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妻在上:陆少强势宠婚夏颜兮陆霆琛 > 第454章 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第454章 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夏颜兮不放心兰馨一个人休息,特意嘱咐童若琳去照顾。

  怎么还能让她这么任性的到这里来!

  “馨馨,我不是说了,你好好休息,其他的事情交给我吗!”

  兰馨在童若琳的搀扶下,慢慢走向夏颜兮,微笑了一下,“放心,我好多了,而且这里这么热闹,我怎么能不过来看看呢。”

  童冠杰以为这件事在抓到那个女佣就可以结束了,没想到兰馨又冒出来了。

  他皱了皱眉,苍老的声音里透露出几分不悦的问道:“兰小姐,我看你脸色不太好,还是回去好好休息吧,反正伤害你的真凶我们已经找到了,很快就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的。”

  兰馨转过头,不卑不亢的看着童冠杰说道“童老爷子,这话您可就说错了,刚刚我已经说过了,推我下水的人不是她,又哪来的真凶。”

  童冠杰一脸的疑惑,“不是她,这怎么可能,我们已经从她身上搜出来你丢失的那个钻石耳环,而且她还有逃跑的嫌疑,不是她还能是谁?”

  兰馨很确定的说道:“我是受害人,我当然能确定不是她,因为当时推我的人,用的是一双做了美甲的手,这是我衣服上被刮下来的美甲片。”

  “你们再看那个女佣的手,指甲剪的很干净,一看就是经常干活的手,更不可能做什么美甲。”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众人真的看向了女佣的手,除了有些粗糙以外,确实没有做过美甲的痕迹。

  一下子就减少了女佣不少嫌疑。

  而女佣听到有人替自己作证,激动的都想给兰馨下跪,“谢谢你兰小姐,真的太谢谢你了。”

  兰馨及时的伸出手,将她要下跪的身体扶了起来,“你不用谢我,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你放心,我和颜颜不会冤枉一个好人,更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不管是谁想要伤害我,我今天一定会把她抓出来的!”

  女佣一听兰馨说出这话,顿时看到了希望,“这位小姐,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做过那种恶毒的事情,我一不认识您,二和您无冤无仇,绝对没有去伤害您的理由。”

  “而且那钻石耳环在这之前我连见都没见过,一个定是有人转移注意力,故意嫁祸在我身上的!”

  女佣说的情真意切,周围人看在眼里,也都觉得她说的有几分道理。

  夏欣蕊害怕这件事就这么被那女佣给说服过去,连忙出声说道:“听上去好像是那么回事,可是这里除了你,其他人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去伤害兰馨姐,那又怎么说呢?”

  “我知道你现在一定是很害怕自己会坐牢,所以才会自己情绪激动的为自己辩解,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劝你还是实话实说的好,像我姐姐和兰馨姐那么善良的人,她们要是知道你有什么苦衷,一定会原谅你的。”

  女佣一个劲的摇头,“不是的,欣蕊小姐,我真的没有做过,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能承认啊!”

  夏欣蕊发现她油盐不进,已经失去了最后的耐心,眉头深皱的说道::我当然是愿意相信你的,事情如果发生在我身上,我肯定会原谅你的,可兰馨姐毕竟是我们邀请的客人,我做不了主。“

  “况且那钻石耳环就是在你身上搜出来的,你说不是你,真的很难让人信服,不然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那个凶手不是你?”

  夏欣蕊这么说,就是告诉这女佣,就算说破天了也拿不出任何证据,还不如老老实实认了栽。

  女佣整个人愣住了,她完全没有想到夏欣蕊会说出这么冷漠的话。

  她死来想去都找不出任何证据证明自己不是凶手,瞬间巨大的绝望和恐慌席卷她的全身,她除了会说一声声的说不知道,再也说不出其他有用的东西。

  夏欣蕊见状,隐晦的笑了笑,然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看上去就好像是一个死不承认的罪犯,面对苦口婆心,好言相劝的人时,无法为自己辩解的样子。

  就在女佣想着自己或许只能认命的时候。

  夏颜兮忽然声音冷然的开口说道:“其实要想证明凶手不是她也不是一件难事。”

  众人都被夏颜兮的话惊到了,难道她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

  她拿起兰馨手里的美甲片说道:“这美甲片一看就不是普通的美甲,上面还有闪亮的水晶,价格至少千元以上,以她的工资和生活条件应该舍不得做这么贵的美甲,凶手必然不是她。”

  “当然,凶手发现自己掉了美甲之后,也一定会迅速将其他的美甲全部卸掉,以免被发现,所以这个证据已经没用了。”

  童越海开始情绪不满的说道:“既然没用了,你还拿出来说干什么,这不是在浪费时间吗!”

