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郑观音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郑观音

  大雨如注,整座巍峨雄壮的太极宫尽皆笼罩在雨幕之中,屋脊树梢的尘埃被洗刷一空,红墙黛瓦、绿树红花,妖娆之中有透着一股清新气息。

  雨水顺着房檐如注一般滴落在廊前,浓郁的水汽从敞开着的窗子弥漫而入,将这座位于太极宫一角的小巧宫殿浸润得凉爽宜人。

  殿内的布置简洁清爽,一水儿的金丝楠木家具,厚重古朴却又透着低调的奢华,没有琳琅满目的装饰摆设,仅止在大殿一角放置着一盏青铜香炉,轻烟袅袅,淡淡的檀香味氤氲在每一处空间,闻之令人心旷神怡。

  略显空旷的大殿正中摆放着一张雕漆的案几,光可鉴人的地板上铺着厚厚的蒲团,有两人对桌而坐。

  李二陛下穿着一身葛麻布衫,头发扎起束了一块四方巾,没有了平素君临天下手执日月的霸气,取而代之的是温文尔雅的气息,像一个饱读诗书的儒者而非是手掌生杀大权的君王。

  而在他对面跪坐的,却是一个绝美的女子……

  一身青色道袍穿在她的身上,使得刀削一般的双肩分外清晰。

  面上全无粉黛,素面朝天,但绝美的容颜却足以令这太极宫内的三千佳丽尽皆失色,无有与之匹敌者。

  黛眉婉约,明眸善睐,琼鼻秀挺,红唇皓齿。

  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曹子建的一阕《洛神赋》,似乎更是为面前之女子所作。

  清丽秀雅的气韵之中有蕴藏着几分娇媚,洁白的脸蛋儿虽然不若處子那般细腻紧致,但是眼尾处那细细的鱼尾纹却没有丝毫减弱她的美貌,反而平添了一种岁月沉淀的宁和韵味,愈发令人心神迷醉。

  此刻她正抬起素手将桌上的白玉茶壶提起,衣袖微微挽起,露出一截儿欺霜赛雪的小臂,皓腕如玉,粉白致致,惹人遐思。

  即便是李二陛下这等阅尽美女无数的人间帝王,亦难免流出迷醉的神色,痴痴的看着她优雅娴静的动作,也不知实在看那清澄淡绿的茶水,还是盯着那截儿嫩藕一般的玉臂……

  这女人似乎衣衫发梢都带着一种魅惑的风情,一举一动之间便氤氲着无可匹敌的魅力,令每一个在她面前的男人都被这股风姿所摄,恨不得即刻狠狠的扑上去撕碎她的衣袍饱览消瘦的玉体,将之狠狠鞑伐彻底征服……

  一句话不说,神情恬淡,却足以令世间万千男儿心折。

  道一句人间尤物,不过如此……

  将茶杯斟满,素手轻推至李二陛下面前,女子悠然开口:“陛下请享用。”

  声若黄鹂,动人心弦,令人闻之便心生向往。

  这女子浑身每一处似乎都蕴藏着无与伦比的魅力,能够轻易的将世间所有的英雄豪杰甘愿拜倒在其石榴裙下,全心讨好、曲意逢迎,只愿见到她清冷绝美的面容绽露出一丝满足的微笑……

  风华绝代。

  李二陛下似乎将将回神,伸手捏起茶杯啜了一口,赞道:“檀香袅袅,茶香幽幽,每一次到这里来,似乎心情都格外的舒畅宁和。”

  女子浅浅一笑,晶莹的美眸微微眨动,轻声道:“那是因为陛下俗务缠身,每时每刻都要面对着取舍权衡,心中难静,满腔浊气。而妾身这里远离红尘、不沾俗气,陛下可以放下所有的算计绸缪,自然净心澄虑,宁静祥和。”

  李二陛下呵呵一笑,亦不反驳,只是盯着女子秀美的耳垂和天鹅一般优美的脖颈,随口说道:“嫂嫂天姿国色,不知令天下多少男儿趋之若鹜只为一席之欢,朕非是君子,面对嫂嫂自然心浮气躁浮想联翩,又如何说得上净心澄虑。宁静祥和?”

