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二十六章 达成默契

第三百二十六章 达成默契

  独孤览白胡子乱颤,怒视房俊道:“小儿狂妄!独孤氏乃是关陇一枝,何曾有过另立门庭之异心?而这等挑拨离间之法,还是尽快收起,若是被旁人听去,免不得笑掉大牙!”

  嘴上骂得狠,心里却颤巍巍惊得不行。

  这小子当真心思灵透,自己只是稍稍露出那么一丝半点倾向,就被他死死的抓住了……

  房俊一脸微笑,不接独孤览的话,反问道:“那么依照老郡公的意思,此事当如何办理?”

  独孤览道:“此事本就是你兵部无理,速速退去,老夫当作什么都未发生。至于崔侍郎,虽然受了点委屈,却也只是在上车之后才遭捆绑,外人并未瞧见,何曾丢了兵部颜面?就此作罢,毋须惩罚。”

  他不愿此事闹大,一旦超脱他的掌控,势必会让关陇贵族介入,这与他努力划清与关陇贵族界限的初衷不符。

  作为关陇贵族的一份子,既得利益者,想要划清界限绝非易事,绝对不能表露出太过急迫的心思,否则关陇贵族的反噬足以成为独孤氏的灭顶之灾。

  而房俊敢于大张旗鼓的跟卫尉寺对着抢人,独孤览才不信当真只是棒槌脾气发作,这背后若没有李二陛下的默许甚至是首肯,打死他都不信。

  这些年独孤氏一直在努力摆脱关陇集团,若是与关陇贵族一道亮明车马对抗兵部,以前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

  房俊不明白独孤览如此做的原因,但是看其亟待与关陇贵族划清界限的心情,似乎不似作伪,也没必要作伪。

  想了想,便说道:“过两天书院便即开学,讲武堂尚有几个缺额,不知老郡公可否有意?”

  独孤览双眼一亮。

  如今“贞观书院”尚未开学,却俨然已是大唐第一学府,不知多少人想要将自家子弟送入书院就读,对于书院的名额趋之若鹜,岂能有缺额?

  听这意思,明显是可以走“后门”啊……

  与关陇贵族划清界限,甚至是脱离这个曾经无与伦比的庞然大物,就意味着来自于这个团体的各项利益再也无法享受,其中便包括仕途资源。没有了来自于集团的资源,自家子弟意欲升官晋爵,那就只能自己培养能力,自己运作官职。

  而若能进入书院就读,就等于夯实了人脉,一跃成为天子门生。

  独孤览岂能不欣喜若狂?

  要知道在直至眼下,书院数百学子,留给关陇贵族的名额连十个都没有……

  尤其是讲武堂的学生名额,那更是真金白银都换不来的硬头货!

  独孤览很是兴奋,拱手道:“那可就多谢了二郎了,哈哈,这份人情老夫领受了!”

  房俊连忙抬手,道:“您可别谢晚辈,晚辈受不起,也不敢受。书院学子名额要经由陛下审核,晚辈可以将独孤家子弟的名字报上去,但是最终能否顺利入学,还得陛下乾纲独断才行。”

  这事儿我说了不算,您得去求李二陛下才行……

  独孤览雪白的眉毛蹙起,不悦的瞪着房俊。

  他的确想要逐渐脱离关陇贵族,因为他觉得这艘大船如今四处漏水,且庞然大物没法掉头,只能一味向前迟早要触礁搁浅,他不愿独孤家坐着这艘破船沉入水底,万劫不复。

  可毕竟身为关陇贵族的一份子,暗地里谋划什么都行,可若是直接撇开盟友毫无顾忌的转向皇帝摇尾乞怜,你让关陇贵族们怎么看?

  这帮家伙各个都是心高气傲不可一世,一旦联起手来惩罚独孤氏,那可就不仅仅是万劫不复那么简单了……

  房俊见他犹豫,趁热打铁道:“实不相瞒,今日之事,实则乃是陛下允准,否则晚辈哪里敢跟卫尉寺抢人,置朝堂法度于不顾?老郡公乃是一等一的聪明人,要么背弃关陇贵族,全力听命于陛下,要么难舍当下之利益,与陛下对抗……”

  独孤览沉吟不语,他明白房俊的意思,但是这个决定委实不好下。

  房俊便道:“既然老郡公纠结无断,那晚辈不妨助老郡公一臂之力。”

  独孤览大惊:“汝意欲何为?”

