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妻在上:陆少强势宠婚夏颜兮陆霆琛 > 第315章 带爷爷离开

第315章 带爷爷离开

  吴凤芝本来就不是什么心胸宽广之人,当初要不是看在顾琳琳长得好家世好,能帮他们夏家从农村里走出来,是根本不会同意那种不会看眼色的女人给自己当儿媳的。

  偏偏她的肚子又不争气生了一个没用的丫头出来,还害的她生了一场大病。

  可不知道为什么吃药打针,她的病都没有好,最后还是一个家里的亲戚说她可能是被外邪入侵,需要找个大神驱邪。

  而当她把大神找到家中的时候,大神说的第一句话便是家里有人和她命格犯冲,不能太过亲近。

  最后把家里所有人的生辰八字都算了一遍。

  吴凤芝还以为那个人说的是顾琳琳,自从把她娶进家门她就没有一天是舒心的。

  却没想到最后大神说的那个人是刚刚出生不久夏颜兮。

  吴凤芝也恍然大悟,怪不得她每次见到那个孩子就头疼的厉害。

  听了大神的话,离夏颜兮远远的,她的病也就真的好了起来。

  吴凤芝从小不喜欢夏颜兮一方面因为她是女孩,另一方面便是因为信了大神的话,不敢和她有过多的接触,怕自己又生怪病。

  所以她和夏颜兮之间的感情很淡,有的时候都不如外面的一个陌生人,或许还会给一个笑脸。

  而她之所以对夏欣蕊喜爱,也是因为找大神看过,说她的小孙女命格好,将来必定大富大贵,多跟她在一起还能延年益寿。

  到了现如今,夏颜兮扬言要把她赶出房子,更是应了大神的那句话,和她命中相克!

  尤其自己的丈夫还一直胳膊肘向外拐,更是把她气的脸色铁青,声音怨恨的说道:“我气他,还是他气我,你看不出来吗,这个家都已经被夏颜兮给折腾成什么样子了,就差家破人亡了,他还上赶着要给那个小畜生送钱,真是老糊涂了!”

  夏庆华已经被气的气喘吁吁,连着大声咳嗽了好久,感觉都快要喘不过来气了。

  但他还是坚持为夏颜兮你说话,“我看老糊涂的人是你,这个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竟然怪在一个孩子的头上,你可真行啊!”

  夏庆华越是护着夏颜兮,吴凤芝越是对夏颜兮不满,“不怪她怪谁,都说了让她安分守己安分守己,不要痴心妄想一些她不该拥有的东西,她不听,处处和蕊蕊作对,先是抢了她的角色,又毁了她的事业,现在又想破坏她的婚姻,这一桩桩一件件,哪个不是她先挑的头,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给她这么一个晦气的东西当奶奶!”

  夏庆华被气急了,怒吼一声,“你给我闭嘴,越说越难听,越说越没有底线了,夏欣蕊是你孙女,夏颜兮就不是吗,你为什么总是把她当做敌人一样,她又何曾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你要这么对她?”

  “她从一出生开始,就是个错误,就对不起我,早知今日,当初我就应该一把堕胎药喂了顾琳琳,省着她生出夏颜兮这个一个祸害害了我们全家!”吴凤芝现在可以说对夏颜兮已经是恨之入骨了。

  夏庆华一下子睁大了双眸,不可思议的说道:“你真的太过分了,怎么能当着孩子的面说出这么让人伤心的话,那可是你的亲孙女啊!”

  无缝孩子不以为意的说道:“什么破亲孙女,以为我稀罕吗,我有蕊蕊一个就够了,她说过会熊顺我一个一辈子,不像有些人就知道气我,都把我气的住进医院好几次了!”

  夏庆华痛心疾首的说道:“你啊...早晚会后悔今天的所作所为的!”

  突然一道冰冷清澈的嗓音传了过来,“好了,爷爷,跟她那种不明十分,不知好歹的人,说那么多干什么。”

  夏颜兮沉着脸重新走回到客厅,来到夏庆华的身边,一把扶住了他摇摇欲坠的身体。

  而夏庆华这时也呼吸沉重,身体颤抖的抓着夏颜兮不放,满眼看过去,全是心疼。

  夏颜兮这么多碾过去,早就对吴凤芝和夏国胜的冷漠和无情习以为常,只不过他们很当着爷爷的面发作而已。

  估计今天也是被她想要把他们赶出夏家的事情气的太过激动,说话要也就每个顾忌了。

  可她不想让爷爷也遭受这样的痛苦,于是对着身边的老人柔声说道:“爷爷,这样乌烟瘴气的家里,也没必要在待下去了,跟我走。”

  此话一出,夏家人都惊了一下,随后各自变了脸色,最先反应过来的便是夏欣蕊,“姐姐,你要干什么?”