  这简直就是調戲了……

  女子微微错愕,随即无奈的笑笑,面色淡然,自嘲道:“妾身早已是残花败柳之身,陛下有心,妾身哪一次不是自荐枕席?如何又拿这等话语来羞辱于妾身?空有一张绝世容颜,却是怀璧其罪,天下女子犹如恒河沙数,但似妾身这等命运多舛的,却是万中无一……”

  言语寂寥,神情凄楚,一声轻轻的叹息便若世上最猛的春藥,比之床榻之上婉转妩媚的轻吟浅唱更能轻易的击破任何一个男人的矜持和伪装,将世上所有的男人都在瞬间化身野兽。

  李二陛下非是凡人,可曾享用过面前这位风华绝代的佳人,却依旧忍不住小腹火热,差点就想扑上去将这女子摁倒,剑及履及狠狠鞑伐一番……

  深吸口气,李二陛下摇头失笑,非是自己定力不足,实在是此女祸国殃民之天子角色确乃男人的克星。

  试问天下英雄如宇文化及、窦建德、处罗可汗、颉利可汗者,哪一个不是在她面前神魂颠倒?

  绝世红粉,莫过于此。

  李二陛下轻叹一声:“逝者如斯,时光荏苒,那件事已然过去十数年,嫂嫂依旧记在心上怀着仇恨渡日,却又是何必?这十几年来你诵经无数,却总是放不下恩怨仇恨,又如何能够快活?”

  提及往昔不堪入目的伤心事,女子峨眉微蹙,明媚的眼眸直直的瞪视着李二陛下,丝毫不掩饰其中流转的恨意。

  “妾身乃不祥之人,家破人亡、阖族惨死,又岂是诵读几部经书操持几场法事便能将刻骨铭心之仇恨湮灭?未能追随夫婿家人于九泉之下,非是妾身怕死,只为活在这世间,亲眼看着陛下您如何一步一步遭到报应。”

  她抬起素手为李二陛下斟茶,绝美的面容恢复恬淡,清声说道:“当日陛下杀兄弑弟,为了剪除后患连几岁的孩童都不放过……此等丧尽天良的事情既然做了,那就一定会有报应的。妾身一直相信苍天有眼,谁做了坏事,就一定会报应回来,所以妾身一直在等,等着陛下妻离子散、骨血相残的那一天,亲眼见到那一幕,妾身才能安心的去酒泉之下向家人报喜。”

  声调平静,嗓音温婉,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满含着滔天的恨意,这等恶毒的诅咒令人不禁冷入骨髓。

  然而李二陛下并没有什么愤怒之意,反而苦笑连连,喟然不语。

  若是天底下任何人当着他的面敢发出这等恶毒的诅咒,李二陛下势必会将其五马分尸、阖族灭门!

  但唯独面前这个女人无论说什么,他都只能报以苦笑,因为他心存愧疚……

  这个女子,便是隐太子李建成的太子妃,郑观音。

  武德九年在玄武门的那一场政变当中,郑观音夫死子亡,继而被李二陛下收入後宮。之所以能够在仇人的身下忍辱偷生孀居十几年,只因心中一股执念在支撑着她。

  信佛的郑观音始终相信因果循环,昔日李二陛下杀兄弑弟手足相残,异日他的子女也必然会有样学样,重演当年玄武门的那一幕……

  死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但是她觉得与其带着满腔仇恨自裁于此,又怎比得上眼看着仇人重蹈覆辙,妻离子散骨血相残之时更加快慰?

  李二陛下轻叹一声,捏起茶杯饮了一口。

  两个拥有血海深仇的人,便在这宽敞的宫殿之中相对而坐,清茶檀香,静听着殿外大雨如注,气氛居然诡异的静谧宁和……

  在郑观音面前他全无一丝戒备,因为不提宫内严格的管控使得郑观音根本没有任何途径弄来致命的毒药,单单是其内心的执念,便绝不会轻易害了他的性命。

  郑观音想让他死,却是在亲眼见识自己的儿子们手足相残使他痛不欲生之后在悔恨与绝望当中痛苦的死去……

  李二陛下苦笑,难道世上当真有报应这回事?

  他一直不满太子懦弱,之前有心扶持魏王为太子,现在又起了将晋王立为储君的心思。然而事到临头他才恍然发现,自己居然不知不觉之间一手造成了儿子们之间的对立。

  没有人比他更知道皇位对于一个人的致命吸引力,为了这个君临天下的位置,为了这等手执日月的权力,父子可以反目,兄弟可以相残,臣下可以谋逆,夫妻可以恩绝……

  自己的儿子什么脾性,李二陛下自信还是有所信赖的。

  但是儿子们或许只是正常的争储,可那些依附于儿子们身边的文臣武将难道也会任由争储在一个平和的状态下进行?

  不可能的。

  (https://www.biqumo.com/7_7047/586442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iqum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