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十六章 大度设意气风发

第十六章 大度设意气风发

  阿史那思摩与房俊并无太多交情,但是并不妨碍他对房俊的了解。

  毕竟,这位有着“棒槌”之名的长安官场后起之秀,实在是有着太多的传说……

  胆量?

  房俊肯定是有的。

  且不说其它,敢于同长孙无忌面对面的硬刚,放眼朝堂能有几人?

  他阿史那思摩远远的看到长孙阴人那张面白无须永远挂着笑容的脸,就要退避三舍,每一次躲避不及与长孙无忌说话,都令他心惊胆跳,你永远不知道这个阴人心里打着什么坏主意……

  掌控局势的眼光?

  似乎也不差。

  只看他在南洋的布局,在倭国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以及将新罗搅合一个底朝天,便知道在心机谋划方面,绝对有一套。

  这样的人,会被一个小小的马邑城守将拿捏住,束手无策?

  阿史那思摩陡然生出无穷信心!

  当然,就算他信心全无,现在亦是无路可退,纯属庸人自扰……

  *****

  天色将明,风雪稍歇。

  薛延陀营地之上人声鼎沸、战马嘶鸣,各个部族的骑兵在各自首领的号召之下向着薛延陀主力集结,马蹄踏碎冰雪,人马口鼻喷出的热气化作白气,在空气之中蒸腾。

  大度设穿着一身皮甲,背后披着白色的披风,坐在战马之上,傲视着不断集结的大队骑兵,志得意满,壮志凌云!

  每一个男人的骨子里都有着强烈的权力欲望,那种马首所向千军万马趋之若鹜奋勇争先的快感,比之倾城之美女更加令人沉恋迷醉!

  这才是男儿志气!

  “二王子,部队已然集结完毕!”

  吐迷度亦是一身革甲,策马来到大度设面前禀告。

  大度设在马背上勒着缰绳,颔首道:“出发吧,尔为先锋,由恶阳岭斜插定襄城之背后,切断定襄城与马邑城之间的联系,不管马邑城内的唐军如何应对,一定要保证一鼓作气攻陷定襄城,为汗国从東突厥手中夺取这一块平坦肥沃的土地!”

  “诺!”

  吐迷度大声应诺,调转马头来到回纥骑兵阵列的前头,一甩身后的披风,大声道:“回纥的健儿,随吾上阵!”

  “呼哈!”

  “嗷嗷!”

  凶悍的回纥骑兵给予首领振奋的嘶喊呼啸,数千骑兵紧随在吐迷度身后,脱离大队,渐渐加速,很快便犹如旋风一般风驰进依旧飘扬的风雪之中,马蹄声轰鸣作响,转瞬便只剩下一团灰蒙蒙的影子。

  作为大碛之北最为强悍的部族,回纥的剽悍早已震慑人心,除去薛延陀之外,铁勒诸部哪一个不对其视若猛虎、避之不及?

  此刻数千骑兵所展示出来的气势,连同这从天而降的风雪一起死死的压在所有人的心头。

  包括大度设!

  对于回纥,薛延陀的策略是恩威并施、奖惩并用,一方面要依靠回纥的剽悍帮助薛延陀镇压四方、冲锋陷阵,一方面亦要防备回纥偷偷做大,走一条当初薛延陀韬光养晦休养生息的老路。

  薛延陀能够装孙子装了百余年,终于抓到突厥败亡之机会崛起,一举成为漠北之霸主,焉知几十年之后,回纥不能从薛延陀的尸骨之上取而代之?

  汉人有句话说得好,“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既然回纥愿意当薛延陀的狗,那就让他一直当下去,脖套永远拴在回纥的脖子上,绳子则紧紧的攥在薛延陀的手里……

  “诸位!”

  大度设收摄心神,抽出腰刀,弯曲的弯刀斜斜的指着灰蒙蒙的苍穹,大吼道:“汉人凶残,将吾薛延陀死死的驱赶在漠北大碛之中,以后严寒,草木凋零,连一块肥美的牧场都找不到!而这里——”

  他用刀尖指着定襄城外的土地:“漠南最广袤、最肥美的地方,却被汉人赐予他们昔日的仇敌突厥人!薛延陀帮着汉人覆灭了突厥汗国,却没有得到应得的奖赏,反而要被他们重新扶持起来的突厥人压制在阴山的北面!薛延陀的勇士们,你们告诉我,你们甘心吗?”

  “不甘心!”

