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妻在上:陆少强势宠婚夏颜兮陆霆琛 > 第419章 她这是在上女德课吗?

第419章 她这是在上女德课吗?

  关莹莹连忙掏出手机,拍了夏颜兮进妇产科的照片发给了盛秋月,并且说道:“干妈,我刚刚到医院检查身体,就看到老夫人带着夏颜兮进了妇产科,不会是夏颜兮怀孕了吧?”

  盛秋月正在家开心的吃着早餐,忽然收到了关莹莹这么一条信息,手里拿着的面包当即掉在了桌面上。

  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夏颜兮怀孕那几个字。

  她就说最近这几天老太太怎么那么在乎夏颜兮,不是亲自去探班就是送各种好吃的过去。

  原来是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

  怪不得夏颜兮总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敢跟她顶着来,原来她是想母凭子贵!

  盛秋月也顾不上吃早餐了,急忙起身,一边出门一边给关莹莹发微信说道:“莹莹,你在医院帮我盯着,我这就赶过去看看。”

  等盛秋月赶到医院的时候,徐芳不在,去了卫生间,夏颜兮则是在大厅休息,等着做下一个检查。

  却不想一道阴影突然照在了她的脸前。

  夏颜兮有些惊讶,“陆夫人...你怎么来了?”

  盛秋月怒不可遏的瞪着夏颜兮,“你说我怎么来了,我还想问你,你怎么在这儿?”

  夏颜兮就更奇怪了,“这里是医院,我来检查身体,有什么问题吗?”

  盛秋月直接开门见山的低吼道:“你就只是简单地检查身体吗,我看你是来检查你有没有怀孕吧!”

  夏颜兮眉头微皱,她怎么知道的?

  转眼看到关莹莹出现在盛秋月的身后,一下子明白了,是她告的秘。

  不过现在检查还没做完,到底有没有怀孕,其实她也不清楚。

  盛秋月见夏颜兮不说话,以为她是心虚了,便开始冷嘲热讽道:“戏子果然是戏子,不论表面上多么风光,私底下都是低贱龌龊的贱人,为了嫁进我们陆家,你可真是煞费苦心!”

  她就觉得奇怪,陆霆琛怎么可能会莫名其妙喜欢那么一个名不经传的女人。

  原来是用了这种卑鄙下作的手段,留住了男人。

  就跟陶柔那个贱女人一样!

  夏颜兮无奈解释道:“陆夫人,你误会了,我和陆霆琛是真心相爱的,并没有你说的那么不堪。”

  盛秋月却根本不相信她说的,“真心相爱?笑话!我儿子要是真的喜欢你,干嘛不公开你们的关系,一直隐藏至今,还不是因为举得你上不了台面丢人,所以你就想方设法的让自己怀孕,然后逼的我儿子不得不跟你求婚!”

  像夏颜兮这种无论出身还是地位都没有一样拿得出手的人,又怎么可能入得了她儿子的眼。

  要说她没用点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她都不相信。

  夏颜兮还是实话实话说道:“不公开是我要求的,但求婚是陆霆琛自愿的,如果你不相信,完全可以打电话问他。”

  盛秋月才不打这个电话呢,她得趁她儿子不在国内,把夏颜兮给赶走。

  要不然等陆霆琛回来,她指不定又要说什么花言巧语的哄骗陆霆琛,那她就更没机会把人赶走了。

  盛秋月一副看穿她心思的样子说道:“我看你就是想找我儿子来对付我,我才不会上你的当,这个孩子最好是没怀上,如果怀上了,就必须打掉,我们陆家才不会要你这种未婚先孕的下贱女人。”

  关莹莹也跟着说道:“是啊,夏小姐,咱们女孩子家最重要的就是贞洁了,那可是要等到结婚以后和自己的丈夫才能做得事情,你怎么能随随便便在结婚之前就做了,多丢人啊...这要是放在古代被发现可是要被浸猪笼的!”

  夏颜兮一听关莹莹说这话,就不乐意了,她这是在上女德课吗?

  都21世纪了竟然还跟她谈上贞洁了!

  “关小姐,我有的时候真的怀疑你是不是被古代的什么人给穿越了,还是说上过女德班,总是用那些封建到不能在封建的思想来跟我讲道理。”

  “你自己想要用那些老掉牙的东西来约束自己,那是你的事情,跟我无关,也请你以后不要用你的道德标准强加在我身上,只会让我觉得做作又恶心!”

  关莹莹美丽娇艳的小脸瞬间一白,“你说我做作恶心?夏小姐你说这话也太过分了,我可是好心好意的来劝你,劝你做一个女孩子该做的事情,如果人人都像你这样不知廉耻,还没结婚就和男人睡了,还怀孕了,那得多丢人啊!”

