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十章 祥瑞?你们想多了……

第十章 祥瑞?你们想多了……

  整座皇宫跪伏遍地,三呼万岁。

  李二陛下睥睨四方,志得意满。

  就连上苍亦认可了朕的统治,否则何以降下这等祥瑞?

  神龙现世!

  这可是自古以来,就连秦皇汉武亦不曾有过的祥瑞,上古圣王也只是存在于传说之中,古今中外,六合八荒,唯有朕才能得天之幸!

  远远的,李二陛下便看到“百骑司”大统领李君羡飞快的自宫门外跑进来,“百骑司”掌管京师治安,眼线遍布关中,这个时候的关中百姓会否顶礼膜拜、欢呼圣王在朝,这是李二陛下亟待知晓的。

  那会很爽……

  而在身后,禁卫也已经将望远镜取了过来。

  结果望远镜,李二陛下轻轻扭动调了调焦距,然后那距离并不算太远的“龙”便出现在眼中,比之先前清楚了很多,那张牙舞爪霸气十足的龙头很具有震撼力,长长的身子在半空中时不时的扭动飞舞,有一种令人窒息的魔力。

  这就是“龙”啊,跟想象的几乎一个样子……

  李二陛下浑身有着战栗,兴奋的心情几乎无法遏制。

  只是看着看着,就感觉有一些不对劲。

  这“龙”虽然在空中摇头摆尾,但似乎距离总是那么远,不远不近,不高不低,而且怒目圆睁张牙舞爪的模样看似霸气无伦,却一直保持这这么一个表情,未免有些失于灵动、太多呆板……

  你总是这么一副“吓唬人”的表情,不累么?

  最重要的还是距离感,这飞了半天没远也没近,总在那里原地踏步是想干啥?

  李君羡已经快步走上两仪殿的汉白玉石阶,来到李二陛下门前,单膝跪地,口中道:“末将觐见陛下!”

  李二陛下蹙着眉头,依旧从望远镜里盯着天上那条古古怪怪的“龙”,随口问道:“京中情形如何,可否因为这条‘神龙’而人心惶惶?另外,可曾派人就近观察这条‘神龙’?”

  估摸着一下距离,这条“龙”大概也就是在乐游原附近的上方,本就在长安城的范围之内,虽然那边荒凉偏僻了一些,但是住户、游人也有不少,发现了这条“龙”,自然会有人前往围观。

  李君羡顿了一顿,道:“末将发现异常,第一时间便派人前去侦查。”

  “嗯。”

  李二陛下满意的颔首,眼睛依旧未离开那条“龙”,等着李君羡后续的汇报。

  然而等了一会儿,却发现李君羡再没说话……

  将望远镜从眼睛上拿开,李二陛下低头去看李君羡,发现李君羡也正看着自己,低声说道:“陛下,还请屏退左右,末将有要事相告。”

  李二陛下有些不解。

  这条“龙”可是祥瑞啊,乃是上苍认可朕统治大唐天下的明证,这是彻彻底底的好事,正是提升朕之帝王威仪最好的机会,让天下百姓奉若神明,彻底洗清朕身上的所有负面污点,可你这吞吞吐吐的是什么情况?

  不过他了解李君羡的为人,深知此人冷静谨慎,既然做出这等要求,必然有不可示于人前的机密之事。

  当即挥了挥手:“所有人,退出三丈之外。”

  “喏!”

  身边聚拢的大臣们赶紧起身,诧异的看了一眼李君羡,赶紧齐齐向后退走,留出密奏的空间。

  李二陛下问道:“说吧,到底发生何事?”

  说着,又将望远镜放在眼睛上,盯着天空中的那一条“龙”仔仔细细的看。

  多威风,多霸气,这就是旷古烁金、从所未有的祥瑞,真是看也看不够啊……

  李君羡嘴巴蠕动一下,虽然心中早已想好了措辞,但是此刻见到李二陛下对那条“龙”如此重视如此痴迷,那股子狂喜雀跃明显被狠狠的压制着,否则此刻想必已经振臂欢呼。

  只是不知,陛下知道真相之后,会是何等反应……

  李君羡心里颤了一颤,满嘴苦涩,该不会自己成为陛下泄愤的目标吧?

