连床都起不来。

  但现在不是计较的时候,为了能够尽快结束这次通话,她还是亲了过去。

  甚至还在上面用力的咬了一下。

  谁让他没事儿总想着欺负她!

  陆霆琛瞬间感觉到唇瓣上的疼痛,可心里却十分的高兴,他在夏颜兮离开的瞬间,又把人带进了怀里,然后用嘴擒住那双想要从他身边逃跑的樱唇。

  夏颜兮下意识的挣扎了两下,却没有挣脱开,反而发现男人更加用力的亲自己。

  脸上炽热的呼吸,口腔里灵巧的舌头,每一个好像都在挑战她的神经,连心跳都突突的乱跳个不停。

  陆霆琛亲吻的很用力,时不时的会带着她发出一些极其暧昧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夏颜兮双眼湿润,呼吸急促,陆霆琛才不舍得放开她。

  而夏颜兮有些虚弱的靠在陆霆琛的胸口,轻喘着的同时用手指了指,那个放在办公桌上已经黑屏了的手机。

  他们刚刚那样子,一定都被他奶奶给听到了,这让她以后还怎么好意思见她老人家啊?

  越想越来气,她又用力锤了一下他的胸口,“都怪你,奶奶生气的把手机给挂断了。”

  陆霆琛却一点都不觉得疼,继续抱着她,然后把桌子上的手机拿起来给她看,“不是奶奶挂断电话,是我关了机。你刚刚那么好听的声音,当然只能我听到,就算是我奶奶也不行。”

  夏颜兮白皙的小脸顿时涨红了起来,羞愤的瞪了他一眼,“这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吗?”

  陆霆琛俊眉微挑,“当然。”

  夏颜兮真的是被他给打败了,他可以无所谓,但是她不能。

  毕竟陆老夫人的电话是打给她的,她没接就算了,还突然挂断电话,真的是太没礼貌了。

  她都不知道自己一会儿该怎么跟她老人家解释的好。

  但很快陆霆琛的手机又响了起来,还是陆老夫人打过来的,“霆琛,怎么回事啊,这颜颜的手机怎么又突然关机了?”

  陆霆琛早就想好了理由,“没什么,手机刚好没电了,还没来得及充呢。”

  徐芳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怪不得,我说怎么刚才还好好的,突然就关机了,吓我一跳,你们没事儿就好,其实我也没什么事,就是想你们了想问问什么时候回老宅来看看我,要不我去你们那里也行。”

  听她这么一说,陆霆琛似乎也想起来确实有好长时间没回去看奶奶了,“那这周末吧,我们和颜颜,把手头工作忙完了,就去看您。”

  徐芳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行,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奶奶亲自下厨给你们做好吃的。”

  夏颜兮一直紧张兮兮的听陆霆琛和他奶奶谈话,就怕她提到刚才没接电话的事情。

  好在一切有惊无险。

  陆霆琛挂断手机,对着一直盯着自己的夏颜兮说道:“你都听到了,奶奶除了说想我们了什么都没说,所以你也不用自己吓唬自己了,你在奶奶的心里还是那个乖巧可爱的好孩子。”

  夏颜兮一颗紧张的心,总算可以平静下来了,还好奶奶没有再怀疑什么。

  既然没什么事儿,那她也没必要在他书房待下去了,拿着自己的手机就要离开。

  “这就走了?”