  “这要是被你家里人知道,该有多伤心...啊我想你来了,你的家人都被你送进监狱去了,怪不得你这么的...这么的...”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难以启齿的词语,关莹莹一直好意思没说出口。

  但是盛秋月无所谓,“莹莹,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看她做的那个职业就知道不是什么好女人,说不定趁我儿子不在国内,耐不住寂寞,去找了野男人才怀的孩子,然后按在我儿子头上,这样一来她就可以母凭子贵的嫁到我们陆家,享受荣华富贵了!”

  夏颜兮也不知道盛秋月是怎么能说的这样信誓旦旦的,就好好像她亲眼看见了她做的那些事情了一样。

  但事实是她什么都没有做。

  夏颜兮攥了攥拳头,尽量让自己冷静的说道:“陆夫人,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也看不上我,觉得我配不上陆霆琛,但是你不能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侮辱我的人格,我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他的事情,也希望你不要再说那些莫须有事情,故意让我难堪。”

  盛秋月一看夏颜兮这个反应,以为自己真的抓住了她的什么把柄,声声音更是得意的说道:“你自己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还怪我让你难堪,你要是真的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我儿子的事情,还怕我说吗?”

  “我看就是你自己心虚了,怕我查出真相,我儿子就甩了你,夏颜兮啊夏颜兮,我从第一次见你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果然被我说中了!”

  夏颜兮一直觉得盛秋月是陆霆琛的母亲,她说再过分的话,做再过分的事情,她都应该宽容,不应该跟一个长辈计较。

  可是她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侮辱自己,实在是让人有点忍无可忍了。

  夏颜兮长舒一口气说道:“反正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相信,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我还有检查要做,就不留在这让你不高兴了。”

  盛秋月交叉着双手抱在胸前,好像打了胜仗一样,喜不胜收的说道:“怎么,被我揭穿了阴谋,就想这么跑了,还说去做什么检查,你是该好好做个检查,不过是传染病的检查,就你这种不检点的女人,谁知道身上有没有恶心的病毒,咦...我都起鸡皮疙瘩了,不行,莹莹,你一会儿跟我一起去做个检查!”

  她的话音刚落,徐芳也从洗手间走了出来,看到盛秋月的瞬间,她愣了一下,“秋月,你怎么来了?”

  “妈,原来你也在啊。”盛秋月就还说这老太太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早,连早饭都顾不上吃就走了,原来是来陪夏颜兮检查身体来了。

  如果不是今天关莹莹无意当中碰见了告诉连自己,可能就被一直蒙在鼓里了!

  盛秋月又看了一眼夏颜兮,发现她的脸色不太好,以为是身体上出了什么毛病,连忙关心道:“颜兮,你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之间脸色这么差?”

  “我没事儿奶奶,可能是没休息好吧...”夏颜兮并不打算把刚才和盛秋月发生的事情说出来,让她不开心。

  可徐芳是谁啊,活了八十多岁的人了,怎么可能看不出她是在说假话。

  于是她很快把目光放到了盛秋月的身上,“是不是你又说了什么,刺激了颜兮?”

  盛秋月装作很无辜的样子说道:“妈,这你可就冤枉我了,我哪有本事刺激她啊,是她要气死我了好吗!”

  徐芳表示怀疑的看了她两眼,“你说颜兮气你,这怎么可能,我不信。”

  “是真的妈,她今天不是来检查怀没怀孕的吗,虽然现在还没有结果,可就算是有了就一定是我们家霆琛的吗。”

  “您也不想想,她工作性质是什么,接触的又都是些什么人,现在霆琛不在她身边,万一她哪天按耐不住寂寞和哪个男人睡了,有了孩子,想赖在霆琛头上呢,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盛秋月最开始也只是猜测而已,可她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

  想当初陶柔不就是这么一点一点的用孩子套牢了陆锦昌的吗。

  她当时就怀疑那个孩子不是陆家的种,甚至还偷偷的拔掉了孩子的头发准备做DNA检测。

  却被陶柔发现,然后她就各种哭闹,说她是想偷头发去找人做法伤害她儿子,逼得她不得已把那头发给扔了。

  可如果那孩子真的是陆锦昌的儿子,当时陶柔又为什么会那么害怕她去做DNA呢?

  只不过她当时被气晕了,没想那么多,也在没有机会去做DNA测试。

  如今她儿子也发生这种事情,她当然要严防死守,绝对不能让夏颜兮那种不知廉耻的女人,破坏了他们陆家的血脉!

  (https://www.biqumo.com/79_79541/640663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iqum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