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章 搜查

  夏颜兮其实救完兰馨的时候就想过这件事,在童家这里,能对她有如此大的恨意,除了夏欣蕊没有别人。

  “我怀疑是夏欣蕊做的,你觉得呢。”

  童若琳点头,“嗯,我想的和你一样,兰馨在这里也不人是谁,和她有过矛盾的也就只有夏欣蕊,只是我没想到她的心会那么狠,就因为兰馨讽刺了她两句,她就想要她的命!”

  夏颜兮却觉得事有蹊跷,“如果真的是夏欣蕊做的,绝对不可能只是因为馨馨骂了她两句,她就怀恨在心的想要杀人,一定还有什么别的原因。”

  以前在云城,兰馨见到夏欣蕊也没少骂过她,她最多就是反驳几句,从来没有真的伤害过她。

  这次她却这么急切的想要兰馨的命,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夏欣蕊如果要对付的人是她,她倒是无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好了。

  但是她敢把这么恶毒的心思用在她最好的闺蜜身上,那她绝对不会饶了她的!

  童若琳看着夏颜兮这么生气的样子,神情有些纠结的问道:“但我们现在也只是怀疑,没有真凭实据,还是不能拿夏欣蕊怎样,而且就算是找到证据证明了是夏欣蕊做的,以我爷爷现在对她的态度,肯定是会力保她的。”

  闻言,夏颜兮冷笑一声,“那又怎样,是夏欣蕊先挑衅我的底线的,那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再说了,夏欣蕊是假的这件事,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你难道想让她这么一杀人凶手一直在童家待下去吗?”

  童若琳面露难色的说道:“我当然不想,可是我怕爷爷他受不了这个刺激,你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算了...”

  夏颜兮的清润的双眸染上一丝冰寒的说道:“你心疼你爷爷我可以理解,但也希望你能理解我的心情,兰馨是我这辈子最要好的朋友,是她在我最孤独最落魄的时候陪着我鼓励我,也是她一次次不顾一切的维护我。”

  “所以我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别人伤害她,却什么都不做的,若琳如果你执意要阻止我,可能我们连朋友都做不了了。”

  童若琳看到夏颜兮态度如此拒绝,也深知她不是说说而已。

  最终无奈的叹气说道:“好吧,你说得对,与其让夏欣蕊这颗定时炸弹留在童家,整天让我们提心吊胆,还不如一早就揭穿那不切实际的谎言,长痛不如短痛,我也希望爷爷最后走的时候,是带着欺骗和谎言走的。”

  夏颜兮见她这么说,脸色也缓和了不少,“若琳,对不起,让你为难了,但这件事我必须要做。”

  她说完,便转身离开了她的房间。

  而此时兰馨门外,聚集了不少人,都是听说她落水了,赶过去看热闹的。

  尤其是监控录像已经调出来了,马上就知道是谁那么丧心病狂,在童老爷子的寿宴上下毒手伤人。

  房间内,除了兰馨和陆霆琛就是童家自己的人,他们的脸色自然好看不到哪里去。

  生怕那监控录像播放出来,真的是他们童家的某个人。

  这名声真的要一臭万里了......

  陆霆琛看到夏颜兮回来了,暗沉的俊脸缓和了几分,“你回来的正好,监控录像已经调出来了,现在就可以查看。”

  夏颜兮点点头,“嗯,看吧。”

  紧接着所有人的目光都跟随陆霆琛的动作,看着笔记本电脑上视频播放的内容。

  因为只调取了兰馨出事前后的时间,所以大家很快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见兰馨提着裙子,急匆匆的从一旁树丛走了出来,好像有什么人在背后追她,有些紧张。

  没过几秒之后她走到泳池边上,正打算跨过去的时候,突然背后伸出一双手将她推了下去。

  因为又树枝的遮挡根本看不清那人的长相。

  紧接着便是兰馨在水里挣扎的画面,看的出来她是会游泳的,眼看着就要游到泳池边上了,又被人用长棍给按了回去。

  兰馨挣扎了两下,便沉了下去。

  再然后便是一个宾客路过看到了兰馨溺水,大声呼救。

  整个视频内容和兰馨说的如出一辙。

  可究竟是谁那么阴毒,暗害一次不成又来一次就让人摸不清头脑了。

  视频实在是太过昏暗,根本看不清凶手的模样,甚至是男是女都分不清女。

  看完视频的人,有那么几十秒,都陷入了沉默。

  最后还是有人忍不住开口,“这监控调了就跟没调一样,什么也看不出来,就是一团黑影,上哪抓人去,说不定早就逃跑了。”

  “你这么说就不对了,至少证明是今天来在场的人,要知道童家可不是谁都能进来的,大不了一个一个查好了,反正也不是我,我不怕查。”

  “是啊,这时人家陆总的未婚妻抢救的及时,这要是在多耽误几分钟,那可就是一尸两命啊!”