  “你不是还有工作要做吗,我就不打扰你了。”

  “那你难道不应该对我说点什么吗,刚刚我可是很好的在奶奶面前维护了你的形象。”

  “你的意思,我得谢谢你呗。”夏颜兮倏然握紧了手里的手机。

  陆霆琛点头,他就是这个意思。

  但夏颜兮这一次没有顺了他的意,还故意做了鬼脸,“我就不,略略略。”

  然后又怕被陆霆琛抓住,这样有那样,那样有这样的,一路小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贴着房门,有些紧张的听着外面的声音。

  发现比并没有脚步声追来,这才放心的去换了家居服,然后找出自己珍藏多年的笔记本,仔细观摩了起来。

  这里面都是她上大学闲暇的时候,画的服装设计手稿,虽然没能在专业的院校学习,但她从没有放弃过画画。

  有的看起来很稚嫩,是她按照当时的流行元素设计的。

  放到现在,却已经过时的不能在过时了。

  时尚就是这样,也许上个月流行的东西,这个月就不流行,瞬息万变。

  但是当她翻到一张被撕掉页的地方时候,安然平静的眼眸当即变得波涛汹涌起来。

  心里更是浮现出一抹委屈憎恨的感觉。

  那里曾是她熬了几个通宵,设计出来的作品,本来是打算拿来参加比赛的,却不想在比赛的当天出现在了夏欣蕊的作品里。

  只是改了颜色,和几个纽扣的形状,其他的设计的款式几乎一模一样。

  而当她的作品拿被展示出来的时候,立刻成为了舆论的焦点。

  夏颜兮还有些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的时候,那边夏欣蕊就已经控诉是她抄袭了她的作品。

  甚至连给她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就拿着自己设计的手稿给大家看。

  等到了她这里,她的设计手稿却不见了,甚至连笔记本里设计的初稿也没有了。

  那时她才明白自己是被夏欣蕊设计了。

  她却连反驳的证据都没有,还被扣上了抄袭的帽子,取消了所有的比赛成绩和资格。

  虽然那件事到现在,已经三年了,但对她的影响是一辈子的。

  所以今年的这次比赛她不仅要努力夺冠,还要用实力证明自己当年的自己是清白的!

  想到这,她便拿起一旁的铅笔,在笔记本上画了起来。

  而此时陆家老宅里。

  徐芳因为确定了跟孙子和未来孙媳妇周末见面的事情,正高兴着呢。

  忽然有佣人走过来跟她说,“老夫人,太太回来了,正让人给她搬行李呢。”

  徐芳却微微皱起了眉毛,“你是说秋月回来了,怎么没提前跟我说呢,我去看看。”

  盛秋月在欧洲玩了一大圈,时间长了,又觉得没意思,就临时决定回国了。

  徐芳走到门口一看,那车里车外,看不清数量的奢侈品的包装袋,就知道盛秋月这一趟出国一定又花了不少钱。

  倒不是怕她花钱,只是她买的那些东西,十个里都有八个是一时兴起,喜欢一两天就不喜欢了,堆在家里的仓库都快堆满了。

  现在又在国外买了一大堆,有的没的,更加心疼陆霆琛了。

  这孩子从小没怎么得到母爱,长大了以后又被一直当做提款机,怎么想都觉得心酸难受。

  盛秋月正在指挥家里的佣人搬东西,忽然看见自己的婆婆来了,连忙露出一张笑脸说道:“妈,Surprise!我回来了,是不是很惊喜?”

  徐芳确实挺惊讶的,但也不至于像她那么高兴,“你回国了,怎么不提前打声招呼,霆琛知道吗?”

  “我这不是想给你和霆琛一个惊喜吗,就谁都没说,对了,还给你带了不少好东西呢,您看这是法国大师亲手编织的披肩,还有这套钻石首饰,也是买来送给你的,您看喜不喜欢。”盛秋月献宝一样把自己在国外买的东西展示给她看。

  徐芳早就过了爱美的年纪,对那些外在的东西也提不起多大的兴趣,“这些东西不适合我这八十的老太婆,你自己留着吧。”

  盛秋月却执意的把钻石首饰放到徐芳的手里,“别啊,这些可是我特意给您买的,我留着算怎么回事,对了,我还给霆琛买了衣服和手表呢,明天再给他送去,顺便给他介绍个女孩认识认识。”

  徐芳立刻惊讶道:“你要给霆琛相亲?”

  (https://www.biqumo.com/79_79541/640663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iqum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