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妻在上:陆少强势宠婚夏颜兮陆霆琛 > 第463章 夏颜兮绝对不能留

第463章 夏颜兮绝对不能留

  而此时已经坐车离开的童若琳,拿出手机给童冠杰打去了电话,“爷爷,头发我拿到了,我明天就拿去做DNA。”

  童冠杰声音沉重的说道:“嗯,明天我也会在让人去给夏欣蕊验一遍DNA。”

  童若琳觉得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也没必要在瞒着了,“爷爷,其实夏欣蕊就是假的,只不过是我二叔他们担心您的身体,才故意找了她过来安慰您的。”

  童冠杰冷斥一声,“哼,我就知道,我找了快五十年的人都找不多,你二叔怎么可能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找到了,如果真的是他动了手脚,我也必须要有确凿的证据,才能质问他,所以要再做一遍夏欣蕊的DNA。”

  童若琳点点头,“嗯,我明白了爷爷。”

  童冠杰之所以要重新验夏欣蕊的DNA不止是想质问童越海,更想知道他那夏欣蕊弄到自己身边的目的是什么,还说他背后还隐藏了什么秘密是不想他知道的。

  于是他又给自己一个比较信得过的律师朋友打去了电话。

  “喂,老张,我需要你明天帮我办件事,就是上次夏欣蕊的DNA,你帮我重新做一遍,别问为什么,我会找机会告诉你的。”

  “对了,你一定要从头到尾给我盯住了,也别让我家里的任何人知道,恩就这样,有结果了,再给我打电话。”

  打完电话,他把手机扔到一旁,望着窗外的月亮。

  愈发的思念自己失踪多年的小女儿。

  也不知道她现在过的好不好,是死是活...

  正出神的想着的时候,门口突然响起一个女佣的声音,“欣蕊小姐,您怎么站在门口不进去啊?”

  童冠杰瞬间就皱起了眉头,夏欣蕊站在他门口?

  站多久了,是不是听到了什么?

  她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童冠杰慢慢移动脚步,走到门口将门打开,“蕊蕊,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事吗?”

  夏欣蕊手里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了一个汤碗。

  还好她不是空手来的,否则真的不好解释了。

  夏欣蕊轻轻抬了抬手里的托盘,笑容甜美的说道:“嗯,我路过看外公的房间灯还亮着,就想着爷爷可能是失眠了,就给您熬了一碗汤,有助睡眠的。”

  童冠杰低头看了一眼还冒着热气的汤碗,点点头,“你有心了,不过外公没什么胃口,就不喝了,你自己喝吧。”

  夏欣蕊也没有再劝,“嗯,那我就不打扰外公休息了。”

  可就在她要转身的时候,童冠杰声音低沉的问了一句,“对了蕊蕊,你刚刚有听到我在里面说说什么吗?”

  夏欣蕊当然不会承认自己听到了什么,“没有啊,怎么了?”

  童冠杰神情复杂的看了看她,发现她依旧是一脸茫然和无辜的样子,最后相信了她说的话,“没什么,你回去吧。”

  夏欣蕊乖巧的点了点头,“嗯,外公晚安。”

  但她刚回到房间,就把那碗汤扔到了一遍,然后神色有些紧张和慌乱咬起了自己的指甲。

  在童冠杰门口站着的时候,其实她已经听到了一大半。

  童冠杰竟然在这个时候要求重验DNA。

  肯定是有什么事情引起了他怀疑。

  可是她仔细的想了想,自己最近在童冠杰面前的表现,一直都很好,除了寿宴那一晚的失误。

  而且童冠杰今天早上不是还为了给她出气,把童若琳给赶走的吗,怎么到了晚上就一下子变了?

  夏欣蕊想来想去,最后想到了童若琳不小心把水撒到她头上的事情。

  而那个可以证明她身份的发卡短暂的落到过童若琳的手上。

  难道是她拿着那个发卡做了什么?

  等等,童若琳和夏颜兮是关系不错的朋友,她拿走了那个发卡是不是给夏颜兮看了?

  越想越觉得是这种可能。

  那发卡确实是她从夏颜兮的首饰盒里偷来的,当时就是为了配衣服好看才偷的。

  而且还怕她怀疑,特意找人做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只不过上面的是莫桑钻并不是真的钻石。

  除非找专业人士鉴定,否则普通人根本看不出来。

  连夏颜兮也不例外,所以这么多年,她一直没发现。

  怪不得寿宴那天,她时不时的会看向自己的头,是发现了那个发卡!

  她以为过去那么多年,夏颜兮早就不记得了,没想到她当时就怀疑了。

  所以童若琳才会故意把水弄到她头上,然后拍给夏颜兮去看。

  那个发卡的重要性,她也是被童越海带回童家以后才知道,那不只是值钱的首饰,更是一个信物。

  一个被童家老爷子认可身份的一个信物!

  夏颜兮这个贱人,你可真是阴魂不散啊!

  她他妈的都跑到京城,离她远远的了,她能让她受到如此多的屈辱和痛苦。

  凭什么她一生下来就是幸福荣耀的千金小姐,而她就是人人嫌弃的私生女!