  大家小声议论着,而作为童家一家之主的童冠杰,脸色更是比刚才有黑了几分。

  今天是他的寿宴,请来的宾客也都是亲朋好友,不管是谁都跟他们家脱不了关系。

  而且在医生抢救的时候,童若琳还告诉她那位落水的女人不仅仅是夏颜兮的好闺蜜那么简单,还是云城兰家的千金小姐。

  兰家这几年在云城做的也是风生水起,不容小觑。

  所以说这件事不查个水落石出,得罪的不止是陆家,还有兰家,说不定还会有其他想要讨好他们俩家的人。

  也不知道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在他的寿宴上如此放肆,连人命都可以枉顾!

  童冠杰轻咳了几声,让大家安静了下来,然后声音沉重的说道:“既然监控录像看不清真凶是谁,就只能麻烦,各位配合一下,说一说事发时,大家都在哪里。”

  有一个性子直爽的女宾客直接提出了疑问,“老爷子想查人可以,但也这么漫无目的的查吧,过来参加您寿宴的有好几十人,一个一个查多浪费时间啊。”

  “再说了,我们和落水的那位小姐素不相识,也无冤无仇的,干嘛把她推进泳池里,肯定是要找跟她有过节的人啊!”

  童冠杰自然知道,不会有人无缘无故的把另一个人推进水里,肯定是有仇恨的。

  可就连他都是第一次见兰馨,实在是不知道,在这里谁能跟她有那么大的仇恨。

  就在这时,童若琳来到夏颜兮身边悄悄的将她手里的一个钻石耳环交到了她的手里,小声说道:“这个是佣人在水池里打捞出来的,就只有一个另一个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你说会不会被伤害馨馨的人捡走了?”

  夏颜兮沉下眼眸,看着那个钻石耳环,又联想到兰馨慌乱的从树林里跑出来的样子。

  另一只很有可能那时候跑丢的。

  而捡到到它的人,认出来是兰馨丢失的,所以才会一直追着她。

  或许是因为兰馨不小心听到了什么,让那个人狗急跳墙不得已杀人灭口。

  想到是这个可能,夏颜兮不自觉的握紧了手里的钻石耳环,望着众人冷冷开口道:“我的朋友被害的时候,掉了一只钻石耳环,是意大利纯手制作的限量版,价值不菲,那个凶手很有可能是图财害命,但监控录像里又看不清凶手,就只能麻烦各位配合一下,让我们检查一下随身物品了。”

  有人不满的反驳道:“什么意思啊,说我们是小偷啊!”

  夏颜兮立刻解释道:“我当然不是那个意思了,我只是想尽快找出伤害我朋友的人,有让大家感到不舒服的地方,我就先跟各位说声对不起了。”

  可还是有人不买账,想再说几句,但刚一张口就感觉到一道阴寒凌厉的目光在看着自己。

  发现那人是陆霆琛,连忙将想说的话直接咽回了肚子里。

  其他人似乎也感受到了陆霆琛的气压,不敢多说一句话。

  当然也有人愿意向陆霆琛是示好,主动提出接受检查的。

  就这样一个接着一个搜查随身物品,差不多一个小时过去了。

  但想要找的那个钻石耳环却始终没有任何发现。

  夏颜兮只是冷眼旁观的看着,没有多说一句话。

  有的时候,越是在意什么,就越是不能表现出来。

  尤其是在大家都知道她和夏欣蕊之间有恩怨的时候。

  不如就这样随便编个理由,让她放松警惕。

  反正从兰馨被救回到房里的时候,所有人都被陆霆琛让人集中看起来了,夏欣蕊想要毁灭证据是不可能的!

  童老爷子一看,谁都没查出那个钻石耳环,心里跟着松一口气,“看来偷拿兰小姐东西的人并不在这里,也许早就做贼心虚的跑了,我看继续把大家困在这里也不是办法,不如...”

  他的话还没说完,夏颜兮就突然站出来打断道:“童老爷子先别着急让大家解散,刚刚只是搜查了宾客没有问题,可您的家人,和佣人还没有搜查,而且如果真的这其中一个,他也很容易转移物品,所以不知道可否再继续在这栋房子里搜查一番呢?”

  童冠杰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叫夏颜兮的女人不把他们童家翻个底朝天不肯罢休!

  他要是不同意,就好像是他理亏心虚一样,只能硬着头皮答应,“当然可以,毕竟是你的朋友出事了,你着急替她找凶手,我也能理解,想找你就找去吧。”

  得到了主人的允许,夏颜兮也没再客气,直接挨个房间搜查起来。

  (https://www.biqumo.com/79_79541/640663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iqum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