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九百二十六章

第一千九百二十六章

  房俊步入殿内,入鼻便是淡淡的温香,有别于时下最流行的檀香,闻上去温馨淡泊,却似乎更能够予人一种心神酥软的舒适。

  香楠木地板纹理优美,光可鉴人。

  殿内不算阔大,但空间亦不算小,靠窗的位置摆放着一方毛毯,一张案几,一个婉约秀美的人儿,正自跪坐在案几之后。

  一头乌黑的秀发绾成一个少见的百合髻,每一根发丝都梳理得一丝不苟,露出整张清丽无匹的俏脸。插在发间的金海棠珠花步摇下垂着的红色坠子,以及腻白莹润的耳垂上红翡翠滴珠耳环,相映成趣。

  将介于成熟和少女之间的气质完美呈现。

  没有了平素惯常穿着的素雅道袍,绛红色的宫装长裙愈发显得华美优雅,清丽的容颜不着脂粉,却更让人感受那种惊心动魄的丽质天成,仿佛九天玄女下了凡尘,魅惑苍生无数……

  房俊咽了口唾沫。

  纵然前世今生见惯人间绝色,但是如长乐公主这般钟灵毓秀、天生丽质之女子,却绝无仅有,予他视觉之上的超级享受,更令他心头泛起浓烈的惊艳之感。

  最要命的是,此女无论相貌、气质、性格,与他的审美都能够完美契合,每一次见面,都能让他魂不守舍、神为之夺……

  “微臣,见过殿下。”

  缓步上前,房俊收摄心神,鞠躬施礼。

  长乐公主秀丽的容颜古井不波,微微颔首,柔声道:“华亭侯毋须多礼,出征在外,凶险万分,还好华亭侯吉人天相,如今得胜还朝,为帝国建功立业、开疆拓土,实在是不世之功勋,本宫虽为女子,却依旧敬服华亭侯之功绩,还望华亭侯再接再厉,再立新功。”

  一本正经的模样儿,典型的政府辞令,就好似一个上司正襟危坐,褒扬而不失敦促的面对自己的下属。

  殊不知这等故作镇定的神情,在房俊看来却比那些庸脂俗粉花枝招展更加诱人。

  房俊唇角微微一挑……

  上前一步,道:“微臣此来,乃是意欲将临别之时殿下相赠之物事归还……”

  长乐公主心头“砰”的一跳,赶紧说道:“华亭侯身为帝国栋梁,为国征战,本宫理当多加关心,华亭侯不必在意。至于那物事……无关紧要,华亭侯留着也好,丢弃也罢,却是不必在意。”

  拿东西都说了是送给你了,再提起干嘛?

  更何况,房陵公主就在后边偷窥呢,可万万别拿出来!

  你自己想死可以,别害我没脸见人……

  房俊近距离欣赏着长乐公主的眉眼,愈看愈爱,忍不住道:“殿下之关爱,微臣无一时或忘,即便身处域外,亦时刻难耐相思之苦……”

  “华亭侯!”

  长乐公主赶紧出言制止,因为情急,连声音都有些颤抖,更是从所谓有之尖利。心脏都快要吓得跳出来,这人疯了不成,何等话都敢说?现在后边屋内便有一个耳报神,若是被她听去了,岂不是闹得人尽皆知?

  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只是埋怨房俊没眼色,唯恐这些话儿被房陵公主听了去,却并非是房俊这些疯话有悖伦常,不合时宜……

  “华亭侯忠君爱国,实乃满朝文武之楷模,异域番邦,千山万水,这一趟必然殚精竭虑、日夜操劳,还是回去府中好生休息调理,以免伤了身体才是。”

  一边说着,一边将一只晶莹纤长的手掌竖起来放在胸前,在后殿看不到的角度中,轻轻摆了摆,直了直那扇虚掩着的门,然后一双秀眸瞪着房俊,连使眼色,示意房俊还有他人在此,莫要多说,赶紧离开。

  房俊眼珠转了转,瞅了一眼后殿垂着珠帘的门,若有所思。

  然后,上前一步,自顾自的在长乐公主面前跪坐下来。

  长乐公主一双秀眸倏地便瞪圆了……

  你什么意思?

  是不是傻?

  都这般暗示于你了,还不快快离开,反而坐了下来?

