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 你得找个替死鬼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 你得找个替死鬼

  房俊面如锅底,他已经猜到这人是谁。

  只是未曾想到堂堂兰陵萧氏的子弟,居然也能这般不要脸面,真特么以为你家闺女镶了金边儿,谁都趋之若鹜视若珍宝?

  老子偏不稀罕!

  苏定方低声道:“侯爷,莫不是萧氏子弟?”

  关于萧家欲与房俊联姻之事,江南早已传得沸沸扬扬,据说宋国公萧瑀亲自前往华亭镇拜会房玄龄,所为的便是此事,只是这件事只是人云亦云,到底如何,却是无人知晓。

  眼下看来或许还真是如此……

  房俊点点头,上前两步站定,看着兵卒推推搡搡将几个俘虏押送过来,冷着脸道:“放肆!何方鼠辈,居然敢这般大言不惭?来人,给某丢进海里去!”

  “喏!”

  如狼似虎的兵卒见到房俊发怒,一人一脚便将几个俘虏踹倒,然后两个架着一个,就拖拽着往海边走。

  “住手!房俊,某乃是萧错,你敢对我如此?”

  “吾乃王琦,堂堂琅琊王氏子弟,焉敢如此辱我!”

  “侯爷,在下陈郡谢氏谢文华,昔日曾有一面之缘,还望高抬贵手……”

  几人拼力挣扎,却被兵卒们狠狠摁着,反抗不得。

  房俊本来不为所动,不过转念想了想,抬手道:“停!将这几人押过来!”

  “喏!”

  兵卒们这才将三人扭送到房俊面前,却依旧狠狠的摁在地上。

  房俊居高临下,蹙着眉仔细打量一番,还真见到一个熟人。

  当初在长安青龙寺,房俊曾与陈郡谢氏的子弟发生过一次小冲突,其中那个趾高气扬的谢氏子弟倒是有些印象,当然,在房俊看来,所谓的趾高气扬也仅仅是个被父母族人惯坏了的孩子而已……

  “呵呵,原来真是谢公子,长安一别,却不曾想在此地相逢,谢公子风采依旧啊,哈哈!”

  谢文华哪里听不出房俊的嘲笑?

  可是他现在宛如绝处逢生,哪里敢去计较这些,只是喜极而泣道:“多谢侯爷相救,若非侯爷击溃海盗,在下小命休矣!”

  昨天这一日,对于他来说当真是恍如隔世!

  本以为身陷绝境,却不想水师神兵天降,昨夜在山洞之中亲眼目睹那等九天神火将整座海盗焚烧殆尽,在他们世家组织的私兵死士面前悍勇无敌的海盗们连反抗都没有,便化作飞灰。

  绝处逢生,哪里还敢在房俊面前有一丝半点的傲气?

  别说房俊讥讽几句,就算狠狠的折辱自己也不敢吭上一声,万一惹恼了这位凶神,说不得就真的将自己丢进海里喂鱼……

  一旁的萧错忍耐不住,道:“侯爷,某乃是萧错,萧氏子弟,家父萧瑁……”

  房俊脸上一惊,连忙上前两步,惊讶道:“还真是萧家人?哎呀呀,你瞧瞧,着大水冲龙王面,一家人不认一家人啊!某还以为是哪个王八蛋敢冒充呢,差点让兵卒剁碎了丢海里去喂鱼……”

  萧错脸皮一阵抽搐,却也不敢发作,谁特么知道这个棒槌会不会真给自己剁了?这里前前后后尽是房俊的心腹嫡系,就算当真将他们三人给宰了之后丢进海里毁尸灭迹,似乎也没三面大不了……

  萧错讪笑一声,道:“是某唐突……”

  房俊道:“还不快快给这三位松绑?”

  兵卒赶紧上前松绑。

  萧错搓了搓酸麻的四肢,站起身来,忍不住长吁一口气。

  真特娘的险啊,差点丢了小命……坐船被风浪掀翻之时,他都已经认为自己必死无疑,后来被海盗从海水里捞出去,还曾有一点点奢望,但是紧接着便知道之所以救他们定然是打算跟萧家讨要赎金。赎金多少都没关系,家中也肯定会给,但是萧错知道海盗的行事风格,希望他们能够收到赎金之后放人,那简直跟希望母猪会上树差不多……

  撕票几乎是肯定的。

  然是随之而来的水师却让他重获新生……

  心中虽然诧异水师为何没有北上反而来到此地,偏偏又晚了半天没有赶上海盗袭击商船队,但嘴里如何敢问?