  房俊宽慰道:“老郡公稍安勿躁。”

  言罢,他瞅着车厢里一头雾水的崔敦礼,说道:“即刻将长孙光带回兵部大牢,严加看守,明日一早即行审讯。若有人阻拦,无论是谁,一律以同谋论处,尽皆拿下!”

  崔敦礼愣了一下,忙道:“喏!”

  掀开车帘,跳下马车。

  大步来到兵部官员面前,大声道:“速将长孙光押解至兵部大牢!”

  兵部官员知道这便是房俊的命令,当即上前试图将长孙光等人从卫尉寺手中抢回来,卫尉寺官员自然不干,到手的人犯若是再被兵部抢走,脸面那可就算是丢尽了,当即僵持不下。

  崔敦礼心里憋着火儿,见状,直接命令安西军将士:“房少保有令,谁若阻拦兵部缉拿长孙光,谁便是同谋,一并拿下投入兵部大牢,稍后一起问审。”

  安西军将士一听,顿时摩拳擦掌,“呼啦”一下将卫尉寺官员围在当中,虎视眈眈的盯着。

  卫尉寺上下顿时懵了,急忙向马车看去,却发现独孤览坐在车上根本不露面……

  虽然卫尉寺有军法审判之权,但安西军受兵部节制,人家才是安西军的顶头上司,况且房俊威望厚重,令出如山,安西军将士如狼似虎的扑上来,将卫尉寺官员扒拉到一边,将长孙光又给抢了回来。

  崔敦礼大手一挥:“立即入城!”

  当即不管傻了眼愣在当地的卫尉寺官员,率领本部官员与安西军一道,压着一干人犯向着长安城走去。

  有独孤览的心腹小跑到车旁,不敢上车,只能站在车下问道:“老郡公,人犯被兵部抢走了,吾等是否要抢回来?”

  话音未落,车帘掀开,一只茶杯从车厢里飞出,正巧砸在他的额头,“啪”的一生碎裂。

  “嗷——”那官员一捂额头,惨嚎一声蹲下身去。

  房俊喝骂的声音传来:“娘咧!本官已经与老郡公达成共识,尔等居然还敢聒噪,莫非是想要挑拨离间不成?欠打的东西!”

  卫尉寺官员敢怒不敢言。

  好歹也是朝廷命官,就这般又打又骂,谁能不怒?

  然而再是恼怒,也只能忍着,房二郎的名头可不是吹捧出来的,当真谁敢顶嘴甚至是还手,说不定那厮狂性大发,就能将他们这些人从头到尾收拾一遍,那时候更丢人……

  况且独孤览自打上车之后便一声不吭,众人心底狐疑,该不会是老郡公被房俊被绑架挟持了吧?

  车厢里,独孤览捋着胡子,眼神复杂的看着房俊。

  他自然明白房俊如此跋扈,实则是在给他减少压力,帮他吸引关陇贵族的火力。即便李二陛下一直以来都在打压关陇贵族,此举乃是投其所好、政治正确,但是由此而可能引发的关陇贵族的反噬,依旧会让房俊损失惨重。

  皇帝乃是九五之尊,却并非真正的至尊。

  这万里河山名义皆是帝王之土,天下亿兆黎庶皆是帝王之臣,然则实际上帝王本身的枷锁、羁绊并不少,从古至今,从未有任何一个帝王能够随心所欲、一言而决。

  不是想护着谁,就真的能护得住。

  然而当今李二陛下,却绝对是英明神武、谋略千秋的一代雄主,江南士族也好,关陇贵族也罢,只要与国策相悖,都会毫不容情的予以铲除,即便为了稳定朝纲不欲惊天动地,却也要死死的打压。

  一瞬间,独孤览便下了决断。

  他微微向后靠在车厢壁上,伸展双腿,指了指车厢上的一处暗格,房俊不明所以,打开暗格,拉开抽屉,取出一个小小的酒坛子。

  拍开泥封,一股浓郁的酒香便扑面而来。

  这是要对坐畅饮、促膝长谈?

  (https://www.biqumo.com/7_7047/586442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iqum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