  “不甘心!”

  薛延陀的骑兵振臂狂呼,就连其余铁勒诸部的骑兵,亦是高声附和!

  “很好!不愧是火神照耀下的薛延陀子孙!现在,我大度设,就带领着你们去从突厥人的手里,将这一块富饶的土地抢过来!让我们的子孙都能够生活在漠南温暖湿润的地方,春天可以嗅到花香,夏天可以淋着雨水,秋天有鲜美的果实,冬天不再那样严寒酷冷!”

  “勇士们,跟随我,去将突厥人杀个干净,抢夺草场牛羊,建功立业!”

  他就这么擎着弯刀,一手勒缰,双腿一夹马腹,战马长嘶一声,向着远方奔腾而去。

  大度设鼓舞人心的本事不小,几句话便将薛延陀人骨子里的悍勇调动起来,听到可以永远的占领漠南的草场,顿时一个个打了鸡血一般热血澎湃,连带着铁勒诸部的战士,尽皆热血沸腾,呼喝着策马扬鞭,紧紧追随在大度设身后。

  一时间万马奔腾,天生变色!

  ……

  咄摩支站在营地之中,微微摇头,一脸担忧。

  他所属部众尽皆围在左右,按照大度设的计划,将会在截断定襄城之退路之后,与大度设南北夹击,确保最短时间内攻陷定襄城。

  自然也有在营地之内保留兵力,以此迷惑定襄城内突厥人的用意……

  “渠帅,刚刚斥候回报,定襄城内有大批突厥斥候派出,该城方圆几十里地之内无所疏漏,定然是城内有何重大行动!”

  一名亲信属下匆匆忙忙赶来回报。

  咄摩支望了一眼渐渐远去不见踪影的大部队,深色冷淡,下令道:“封锁消息,若敢在军中传扬,定斩不饶!”

  “诺!”

  那亲信吓了一跳,虽然不明所以,却也不敢多问。

  咄摩支又道:“通知下去,所有人衣不卸甲、马不离鞍,睡觉也得搂着兵刃!时刻探查定襄城的态势,若二王子所部成功迂回斜插至定襄城后方,发起进攻,便全军压上,全力攻城!若是……战局稍有不测,便都做好准备,随吾撤回白道川,扼守山口,阻挡唐军翻越白道川!”

  亲信愕然……

  这什么情况?

  大部队刚刚出征,这边自家渠帅却做好了撤退之准备?

  难不成……二王子那边要败?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咄摩支厉声喝道:“若有消息走漏,吾第一个斩了你的脑袋,将你一家屠尽!”

  亲信打了个冷颤,吓得脸色煞白,赶紧快步跑开,前去下达军令。

  咄摩支再一次抬头,望着定襄城的方向,面色阴郁,不见喜怒。

  大汗的命令,乃是大军压迫突厥人的边境,使得突厥人求援于长安,以此达成与大唐和亲之机会。大唐皇帝得国不正,心心念念皆是征伐高句丽,将其纳入大唐之版图,达成历代君王皆为能达成之壮举,功勋盖世,掩盖自己名誉上的瑕疵。

  这等情形之下,大唐是不可能与薛延陀开战的,除去和亲之外,大唐想不到平息薛延陀大军的方法。

  但是大度设野心勃勃,吐迷度那个混账更是居心叵测,两个人联合起来居然想要直接贡献定襄,甚至意欲阻挠马邑城的唐军救援定襄……

  那可是大唐!

  天威赫赫、战无不胜的大唐!

  自从東突厥汗国被大唐覆灭,茫茫草原、滚滚大漠,还有哪一个部族敢于捋大唐之虎须?

  至于大度设,劝是劝不住的。

  作为堂兄,咄摩支与大度设的感情不错,也更清楚这个平素在郁督军山牙帐循规蹈矩的小子有着怎样的野望,现在率军出征,面对攻陷定襄、掠夺漠南的功勋,返还牙帐之大汗的夸赞、族人的敬仰、威望的提升,谁能劝得住?

  但是咄摩支清楚,一旦唐军参战,大度设必败无疑。

  若是那种情况出现,他必须先一步返回白道川,紧紧扼守山口,才能给溃败之后的大度设守住一个安然返回漠北的机会,否则一旦唐军衔尾追杀,大度设的那数万铁骑,恐怕就将尽数死于这早已陌生的漠南土地上……

  (https://www.biqumo.com/7_7047/586442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iqum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