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四十一章 野心勃勃

第三百四十一章 野心勃勃

  李治一听,便知道这笔钱的主意打不成了。

  如今魏王李泰成了一个所谓的“大唐文化振兴会”,大力推进县学、乡学等等各级教育,所花费的钱财简直流水一般,帝国财政是不可能给予太多破款的,这就需要李泰自筹资金,四处募捐。

  魏王那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为了自己的事业不得不放下身段却跟那些个官僚商贾应酬,如今这么一笔钱喂到嘴边,岂有容许旁人插嘴的道理?

  李治敢肯定,他若是敢动这笔钱,说不得明日李泰就能打上门来……

  可惜了。

  自古以来想要成就大事,钱财从来都是必须之物。钱帛动人心,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财开路往往能够事半功倍,邀买人心、赐予奖赏是实用的手段,有些大臣并不是太在乎钱,但更多的钱却能够体现他的价值。

  由此,李治不由得又想到了武媚娘……

  那可是个捞钱的耙子啊。

  房俊只是将城南码头交给她打理,结果这几年下来,城南码头俨然已经成为关中各地货物的集散地,每日里进进出出的货值不可计数,每时每刻都给房俊带去海量的财富。

  若是这个女人能够在自己身边,每日里温柔缱绻之余还能帮助自己赚取钱财,那可真真是个贤内助了……

  可惜啊,若是自己能够早出生个几年,活着若是能早几年遇上这位武媚娘,说不定就能将其收入府中,凭借武家的底蕴,封一个侧妃也有可能,哪里轮得到房俊左拥右抱?

  只要想想武媚娘那弱风扶柳一般的腰肢,明艳妩媚的笑靥,李治便一阵阵心疼。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甚至于若是自己能够早出生几年,成为父皇的嫡长子,储君之位顺理成章的便落到自己头上,哪里还需要如今殚精竭虑苦苦谋算?

  生不逢时啊……

  长孙无忌哪里知道此刻眼前的李治已经思维发散,想到女人身上去了?他喝了口茶,缓缓说道:“兵部如今从卫尉寺手里抢走了军法审判之权,此事所带来的后续必然十分严重,眼下才仅仅刚才是而已,说不得便会有那些隐私龌蹉之辈认准了咱们关陇从此将一蹶不振,亟不可待的跳出来争夺咱们手里的利益……从此之后,朝中不太平了。”

  李治回过神,点头表示认同。

  他虽然被圈禁府中,严令禁足,但是与外界的联络却并未隔绝,朝中大小事务都能有所耳闻,何况是这等震荡整个朝堂的大事?

  父皇的意志已经毫不掩饰,即便面对着东征这等大事,亦是毫不留手的打压关陇贵族,那些个被关陇贵族压制已久的诸方势力,岂能不趁着此等千载难逢的实际落井下石、趁火打劫?

  在可以预见的一段时间内,关陇贵族必将遭受凶猛的攻击。

  之前李治还替关陇贵族们担心,失去了父皇的支持,在朝野上下的攻讦之中他们是否能够顶得住,但是此刻见了长孙无忌放松的神情,便知道是自己想多了。

  想来也是,关陇贵族那是何等样的存在?

  兴一国灭一国有若等闲,即便如今大不如往昔,但是厚实的实力依旧放在那里,朝堂之中但凡重要的岗位都有关陇贵族的人马占据,纵然一时间有所损失,也不至于伤筋动骨、沉沦不起。

  李治道:“只是如今军法审判之权被兵部抢走,房俊在军中的威望怕是要照比往昔更甚。”

  想要取代太子攫取储君之位,房俊便是一个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的障碍。

  按说房玄龄素来不问储君之事,起先的时候房俊亦是保持中立,对于储君之争夺绝不参与,后来也不知从何时起,忽然就旗帜鲜明的站在了太子的身后,成为太子最坚定的支持者。

  某种程度上来说,房俊的支持亦是坚定了李二陛下不易储的原因之一,甚至有可能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

  毕竟似房俊这等星光煜煜的年青一辈领袖,身上牵扯的利益实在是太多……

  房俊越强,太子的地位便越是稳固,不将房俊击溃,任何谋算储君之位的举措都是无根之浮萍,毫无胜算。

  长孙无忌倒是老神在在,放下手里的茶杯,轻声道:“殿下无需担忧,房俊再是强横,亦不过是一人而已。他身后的那些个势力固然会因为他的原因暂时力挺太子,但是只要朝局稍有变幻,谁是敌谁是友还不一定呢。”

  李治眼睛一亮,急忙问道:“舅父已然有了对付房俊的法子?”