  长乐公主又气又急,干脆出言撵人:“本宫刚刚沐浴,已然有些乏了,华亭侯公务繁忙,还是速速出宫去吧。”

  两人之间,只隔着一张案几。

  房俊欣赏着长乐公主飞起红晕的笑脸,鼻端嗅着似有若无的淡淡体香,慢条斯理道:“微臣身在军中,每遇艰险,便拿起殿下相赠之物,睹物思人,一时间心有所触,感慨万千,归心似箭,以便能够在殿下面前一诉衷肠,一表相思之情……”

  长乐公主又是害怕,又是生气,恨不得一口将这个害人精给咬死!

  平素的机灵劲儿都跑哪儿去了?

  都这般暗示你,却依旧反应不过来,真是蠢得可以……

  只能板着脸儿,不悦道:“华亭侯还请自重……”

  话说半句,说不下去了,因为她见到房俊手指蘸着杯中茶水,在光洁的案几上写起字来。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长乐公主仿佛一颗心被人紧紧攥住,有些喘不上气来。

  须臾,一颗心又好似擂鼓一般嚯嚯跳动,令她脸儿发烫,浑身发软……

  一双秀眸痴痴的看着案几上的字迹,说不话儿来。

  那个少女不怀春呢?

  纵然她年岁已长,早已非是当年懵懂青涩的岁月,但无论身心,都与少女无异,与长孙冲的那一段婚姻,更多的像是完成了一个政治任务,亦或是走完了一段人生必经之旅程。

  风景路过,坎坷历经,辛酸尝尽,却未能在她心中驻留半分。

  这一刻,面对这个一直以来对她毫不掩饰染指之野心的男子,面对着这一首缠绵悱恻之情诗,不自禁的便想起曾经的《爱莲说》,以及终南山上拼死相救的情义。

  似乎一刹那间,自己便又回到当年曾憧憬一切的少女时代……

  “你……”

  樱唇刚刚吐出一个字,却见到房俊已然起身,一揖及地,道:“微臣打扰殿下休息,罪该万死,先行告辞了。”

  言罢,在长乐公主愕然的目光中,转身走掉。

  长乐公主一脸懵然……

  这人居然在写完这么一首情诗,在自己春心萌动甚至有一刹那想要不管不顾投入他怀抱之后,就这么走掉了?

  你几个意思?!

  泥人尚有三分土性呢,长乐公主纵然大多时候表现得温婉理智,却不代表她能够被人如此戏弄之后依旧端庄典雅,这位大唐帝国最受宠爱的公主殿下伸手抓起案几上的一个茶杯,朝着房俊投掷过去,怒斥道:“王八蛋!”

  “啪!”

  茶杯在房俊身后地板上摔得粉碎,撩妹成功的房俊回头露出一口白牙,笑容灿烂,其中之得意神色彰显无遗。

  然后,脚步不停的走掉。

  ……

  长乐公主高耸的胸脯剧烈起伏,恨不得掏出一把刀子宰了这个混蛋!

  这算什么?

  调戏?

  戏耍?

  简直岂有此理!

  亏得自己刚才还有那么一瞬间的感动……

  身后脚步声响。

  房陵公主实在忍不住好奇,从后殿推门走出来,问道:“你们两个怎么回事?这混小子说了什么,居然惹得你发这么大的脾气?”

  不怪房陵公主好奇,她太了解这个侄女的性情了。

  身为李二陛下与文德皇后的嫡长女,从小经受了最正统的教育,“行莫回头,语莫掀唇”乃是最为寻常,人前控制不住怒火拿着个茶杯扔人这种事情,简直不可想象。

  可见房俊将这位殿下招惹到了何等程度……

  长乐公主脸一红,辩解道:“没什么……”

  “咦?这写的什么?”房陵公主到了近前,一眼便见到案几上以茶水写就的字迹,不过不太好辨认,她便走上前去,俯下身子,仔细辨认。

  “……啊!”

  长乐公主先是一愣,随即如梦初醒,面色大变,急忙伸出两手在案几上一划拉……字迹被她成功的划拉成一片水渍,无法辨别。

  房陵公主眯起眼睛,目光灼灼的盯着长乐公主……

  (https://www.biqumo.com/7_7047/586442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iqum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