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妻在上:陆少强势宠婚夏颜兮陆霆琛 > 第466章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第466章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童越海原以为把夏欣蕊带近童家能够得到更多的遗产,却不想自己竟然带回一个麻烦。

  什么好处没捞到不说,还竟让他来给她擦屁股。

  就连老爷子都对他生了很多不满,把原本属于他的一些公司业务,慢慢的都转移到了老大那个没用的儿子身上。

  还有他那懦弱的弟弟,竟然也开始插手公司里的事情。

  妈的,一个两个的,都想把他辛辛苦苦创立的公司给抢走!

  他每天忙着把公司业务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就已经够烦的了。

  现在又闹出夏欣蕊这么个破事。

  他真是肠子都悔青了!

  可现在受什么都晚了,要是不答应那个小贱人的要求,真的把录音泄露出去,他以后还怎么在童家立足!

  童越海咬着牙,恶狠狠的说道:“行,你厉害,我都答应你了行了吧!”

  夏欣蕊满意的笑了笑,“这还差不多,我等着你,别让我失望哦...”

  挂断电话后,她心情不错的开始整理子从童家偷拿出来的东西。

  不亏是在京城里面的大家族,一个老头子,居然有这么多值钱的收藏品。

  还好她当时眼尖,看到了密码,要不然都拿不到这么多好东西。

  等到时候,童越海再把钱打给她,她就可以一辈子在国外逍遥快活了!

  夏欣蕊正高兴盘算的时候,忽然门口响起了门铃。

  吓的她立刻把手里的东西藏起来放到柜子里。

  然后一脸紧张的问道:“谁啊?”

  很快一个女人温柔的声音响了起来,“小姐,您好,客房服务的,您叫的餐好了。”

  夏欣蕊这才想起来自己给童越海打电话之前,叫了午餐。

  于是她松了一口气,一点怀疑都没有的打开了房门,“进来...”

  话音未落,一眼她便看到五六个黑衣保镖簇拥着一个摄人心魄的男人。

  她下意识的就像将房门关闭。

  却被一旁的保镖,一脚踹开。

  夏欣蕊跟着猛地摔在了地上,疼的她撕心裂肺。

  可她连喊疼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紧接着跟进来的保镖们架了起来。

  夏欣蕊满脸惊恐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你想干什么?”

  男人的目光霎时如刀锋一般闪着杀意,阴鹜嗜血的笑容却逐渐绽放在嘴角,声音冷若冰霜,“夏欣蕊,你的死期到了。”

  夏欣蕊怎么也没想到,陆霆琛竟然会这么快的找上门。

  她吓的心跳都快停止了,但还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一样,无辜的说道:“陆先生,你说的这是哪的话啊,我...我最近可是特别的安分守己,也没有招惹姐姐,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陆霆琛就知道她会装傻,可要不是已经拿到确凿的证据,又怎么可能亲自过来抓人。

  连一句话都懒得在跟她说,一个眼神,他身后的保镖便心领神会的上前,狠狠的给了夏欣蕊一个嘴巴。

  夏欣蕊的嘴角瞬间就被打出了血,疼的她眼泪也掉了下来。

  紧接着她又被架着她的两名保镖,按在地上跪着。

  陆霆琛微微上前,居高临下望着地上哭的狼狈的女人,阴冷说道:“我不碰女人,不代表我不打女人,你敢动我的女人,简直就是找死!”

  说完之后,那名保镖又是不遗余力的打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

  他从来不屑对于一个女人动手,但是谁敢对他的女人使了坏心眼,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夏欣蕊被打的整个人都耳鸣起来,想要为自己辩解,可她脸颊疼的实在是开不了口。

  陆霆琛看到她身体旁边有一个被打掉的手机,意识到里面一定有他想要的东西,于是吩咐那个大人的保镖,“去把她的手机给我拿来。”

  保镖立刻听命行事,捡起手机,恭敬的双手奉上。

  夏欣蕊因为和童越海刚刚通过微信,画面还停留在上面。

  陆霆琛嫌弃的看了一眼,保镖立刻明白过来,自己伸手点开了上面出现的录音。

  就这样陆霆琛听完了夏欣蕊和童越海的对话。

  他的脸色也一点一点的沉了下去,直至森寒无比。

  夏欣蕊一看陆霆琛的脸色,感觉自己可能真的离死不远了,于是拼命的挣扎说道:“对不起,陆先生,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现在马上就滚出你和姐姐的事先,去国外,这辈子都不回来了,求求你饶了我这一次吧!”

  说完便开始不停的向地上磕头。

  希望能换来他的一丝同情或者怜悯。

  陆霆琛听她说这种没有任何诚意的道歉听的都要吐了。

  更别说磕头了,只会觉得她恶心至极。

  也就是夏颜兮心软,做不到对她下死手,换做是他,坟头草都长一米多高了。

  所以这一次,他不会在问夏颜兮怎么办,他会替她解决好一切。

  陆霆琛淡漠的嘴角挂着恶魔般的凶残,阴冷说道:“把她腿脚打折,送到京城贫民窟,让那里的男人随便玩,但只有24小时时间,时间一到,立即处死。”

  保镖们得到指令,不敢有一丝的怠慢,“是!”

