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信物

  童若琳不想让夏颜兮为了她和林泰宇发生矛盾,便伸手拉了拉夏颜兮。

  然后自己开口说道:“她是我朋友,知道爷爷住院,我心情不好,过来陪我的,刚刚也是她救了我,一时着急而已,你没必要冲她发火。”

  “但是有一点你必须要清楚,夏欣蕊没你看到的那么简单善良,你喜欢谁都可以,就是不能喜欢她!”

  童若琳已经听她堂哥说了,爷爷有意将给小姑姑的那15%的股份作为补偿转给夏欣蕊。

  15%的股份不是小数目,尤其是现在的童家,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虎视眈眈,所以股份绝对不能落入外人手里,更不能让她有机会和别人联姻有机会拿到那15%的股份,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而更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林泰宇居然会喜欢夏欣蕊,主动去追求她。

  这个傻子,他难道就看不出来夏欣蕊是个绿茶婊吗?

  林泰宇却像是王八吃秤砣的铁了心的要跟夏欣蕊在一起一样,“若琳你不是我的什么人,没有权利管我喜欢谁不喜欢谁,况且是我单方面追求的蕊蕊,她并没有答应我,你又何必对她有如此大的敌意,还把她伤成那个样子!”

  童若琳满眼痛苦的为自己辩解道:“我再说一遍人不是我推的,你不信可以调监控,看看我到底有没有推他,如果真的有,别说让我道歉了,就是让我跪下来我都认!”

  林泰宇本来只是想让童若琳说一声对不起而已,这件事就可以过去了,可偏偏童若琳嘴硬,就是不说。

  他又不想让夏欣蕊受委屈,就只好答应,“好,这可是你说的,那我们就...”

  而夏欣蕊却突然拉住了林泰宇,“泰宇,我的有点晕,能不能先送我回家...”

  林泰宇的注意全都集中在了夏欣蕊的身上,“头晕?对不起蕊蕊,我只顾着帮你出气了,现在我就送你去医院检查。”

  夏欣蕊苍白着一张小脸,轻轻摇头道:“没关系的,只是一点小伤,不用检查,我回家自己涂点红药水就好了。”

  林泰宇却很坚持,“不行,头晕可大可小,必须去医院。”

  夏欣蕊有些担忧的说道:“还是别去了,万一让外公知道,他该担心了,还是送我回家吧,算我求你了好吗?”

  林泰宇不想让夏欣蕊为难,“那好吧,我先送你回家,至于童若琳...这次就算了,蕊蕊大度原谅了你,我也不跟你计较了,但是我希望没有下次,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夏颜兮看到林泰语这么对待童若琳,就好像看到了当初秦天对待自己一样。

  心里忍不住发火说道:“你说道歉就道歉,你说算了就算了,林泰宇先生,你是不是也太自以为是了,还有夏欣蕊,收起你些恶心的手段,童若琳是我的朋友,你要是做了什么伤害她的事情,我不会放过你的!”

  夏欣蕊身子一僵,神情害怕的说道:“姐姐...我都来到京城,离你那么远了,你为什么还是这么咄咄逼人,非要置我于死地,你才甘心吗?”

  林泰宇一听夏欣蕊叫那个女人姐姐,这时候才明白过来她就是一直欺负夏欣蕊的夏颜兮。

  怪不得从一开始,夏颜兮就好像很讨厌夏欣蕊的样子,原来他们本来就是仇人!

  林泰宇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童若琳你可真是好样的,我就说蕊蕊才回到童家不到一个月,你为什么会对她有那么深的敌意,原来你竟然和她的仇人是好朋友!她一定在你面前说了蕊蕊不少坏话,你才会这样对不对?”

  童若琳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我和颜兮认识十几年,她是什么样的人,我心里比你清楚,她们之间发生的事情,比你想象的还要复杂,她曾经设计绑架过颜兮,还想要她的命,你确定你还要追求这样一个心思歹毒的女人吗?”

  林泰宇这个傻子,到底要她怎么说才肯相信!

  林泰宇却很固执的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不可能,蕊蕊那么天真善良怎么可能做出那种恶毒的事情,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再说了,如果她真的绑架了夏颜兮,警察又怎么可能放过她,让她顺利的回到童家?”

  那还不是因为她二叔动用了手段,悄悄的把夏欣蕊转移走了。

  虽然这件事犯了法,可现在她爷爷病重,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但是这种事情她也没法和林泰宇说的那么详细。

  夏颜兮不想让童若琳为难,直接开口解释道:“夏欣蕊绑架我是事实,警察也抓了她,只不过她利用自己假怀孕的身份,去了医院然后逃跑了,我之所以没有继续追究,是看在若琳担心童老爷子身体的份上,并不是我放过夏欣蕊。”

  “不是的姐姐,我真的没有绑架过你,真的是个误会,我...我...”夏欣蕊想为自己解释,但说着说着,就忽然晕了过去。

  林泰宇见状,立刻伸手将她抱进了怀里,“蕊蕊,蕊蕊!”