  房二郎你个王八蛋,一天天的就不能消停点……

  “到底何事?”

  李二陛下明显觉察到李君羡的犹豫,放下望远镜,沉着脸询问。

  他已经感觉到有一点点的不妙……

  “陛下,末将派人前往乐游原就近观察那条……那条……龙……”李君羡使劲儿咽了口唾沫,偷偷抬眼瞄了瞄李二陛下的脸色,心一横,牙一咬,破罐子破摔,沉声道:“那并非真龙,只是房驸马带着一群孩童在乐游原玩耍,扎了一个叫做‘龙头大蜈蚣’的风筝,那真是栩栩如生、惟妙惟肖,足以以假乱真、鱼目混珠……那个啥,陛下?”

  李君羡咬着牙将真相说出来,半晌没听到李二陛下的回应,觉得有些不对劲,偷偷抬头一看,只见陛下两手握着望远镜,整个人都呆愣在那里,脸上满是惊诧和不可置信,眼珠子瞪得溜圆,张着嘴,却说不出话来……

  李君羡心里又将房俊骂了一遍,奓着胆子道:“陛下,此事……要如何处置?”

  ……

  如何处置?

  李二陛下现在的心情,就好像被狗给曰了一样一样滴……

  龙呢?

  祥瑞呢?

  老子的得天之幸,千古一帝呢?

  你居然告诉老子,这就只是那个混账棒槌扎得一个大风筝……

  只是短短的几句话之间,李二陛下便经历了从云端到山谷的坠落经历,那感觉……贼特娘咧酸爽!

  这一刻,李二陛下心中不是没转过将错就错的念头。

  既然这么多人以为这就是一条“龙”,是上苍降下的祥瑞,使得他的声望达到了一个空前未有的巅峰,何不就此大肆宣扬自己天命所归,然后偷偷遏制消息的扩散,享受这番从天而降名誉暴利?

  幸好,他的脑子尚未糊涂。

  将错就错很容易,从此得到的声望暴利也确实诱人,但是想要遏制真相的扩散,却实在是太难。

  制作风筝、扎制龙头的匠人,房俊随行的亲兵部曲,甚至还有房家学堂的学生……这么多人,难保每一个人都守口如瓶。一旦自己下达封口令之后流传出去,那后果比单单“祥瑞变风筝”更恶劣。

  统统杀掉么?

  李二陛下从来都不是心慈手软瞻前顾后的人,只不过他明白,犯下一个错误,就需要无数的错误去弥补,结果子子错、步步错,最终满盘皆输,他所经营的“圣君”形象定然崩塌溃散、功亏一篑。

  深深吸了口气,李二陛下试图保持优雅开朗的形象,不就是一个小小的误会么?咱承受得起。

  再说房俊也是无意为之,若是迁怒于他,难免显得心胸狭隘、没有帝王之宽宏气量……

  “砰!”

  狠狠将望远镜掷在地上,脆弱的镜子顿时崩裂粉碎,残渣四溅。

  屁的心胸狭隘!

  屁的帝王之量!

  老子丢人丢大发了,难不成为了面子,还得去宽慰那棒槌两句?

  “将那厮押解神龙殿!”

  丢下这么一句,李二陛下面色阴沉似水,转身拂袖而去,将一众大臣、使节、内侍尽皆丢在两仪殿前的台阶上,任凭这些人战战兢兢魂不附体,却又一脸茫然不知所为何事……

  这到底什么情况?

  黠戛斯的酋长失钵屈阿栈面色惶惶,惊忧之下告退而去,岑文本、褚遂良等人却不能走,如今满长安城都被“祥瑞”弄得沸沸扬扬,朝廷必须颁下圣旨、公告天下,方能安抚人心。

  可是陛下一走了之,这如何是好?

  岑文本官职、年纪、地位都摆在那里,此刻也不避讳什么,上前拉住李君羡,问道:“陛下因何恼怒?”

  李君羡吱吱唔唔,不敢说。

  这是个天大的误会,虽然不是陛下的错,更不是房俊的错,但是阴差阳错的却使得陛下颜面受损,他哪里敢自作主张将事情道出?后续究竟如何处置,必须得到陛下的授意,他可不敢大咧咧的到处宣扬。

  (https://www.biqumo.com/7_7047/586442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iqum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