  长孙无忌含糊道:“车到山前必有路,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若是殿下当真有真龙之姿,区区一个房俊,焉能挡得住殿下腾飞之势?”

  李治抿嘴不语。

  心里却是认定了长孙无忌必然已经有了对付房俊的全盘计划,甚至成功率绝对不低,否则此刻绝对做不出这等稳如泰山的举止,更说不出这般牛气哄哄的话语。

  一想到这位舅父那个“阴人”的绰号,李治便瞬间理解了。

  放眼朝堂,若是长孙无忌想要背后“阴”谁,还真就没有几个人能够挡得住……

  甥舅两个闲聊一阵,长孙无忌便告辞离去。

  今日前来,能够确定双方联盟,便算是大功告成,至于后续行动要徐徐展开,切要根基时局的幻化不时的予以调整应变,决不能操之过急。

  待到长孙无忌离去,李治一个人坐在堂中,拎起茶壶自斟自饮,脑子里飞速的旋转着,计较着利弊得失。

  说实话,依着他的性情,是不愿意这般冒险的。

  若是顺应父皇的意志,待到太子登基之后,他必然是威重一方的亲王,以太子哥哥的宽厚性情也必然厚待自己,说是一人之下万万之上亦不为过,子孙后代只要不存在造反的心思,富贵荣华、与国同休乃是必然。

  然而当那个位置放在眼前,且隐隐有那么可以觊觎的一线希望,谁又能当真无动于衷,任由这个机会溜走呢?

  关陇贵族本就是兴一国灭一国的行家,这种事情他们干过不止一次,不仅实力强横,更是经验丰富。

  再加上父皇对自己的宠爱,以及自己这个嫡子的身份,成就大业的希望其实是非常大的。

  与丰厚的收益相比,似乎冒一点险也是值得的……

  身后脚步轻响,香气袭来,晋王妃温婉的嗓音响起:“殿下,晚膳已然备好,请您移驾用膳。”

  李治这才放下茶杯,起身拉住晋王妃的手,笑道:“与舅父畅谈一番,光是茶水都喝饱了……不过晚膳还是要吃的,走吧,咱们一起。”

  晋王妃跟在他身边,来到门口的时候,李治微微欠身让她先行,随口说道:“中秋佳节将至,本王在这府中出入不便,不若便请府上长辈以及一众亲眷前来家中饮宴,庆贺佳节之余,亦能多多走动,不知王妃意下如何?”

  “啊!”

  晋王妃停住脚步,惊喜的抬眸看着李治,疾声问道:“殿下此言当真?”

  身为女子,又岂能不愿丈夫与娘家父母、兄弟多多走动,加深联系呢?只是李治的身份太过特殊,之前王氏族人表露过意欲支持李治争储的想法,将晋王妃吓得够呛,一直故意拦着家人不许到晋王府来。

  但是心地,还是乐意见到一家人开开心心的聚在一起……

  李治展颜笑道:“这哪能有假?到底是你的家人,便是吾之亲人,多多走动方能加深感情。至于你家中那些个不切实际之想法,你也无需过多在意,本王不是傻子,谁说什么就听什么,如何行事心中自有计较,断然不会被谁给三言两语便蛊惑了。”

  如此一说,晋王妃愈发放心,喜滋滋道:“那稍晚一点臣妾便给家中捎信儿,让他们备好礼品及早准备。”

  李治扯着她的手往偏厅行去,说道:“一家人,何必在意那些个繁文缛节?只是一次家庭聚会,礼物就不必了,大家放松一切更好。”

  “喏!都依殿下吩咐便是。”

  晋王妃美滋滋的应下。

  (https://www.biqumo.com/7_7047/586442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iqum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