  看着她满脸苍白,闭着眼睛的样子,他的心一下子慌了。

  他一边抱起夏欣蕊一边声音沉重的说道:“你那么恨蕊蕊,当然是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了,反正我不管蕊蕊之前是什么样,我只在乎她的以后。”

  说完便抱着夏欣蕊往门外跑去。

  夏颜兮没想到林泰宇如此执迷不悟,但为了童若琳,她又不得不提醒道:“林泰宇先生,人眼瞎不要紧,但如果心也跟着瞎了,有些事情,有些人,后悔了都来不及挽回...”

  闻言,林泰宇脚步一顿,但也只是停了那几秒,他还是抱着夏欣蕊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而夏欣蕊则是轻轻抬头,从林泰宇的肩膀上,露出一抹得意的微笑,看看了看童若琳。

  在笼络男人心这方面,童若琳还不是她的对手。

  童若琳自然也看到了夏欣蕊带有挑衅的目光,她恨不得上去打林泰宇几拳,把他给打醒了!

  “气死我了,夏欣蕊这个贱人,明摆着就是故意的,林泰宇那个混蛋竟然一点都看不出来,还处处维护他,简直比瞎子还瞎子!”

  夏欣蕊这种手段曾经在她身上不知道玩过多少次了,自然知道童若琳的感受。

  夏颜兮伸出手拍了拍童若琳的肩膀,低声安慰道:“好了,若琳,别生气了,不值得,那个林泰宇你也别太放在心上了,他更不值得。”

  一个看事情只看表面的男人,童若琳说的再多,也都无济于事。

  不值得吗?

  童若琳心里其实是喜欢林泰宇的,毕竟两个人小时候的关系那么好,那种青梅竹马的感觉一直是她心里最美好的回忆。

  没成想长大之后,他竟然连她说的话都不相信。

  童若琳冷嘲道:“颜兮,不得不说,你这个继妹还真是一个狠角色,几天的功夫,就把林泰宇给迷的不行。”

  夏颜兮却是比较冷静的分析道:“但以我对她的了解,她应该不是喜欢林泰宇,而是喜欢林泰宇背后的林家。”

  要知道林家的身份在京城也是不容小觑的。

  童若琳愣了一下,“那你的意思是,夏欣蕊想要通过和林泰宇结婚,来到某种目的?”

  夏颜兮点点头,“是的,最有可能就是你爷爷手里的那15%的股份,因为她想一个人独吞太难,必须有人帮她,而联姻是最好的办法。”

  “那我就更不能让林泰宇和她结婚了,必须得想办法让他看清夏欣蕊的真面目才行。”童若琳一边说一边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夏颜兮想了想,说道:“这件事还得从长计议,不能急,否则反而容易被夏欣蕊利用。”

  童若琳脸色沉重的摇了摇头,“不行,等不了了,我大哥说爷爷已经动了心思,估计很快就会让律师处理,所以不能等,颜兮这件事你就不用管了,我会看着办的。”

  毕竟是童家自己的事情,夏颜兮也不好过多参与,“也好,但你一定要小心夏欣蕊,她最会装在人前装柔弱扮可怜,不要让她有机可趁。”

  童若琳淡淡一笑,“嗯,有了今天的教训我会小心的,不说他们了,先吃饭吧,我都饿了。”

  等餐的时候。

  夏颜兮忽然有些好奇的问道:“对了,我一直想不明白一件事,就算你们全家上下都瞒着你爷爷夏欣蕊的身份,那你爷爷自己就一点都没怀疑吗?”

  童若琳回忆道:“我听大哥说,爷爷最开始确实是怀疑过的,但在他看到夏欣蕊拿出一个属于小姑姑的一个信物的时候,爷爷就彻底相信了她,甚至连DNA报告都不看了。”

  “什么信物?”

  “是一个女孩子用的发卡,小姑姑走丢之前最喜欢的,几乎天天都在夹在头发上。”

  “什么样的发卡,很特别吗,有没有可能是作假的?”

  童若琳无奈的摇了摇头,“好像是一个粉色蝴蝶图案的,我听我爸说过,那是爷爷在小姑姑8岁生日的时候,特意找人定制的,是真是假爷爷一眼就能看出来,所以我也奇怪,夏欣蕊是怎么弄来的,但没等我调查,爷爷就犯病了...”

  粉色蝴蝶图案的发夹...

  怎么听起来感觉和她小时候,母亲送给她的那一个那么像?

  (https://www.biqumo.com/79_79541/640663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iqum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