  现在想起来要重新验证了,晚了!

  既然她已经住进了童家,就不能在从这个地方离开。

  夏颜兮也别想把她快要到手的上等人生活,给不要脸的夺走!

  她也不会这么坐以待毙下去的。

  只要不让童冠杰查到夏颜兮头上,那么一切都还是属于她的。

  所以只要让夏颜兮去死,死了不就什么都查不到了吗

  夏欣蕊鲜红的唇瓣勾起一阴狠邪恶笑容,然后掏出手机,找到电话号码打了过去,“不好了,我们的秘密被发现了,夏颜兮绝对不能留,必须想办法把她给彻底解决掉!”

  电话那边沉默了几秒,随后答应道:“知道了,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情,事成之后,你要是干反悔,我让你和夏颜兮一个下场!”

  翌日。

  夏颜兮照旧到剧组拍戏。

  今天是一场女主为了救男主被打落山崖的重头戏,剧组所有人都紧锣密鼓的工作着。

  为了追求更真实的效果,可演员们情绪的调动,导演没有选择在室内又绿布拍摄,而是选择了真正的悬崖。

  当然,剧组的工作人员也都做好了各种安全措施,以免意外发生。

  山上的风景不错,风和日丽,是一个拍戏的好日子。

  夏颜兮在拍摄之前也做足了准备,背词,热身一个不落,就是不想耽误剧组的进度。

  等一切准备的差不多了,武术指导便来到夏颜兮身边给她帮上了威亚。

  “夏老师,你是是,感觉怎么样,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你告诉我,我给你调一下。”

  夏颜兮上下摆动了一下身体,感觉还可以,“不用了,就这样挺好的谢谢。”

  武术指导点点头,“好,那我就跟导演说一声,可以开拍了。”

  不一会儿,导演喊了开机。

  夏颜兮便立刻投入到戏里。

  这场戏主要是讲的,她带着身受重伤的男主逃跑,然后被逼上了悬崖。

  而追杀他们的人也紧追不舍的赶了上来。

  各门各派,差不多上百人。

  “玉莹姑娘,听老夫一句劝,回头是岸,把魔头交给我们。”

  所谓的魔头其实已经金盆洗手了,只是武林正派不肯放过他,想要他手里的武功秘籍,所以一定要之置他于死地。

  玉莹喘着粗气,恶狠狠的瞪着对面的每一个人,冷笑道:“他不是魔头,她是我的丈夫,我是不可能把我的丈夫交给你们的,大不了就是一死,我们认了!”

  玉莹声音决绝的说完以后,便抱着男主一起跳下了悬崖。

  其实她早就看过附近的地形,知道悬崖下面是一条河,她熟识水性,肯定能活下来。

  于此同时夏颜兮和男主身上的威压调动起来。

  可就在快要离地只有十米的时候,夏颜兮明显感觉到自己身后伤有崩裂的声音。

  紧接着一直拴在她身上左边安全绳彻底断了,她身子一歪,倒向了没有安全措施的一边。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吓的不轻,有人惊恐的大喊道:“不好了,夏颜兮的威压出问题了,有危险,快去救她!”

  夏颜兮也变了脸色,想要抓住什么保护自己,却发现周围没有任何可以抓的东西。

  导演也整个人吓的脸色苍白,“还愣着干什么,快把人放下来啊!”

  负责吊威亚的人却急的满头大汗,“不行啊,威压卡住了,放不下去!”

  男主是的威亚没有问题,变想伸手去拉夏颜兮,她可能会安全一些,“夏颜兮,把手给我,我拉着你。”

  夏颜兮也用力的伸手去够他。

  可是她身上的另一个安全绳也开始松动了,弄得她根本保持不了平衡。

  吓的她也不敢乱动。

  导演不得已拿着喇叭在下面大喊,“颜兮,你在坚持一会儿,我已经叫人去救你了!”

  但是话音未落,另一根绳子承受不住力量也断开了。

  夏颜兮一下子被刷到了悬崖边上,一个凸起的位置。

  她死命的抓住那块石头,指甲都快要被抠掉了。

  眼看就要脱力了!

  好在剧组里面武术指导都很专业,有会攀岩的人,利用威压,及时的跑过去,拉住夏颜兮摇摇欲坠的身体,把她安全放到了地上。

  夏颜兮被吓的不清,双腿孩子不停的颤抖。

  林雨像是疯了一样冲过来,查看夏颜兮的情况:“夏小姐,你没事儿吧,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

  夏颜兮看着自己已经没有知觉的双手,点点头,“好,但是别告诉陆霆琛。”

  她不想让陆霆琛为她担心。

  反正她拍戏这这几天都不会回家,他也看不到她受伤。

  林雨无助的摇了摇头,“对不起夏小姐,这恐怕不行,陆总说要来探班,你当时在拍戏是我接的电话,可能这个时候已经到了。”

  下一秒,陆霆琛就阴沉着一张俊脸出现在了众人身后,声音可怖的喊道:"颜颜!”

  (https://www.biqumo.com/79_79541/640964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iqum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