  童老爷子也跟着沉声附和道:“是啊,孩子,既然没有用了说了也没意义,我看得出来你可怜她,也怕冤枉她,但是这钻石耳环就是从她身上搜出来的,毋庸置疑。”

  “她现在只不过害怕坐牢故意狡辩而已,等到送到警察局以后,让她吃点苦头,肯定就什么都招出来了。”

  夏颜兮蹙起眉头,没想到这童老爷子会是一个这么武断的人,甚至还想屈打成招。

  夏颜兮眼神复杂的看那了他一眼,继续说道:“别先着急把人送警察局,不是还有一个丢的钻石耳环吗,虽然是在家女佣身上搜出来的,但是发现了一个不一样的地方,就是耳环上面沾染了很浓重的香水味。”

  童越海不以为意的说道:“有香水味不是很正常吗,这耳环是兰馨小姐的,香水味自然也是她身上带来的。”

  夏颜兮很肯定的摇头说道:“不,你错了,兰馨的香水是清淡的桂花香,而这个丢失的耳环是很浓的玫瑰香,不信大家可以闻一闻。”

  张美英在童越海的示意下上前闻了闻,还真是不同香水的味道。

  而且其中那个玫瑰花香她还觉得有点熟悉,好像是在谁身上闻到过...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她也不敢随便说话,只是认同的点了点头,“确实跟夏小姐说的一样。”

  夏颜兮拿着手中的耳环继续说道:“童二夫人证明了我说的话,那看来我没有闻错,那么大家再看看这个衣着简单的女佣,她身上除了一些厨房的油烟味,根本就问不出任何味道,而且这个上面的玫瑰香也不是普通的玫瑰香,是香奈儿刚刚上市的最新款香水onlyone。”

  “这样的一款香水不止味道特别,还是全球限量,价格自然不用说了,她一个女佣连上千元的美甲都舍不得做,又怎么可能舍得花钱用那么昂贵的香水。”

  “所以我怀疑是真正的凶手,拿着这个钻石耳环的时候,沾染上了香水,又因为我要求搜查所有人和房间,害怕被发现,就将她转移到了女佣身上,栽赃嫁祸!”

  等她说完,众人皆是一惊。

  她们怎么都没想到,一个钻石耳环会引出这么复杂的真相。

  而相对于众人的惊讶,夏欣蕊的心里则是开始变得有些慌乱。

  她怎么也没想到,夏颜兮的鼻子这么灵,连什么香水味道都闻的出来。

  已经有人开始按捺不住好奇,急切的问道:“那听你的意思是已经知道真凶是谁了。”

  夏颜兮淡漠的唇角,微微勾起,似笑非笑的看向一旁想要躲起来的夏欣蕊,“可以这么说,因为全场女性当中,我只从夏欣蕊小姐的身上闻到过同款香水的味道,所以,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呢?”

  随着她的声音落下,众人不自觉的都看向了夏欣蕊。

  夏欣蕊正在退后的脚步不得已停了下来,看着大家都用惊诧的目光看着自己,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姐姐,我不太明白你在说什么,难道用了同款香水就一定是凶手了吗?”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没关系,我会让你说实话的。这耳环能有这么浓重的香水味,肯定不是简单的摸过就能有的,我猜应该是香水不小心洒了或者打碎了让耳环掉到了里面,浸泡过,才会有这么强烈的味道。”

  “夏欣蕊小姐,既然说凶手不是你,应该也不怕我们查一查你手包里的香水是不是完好的吧...”

  夏欣蕊做贼心虚,下意识的就把自己的手包握的更紧了,完全一幅不想让别人触碰的样子。

  而兰馨一听凶手是夏欣蕊,直接就从她手里把包给抢了过来,“拿来吧你!”

  夏欣蕊一下子就急了起来,“哎呀,你干什么,你凭什么抢我的东西,那是我的私人物品,你没有权利...”

  话还没说完,兰馨就已经把她的手包全部打开,展露在众人面前。

  果然有一个只剩下半瓶的香奈儿香水瓶,还有手包内衬被打湿的痕迹也很明显。

  夏颜兮一看事情真的如她所想那样,不禁笑了起来,然后从兰馨手上把包闹到童冠杰的面前,目光逼人的问道:“童老爷子,您自己看看,我有没有冤枉你的宝贝为孙女。”

  (https://www.biqumo.com/79_79541/640964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iqum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