  “此次多谢侯爷搭救,某感激不尽。”萧错一揖及地。

  此时此刻,就算他的闺女当真已经进了房家的门,他也不敢托大了。

  房俊热情的上前搀扶,口中说道:“哎呀呀,何必这般客气?快快请起,快快请起!”

  将萧错拉起来,房俊话锋一转,叹气道:“某虽然赶来及时,救得世叔的性命,只是世叔此番,却是麻烦缠身啊……”

  萧错闻言,嗟然一叹,无奈道:“某又如何不知?这么多的货殖,某当真没法跟那些家族交待。”

  别以为水师击溃了海盗,这些货殖就能重新回到他萧错的手中,别忘了,这可是走私的赃物。

  所有的货殖尽数丢失,就算有命回去,却也无法交待。

  孰料房俊却摇摇头,道:“某说的可不是这个,而是您得想好了,回去之后要如何解释会被海盗这般精确的探知航线,又如此精确的半途劫杀,尤为重要的是,为何在海盗面前如此不堪一击,全军尽墨……”

  萧错愣了愣,陡然间,脸色煞白!

  这一次全军覆没,害得各大家族丢失了价值数百万贯的货物,想要跟房俊讨要回去是根本不可能的,他就没打算开开这个口,走私的货物被水师缴没,谁说话也不行。

  但更重要的却是这些聚集起来的私兵死士……

  江南士族凭什么能够盘踞江南,连当年的隋炀帝都要巴结,希望借助实力稳固皇权,甚至连李二陛下这样的雄主都不得不步步退让忍气吞声?不仅仅是几百年传承的门楣,也不仅仅是数以万倾计的良田,最重要的是手里那些一代一代的传承累积下来的私兵死士!

  这可不是那些奴隶家仆可以比拟的,而是忠诚、善战、勇猛的私人军队!

  这才是江南士族赖以盘踞江南的根基!

  结果,这一仗就葬送了大半……

  那些江南士族岂能善罢甘休?若是一个活得都没有也就罢了,只要他萧错活着回去,那就必须要给各大家族一个交待!

  这个交待如何给?

  萧错想象不出。

  但可以肯定的是,萧家毕将因此而陷入被动,损失极大的利益!

  萧错倒是不在乎损失的利益,那是萧家的,又不是他自己的,纵然心疼一些也无大碍,但是由此必将使得他在萧家的地位一落千丈,甚至会成为萧家的罪人,这是萧错绝对无法接受的。

  房俊看着萧错变幻的神色,再添了一把火:“某倒是想要帮衬世叔一把,只是眼下这等情形,某亦是爱莫能助啊!江南士族必然要找出一个人来对这一次的损失负责,除了世叔之外,没人能担得起。”

  萧错脸色煞白,几乎一瞬间便预见到自己的结局,下半生必然因此被家族投闲置散,甚至遭受族人的白眼、忍受世人的奚落,最终在落魄郁闷之中死去……

  这绝对不行!

  萧错眼珠子泛红,狠狠抓了两把头发。

  这个责任他不能担,也担不起,可是房俊话却也给了他提醒,若他想不去承担,那就必须找一个替死鬼……一个疯狂的想法在他脑中升起。

  包喜其实是最好的替死鬼角色,可以无赖是包喜串通海盗,将商船队的出发时间和航行路线尽皆告之,并且胡乱下达作战指令,导致商船队全军覆没。反正包喜已经在翻船之时被淹死,死无对证,只要房俊能够帮他一把,胡乱抓来两个海盗证明此事,没人会不信。

  不信也得信……

  可是当他的眼神掠过惊慌失措的王琦之时,他改了主意。

  “侯爷,能否借一步说话?”萧错稳住心神,拱手对房俊说道,神态恭谨。

  没办法,且不说这会儿自己小命儿捏在房俊手里,更要指望房俊帮他洗脱责任,哪里还敢在房俊面前硬气?

  房俊欣然道:“请!”

  两人走到一边,窃窃低语。

  王琦被萧错看了一眼,只觉得好似被毒蛇盯上一般,心底不由自主的升起一股凉意。又见到萧错将房俊拉到一旁窃窃私语,不妙的预感升起,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https://www.biqumo.com/7_7047/586442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iqum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