  吴凤芝和夏国胜也都反应了过来,连忙挡在她的面前说道:“夏颜兮你好大的胆子,敢在我们面前抢人,赶紧给我把人放开!”

  如今夏庆华可是一个“大宝贝”,手里数不清的拆迁款,夏欣蕊怎么可能让夏颜兮就这么把他带走。

  她装作一副心疼夏庆华的样子说道:“就是啊姐姐,你千万别冲动,爷爷和奶奶只不过是情绪有些激动,说话声音大了一些,又不是要离婚,你突然要把爷爷带走,一定会被别人误会的,在手了天都这么晚了,爷爷身体又不好,咋让他累着就不好了。”

  夏欣蕊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去扒夏颜兮搀扶夏庆华的手。

  夏颜兮看着夏欣蕊这一副恶心做作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眼看着她的手就就要碰到自己,她直接抬手反过来给了她一巴掌,“滚开,离我远点!”

  而夏欣蕊显然也没想到夏颜兮会真的动手打她的脸,虽然很生气很愤怒,也很想打回去,但是她不能,她只能忍,这样她就是受害者,夏颜兮就会受到惩罚。

  “啊!”夏欣蕊装作受伤的模样,惊叫一声,就倒向了一旁的沙发上。

  一时间所有人都被夏颜兮的突然爆发吓了一跳,满脸震惊的看着她。

  沈慧珍心疼自己的女儿,整个人也立刻扑了过去,“蕊蕊,你没事儿吧,蕊蕊,快让妈妈看看。”

  夏欣蕊抬起一张被打的红肿的小脸,神色痛苦的说道:“妈妈,我的脸好疼,不会是毁容了吧。”

  妈的,夏颜兮这个贱人下手可真够狠的,打的耳朵开始耳鸣了!

  但表面上确实一脸无辜又可怜的看着众人,仿佛不相信夏颜兮会做出这种恐怖的事情。

  沈慧珍仔细看了看夏欣蕊将孩子美丽的小脸,“没毁容,就是有点红肿。”

  说完又满脸怨恨的瞪向了夏颜兮,“小贱人,你敢打我女儿,我更你拼了!”

  然而就在她抬手的瞬间,夏颜兮毫不客气的又对她狠狠的打了过去,“不知道敢打她,我还敢打你!”

  沈慧珍也被打倒在夏欣蕊身边,不可置信的捂着自己的脸,“你打我,你凭什么打我!”

  夏颜兮居高临下的望着那对在她头上作威作福多年的两母女,眼里说过一道狠厉的光芒,“打你就打你,哪那么多为什么!”

  吴凤芝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夏颜兮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暴力,她不会也想打她吧?

  想到这种可能,她下意识的退后了两步,无论如何,她可不能被打,这要是传出去了,以后还怎么做人。

  夏国胜看着自己的妻子和女儿被打,又想到之前被夏颜兮关进狗笼子里的事情,心里也是害怕极了,就算他再怎么生气,也不敢动她一下。

  夏颜兮见到他们都不敢对自己动手,冷漠又嘲讽的笑了起来,“不敢对我动手就对了,否则我让你们今晚吃不了兜着走!尤其是你夏欣蕊,我打你不仅仅是因为你多我做的那些事情,更是因为你对爷爷的漠不关心,刚刚他和吴凤芝吵架吵了那么久,你一句话都不说,却在看我想把爷爷带走的时候,突然冒出来,应该是怕我不仅带走了爷爷,更是他口中所说的拆迁款吧。”

  “就算这里的人全都眼瞎,看不出来你的心思,可我看的出来,还有你那最会装傻的妈,这么多年从那些产业里,也捞了不好处吧,别以为我只是想要那些店铺,店铺里历年来的利润,我都会一分不落的要回来,我一定会让你们母女俩,把这些年吃进去的全都给我吐出去!”

  夏国胜现在所有人当中最急迫需要钱的人,之前秦家拿回来的彩礼已经让他拿出去堵窟窿了,可还是不够,几次想让沈慧珍那点钱还利息,她都不干,还说那些产业一直赔钱,都是她在倒贴。

  但现在听夏颜兮的意思,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不然她也不可能拿这些赔钱的东西去给夏欣蕊当做嫁妆!

  说到底,在她心里女儿要比他这个当丈夫的要重要多了!

  不经意间,夏国胜看向沈慧珍和夏欣蕊的眼里多了些不满和愤怒。

  可沈慧珍这时却已经顾不上夏国胜是怎么想的了,捂着自己的脸颊,忍无可忍的说道:“好你个夏颜兮,终于露出你的真面目了,现在居然连装都不装一下,就对我们母女动手,爸,你都看到了,她就是这么一个阴毒狠辣的人,你可千万不能跟她走啊!”

  (https://www.biqumo.com/79_79541/640964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iqum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