  而夏欣蕊听到陆霆琛的话,满目惊慌和恐惧的嘶吼道:“不!”

  深夜,云城市中心医院。

  夏颜兮已经睡着了,但是睡的不踏实。

  她在做恶梦,梦里总是有人在追她。

  她就不停的跑,不停的跑,直到跑到一处悬崖边上。

  紧接着场景就变成了那天在剧组拍戏吊威亚,不知道什么原因,威压的安全绳断了。

  她整个人被甩了好几下最后直接冲着山坡上一块尖锐的石块上撞了过去啊。

  她想躲,躲不掉,想喊救命,又喊不出声音。

  眼看着自己的眼睛就要和她相撞,她惊恐的闭上眼睛,大喊一声。

  随后整个人从病床上坐了起来,满眼慌乱的看着四周。

  最后发现自己实在医院的病房里,而且外面天很黑,除了自己因为惊吓过度喘气的声音外,一片寂静。

  夏颜兮摸着自己的胸口,快速心跳的声音,慢慢冷静下来。

  她没想到那件事对自己影响这么大,居然会做噩梦。

  吓的她浑身冒着冷汗。

  平静了好一会儿,夏颜兮感觉嗓子有些不舒服,正打算起身倒水,门口却突然传来开门的声音。

  很快一道高大漆黑的身影走了进来。

  夏颜兮微微一愣,“陆霆琛?”

  陆霆琛英俊斐然的容颜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嗯,是我。”

  夏颜兮没想到这么晚了他还在,“你不是说公司有事,要忙到很晚吗,怎么来医院了。”

  陆霆琛跨步上前,一把抱住了夏颜兮,声音沉魅的说道:“想你了。”

  夏颜兮摸着男人的宽厚的后背失笑道:“我有什么好想的,在医院又丢不了。”

  陆霆琛闻着她身上熟悉色味道,有些撒娇道:“就是想你了。”

  夏颜兮会心一笑,“其实我也是。”

  尤其是她刚刚做了噩梦,最需要陪伴的时候。

  可以说陆霆琛来的刚刚好。

  随后陆霆琛看到她手里还拿着一个空的水杯,目光深沉的问道:“你渴了?”

  夏颜兮点头,“嗯,有点,刚想倒点水喝,你就来了。”

  陆霆琛闻言,立刻弯腰把她重新抱回了病床上,有些埋怨的说道:“想喝水,怎么不叫林雨进来帮你,她就在门口。”

  夏颜兮解释道:“很晚了,她陪了我一天,也需要休息,再说了,就是喝口水的事儿,我自己能行,需要帮忙。”

  陆霆琛却很心疼的说道:“那也不行,何斌说了,你手受伤了,不能用力,也不能提重物,会很疼的,你不是最怕疼了吗。”

  夏颜兮觉得陆霆琛有点夸张了,“倒杯水而已,能有多重。”

  陆霆琛抬起她被缠满纱布的双手,沉着嗓子问道:“你看看你的手,还缠着纱布,不小心弄湿了怎么办,嗯?”

  夏颜兮淡淡一笑,“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会注意的,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你啊...”陆霆琛手指轻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头。

  然后起身去给倒了一杯温水,递到她的嘴边,一点一点的喂她喝了半杯。

  夏颜兮喝了水,也不怎么困了,看着自己的双手发了一会儿呆之后问道:“对了,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知道是谁做的吗?”

  陆霆琛脱下身上的外套,和夏颜兮挤在一张病床上,轻轻揽着她的肩膀,淡声说道:“你觉得是谁。”

  夏颜兮几乎脱口而出,“夏欣蕊?”

  因为和她有如此深仇大恨,想要她命的人,除了夏欣蕊,她也想不到别人。

  真的是想不明白,既然改头换面的去到了童家,就应该安分守己的做她梦寐以求的千金大小姐。

  却非要到她面前找不自在。

  何必呢...

  陆霆琛点点头,表扬了她一句,“还不算太笨。”

  夏颜兮感觉自己都受到了侮辱,用头蹭了他一下,“怎么感觉你有点瞧不起我的意思呢?”

  陆霆琛轻声叹道:“不是瞧不起你,是你太不把自己当回事了,早跟你说过,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像夏欣蕊那样恶毒的女人,她有了一次想害你的心,就会有第二次,应该早一些把她解决掉的。”

  夏颜兮觉得陆霆琛说的有道理,之前是自己太自信了,以为能够处理好和夏欣蕊之间的问题,却不想反而让自己陷入了绝境。

  她抿了抿唇问道:“好吧,是我错了,那现在抓到她人了吗?”

  (https://www.biqumo.com/79_79541/640663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iqum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