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六十七章 萧嗣业的抉择

第六十七章 萧嗣业的抉择

  看了一眼城门口出跪伏于地痛苦哀求的薛延陀兵卒,房俊叹息着摇摇头“慈不掌兵,义不掌财,情不立事,善不为官……某还真不是一个当将军的料。由此向北,所有军务,便由薛将军定夺吧。”

  薛仁贵忙道:“薛礼将遵命!”

  房俊勒转马头,去往后军善后。

  眼不见为净……

  薛仁贵与房俊不同,他没经历过和谐社会的教育,边疆民族是侵犯国境、烧杀掳掠、不死不休的敌人,不是兄弟。

  胡族的人头,便是每一个汉家儿郎最好的战功!

  任意一个兵卒出征归来,若是能够在军中司马的功劳簿上记载着枭首几级,便会立即成为乡间的英雄。

  乡绅们会将酒肉布帛送到你的家中,财主们会拜托媒婆上门给自家闺女说亲,即便是县中官员、胥吏,亦会恭恭敬敬以礼相待……

  杀胡,是每一个汉家儿郎与生俱来的使命。

  不杀尽胡虏,汉家地界如何太平安乐?

  见到房俊面有不忍,薛仁贵摇摇头,二郎看似暴戾,实则宅心仁厚啊……既然二郎狠不下心,那这恶人便由吾来做,纵然杀戮过甚有干天和,可若是放了这些薛延陀兵卒,日后毕竟再次被征召南侵,皆是遭受屠戮的汉家子民,岂非是间接被他所杀?

  薛仁贵一脸坚毅,策马来到俘虏们面前,大声道:“尔等既然投降,那就放下兵器,听从唐军处置!来人,每一次点齐五百人,押送至城南安置,待到攻略郁督军山之后,一同带回大唐处置!记住,不可一次带太多人,以免俘虏啸众生声!”

  “喏!”

  当即便有兵卒如狼似虎的冲上去,自俘虏群中点齐五百人,押赴往城南而去。

  俘虏们不知自己命运如何,只当如这位唐军将军所言,日后会将他们带回大唐,倒也并不害怕。

  谁不知漠南温暖,水草丰美?

  即便是成为奴隶也没啥不好,在薛延陀,他们名义上是部众,实则与奴隶并无分别……

  *****

  如此之多的俘虏,自然不能一次性的全部处决,绝望中的俘虏见到求生无路,会爆发出极为强悍的战斗力,数万薛延陀战士濒临死亡所做出的最后挣扎,足以将数量还略有不如的唐军淹没。

  分批秘密处决,那就完全没问题……

  房俊一直怀疑秦将白起一次坑杀赵军四十万,到底是怎么坑杀的?

  哪怕是四十万只羊,杀掉之后埋起来也颇为麻烦,更何况是赵国自北疆调去长平战场的常年与漠北匈奴作战的精锐?

  ……

  整个赵信城忙成一团。

  薛仁贵率军处置薛延陀俘虏,一批一批俘虏被带到城南的山谷之中,先是命其在火药炸开的冻土之下挖坑,然后将其屠杀,尸体丢进坑中埋好。如此循环,整整一夜之后,方才将这些俘虏处置干净……

  高侃充当了军中司马的职务,一面收拢缴获的粮秣辎重,一面清点右屯卫的弹药储存。

  习君买则摔着一队亲兵不离房俊之左右,毕竟这赵信城刚刚攻占,谁也不知道城内是否还藏有薛延陀兵卒,万一趁乱暴起,使得房俊有个好歹,谁也没法交待。

  跟皇帝没法交待,跟自己也没法交待。

  这等混乱的情形之下,萧嗣业发现除去几个兵卒之外,居然一时之间没人顾得上自己了……

  入夜。

  一间房舍之中,萧嗣业看了看身边呼呼大睡的几个看押自己的房俊亲兵,小心翼翼的挪到窗前,伸手捅破窗户纸,一只眼睛凑上去向外观看。

  院子里黑洞洞的,唯有南边几间正屋亮着烛火,那是房俊在连夜办公,门口处一左一右站着两个全副武装的亲兵,距离他这边大概有个十几丈的距离。

  怎么办?

  萧嗣业有些纠结。

  是要留下来吗?

  等着房俊重现当年霍去病、窦宪那等封狼居胥、勒石燕然的千古功勋之后,兑现承诺为自己在皇帝面前说情,使得自己免除一死?

  他左思右想,都不相信房俊是这等以德报怨、心胸开阔之人。

  逃去薛延陀?

  那更不行。

  右屯卫那等火器之威力他是亲眼所见,武川镇、赵信城,这是薛延陀重兵屯守的要塞关隘,结果在右屯卫的强攻之下,连一个时辰都坚持不住,右屯卫区区两万余兵马狂飙突进如入无人之境,下一步便鞭指薛延陀牙帐,夷男可汗能够挡得住右屯卫开山裂石狂风骤雨的进攻么?

  萧嗣业认为很难。

  房俊既然敢孤军深入漠北,且还是在“假传圣旨”这个前提之下,自然是有着失足的信心可以直捣薛延陀牙帐,以雷霆万钧之势将薛延陀击溃,甚至纵横漠北,马踏龙城!

  火器肆虐,纵然夷男可汗三头六臂,亦是必败无疑!

  如若自己跑去投奔夷男可汗,等到房俊大军犁庭扫穴摧毁薛延陀牙帐,自己不还得是阶下之囚?

  到那个时候,完全没有利用价值的自己,绝对不可能逃脱房俊的辣手……

  回长安?

  若说先前雁门关守将给自己安乐一个“细作”的罪名,苦苦哀求萧瑀或许还有可能得到皇帝宽宥的话,房俊诬陷给自己这个“假传圣旨”的罪名,却足以让自己死一百次一千次……

  萧嗣业悲催的发现,天下之大,居然无自己可以立锥之地!

  千错万错,当初不该鬼迷了心窍意欲穿越白道投奔薛延陀,结果被房俊给捉住,上了他的贼船……

  走,无路可走。

  留下来,坐以待毙。

  怎么办?

  萧嗣业犹如热锅上的蚂蚁,焦虑不安,彷徨无计。

  心中难免暗暗后悔,当初怎地就失了智,偏偏要跟房俊作对,解下了嫌隙?否则凭借姻亲的关系,纵然那雁门关的守将陷害自己,房俊一句话也足以摆平,谁敢追究?

  结果房俊这混账非但不帮着自己,反而落井下石,让自己“假传圣旨”……

  “来人!”

  屋外传来一声呼喝,吓得萧嗣业心里一颤,正欲回到床榻上装睡,眼前陡然一亮,却是一盏油灯燃起,一个兵卒已然自床榻上翻身而起,瞪着尚且站在窗前的萧嗣业问道:“你干嘛呢?”

  萧嗣业吓得心脏都缩成一团,连忙说道:“内急,想要小解。”

  那兵卒疑惑道:“那为何不喊某一声?你可知自己出去,被别人当成逃跑,说不得一刀就剁了你。”

  萧嗣业脸色发白:“那个啥……这不是天冷嘛,想了想,还是憋着等天亮吧。”

  兵卒冷笑一声:“还真是世家公子哥儿,撒泡尿还怕冷……”

  不过到底还是信了萧嗣业的话,不再多问。

  外头又传来一声呼喊,那兵卒急忙爬起来,打开门大声应道:“来啦来啦!”

  快步跑了出去。

  萧嗣业一颗心放回肚子里,便听到外面人骂道:“睡死了不成?老子喊了两遍才出来,误了大帅的事,老子剁了你的脑袋!”

  那兵卒连忙赔罪:“非是某耽搁,是那萧嗣业醒来要小解。”

  另一人骂骂咧咧,终究没有追究……

  良久,那兵卒推门回来,见到萧嗣业已经躺在床铺上,这才回身掩好门,向着床铺走来。另外几人也被惊醒,问道:“大帅有何吩咐?”

  那兵卒一边将一个信封揣进怀里,一边脱鞋上了床铺,回道:“军中火器告罄,弹药不足,明日清早去给薛大帅送信,让他赶紧押送弹药加快行程……你说这薛大帅也是,这么大的功劳放在眼前,他怎地就不着急呢?前两天有斥候来报,说他正摔着右武卫晃晃悠悠的刚刚过了诺真水,距离这里起码得有十天的路程,这不是耽误事儿嘛……”

  “娘咧!你活腻歪啦?那位可不是好惹的主儿,背后说他闲话,传出去可了不得。”

  “嘿!这里不就咱们自家几个兄弟么?你往外传啊?”

  “那可说不准,看你上不上路咯。”

  “王八蛋胡老二,老子给薛大帅弄死对你有好处啊?”

  “那是,你若是死了,你家那细皮嫩肉的小娘子,就让兄弟们帮着照顾,啊哈哈,放心,你那娃子哥哥也当自家儿子养!”

  “额去你地娘咧……”

  几个人说说笑笑,然后熄了灯,屋子里安静下去。

  窗外北风呼啸,寒风顺着并不严实的门窗缝隙钻进来,屋子里滴水成冰。

  萧嗣业却感受不到多少寒冷,身体反而犹如火焰燃烧!

  他躺在床榻上一动不动,两只眼睛瞪得滚圆,胸膛剧烈起伏,心中有若潮水一般翻滚激荡!

  右屯卫没有弹药了?

  (https://www.biqumo.com/7_7047/586442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iqum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