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兵分三路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兵分三路

  偷袭、追杀、埋伏、狙击……

  一日之间,叶齐德见识到了唐人丰富的战术战略已经灵活的运用,这使得他痛定思痛,意识到自己的战术素养跟安西军主将相比根本不够看,所以他决定及时改变战略。

  既然安西军兵力薄弱,且西域广袤使得安西军不能稳守一地,否则必然顾此失彼,那自己何不干脆兵分两路,甚至三路、四路,各路大军齐头并进朝着安西都护府所在的交河城进发,而后汇合一处将交河城攻陷,直逼玉门关呢?

  反正安西军一共不过四万之众,还要分兵驻守交河、轮台等战略要地,自己面前的安西军充其量也不过两万之数,自己二十万大军虽然折损了几万,可尚余十五六万,兵分三路每一路五万人马,齐头并进直抵轮台、交河,安西军岂非束手无策?

  就算能够抵挡住其中一路,可另外两路也足以攻陷交河、轮台等城池,到时候回过头来前后夹击,眼前这支安西军唯有全军覆没一途。

  叶齐德觉得自己眼下思路清晰,已经抓准了安西军的死穴,越想越觉得此计甚妙,连忙将军中将领尽皆召集到营帐之中,商议分兵之事。

  待到将领们到齐,他指着最前便两人道:“吾意将大军一分为三,哈贾吉,伊本卡西姆,你二人各率一军,吾领袖中军,咱们三路齐发直取轮台城,就不信唐军那么点兵力,还敢分兵袭扰!”

  帐中众将大惊失色。

  哈贾吉乃是穆阿维叶最为宠信的大将,此番为了让叶齐德立下征服西域的功勋,故而命其辅佐,地位、资历、战功都很高,故此也不太惯着叶齐德,当下沉声道:“少主不可!安西军固然兵力薄弱,却训练有素,兼且有强弩、火器之威?战力强横!吾军虽然人多势众?却多是临时征调而来的民夫、奴隶,平素缺乏训练?面对精锐之安西军并不占据优势。若是分兵三路?万一被安西军紧紧缀住其中一路猛打,岂不糟糕?”

  他对穆阿维叶忠心耿耿、甚为崇拜?却不大瞧得起叶齐德。

  在他看来叶齐德就是个有勇无谋的二世祖,进入西域以来多番指挥都吃了瘪?被安西军打得焦头烂额?眼下又出了这么一个馊主意……

  安西军只有四五万人,阿拉伯军队数倍之,这等优势兵力之下何须那些花俏之战术?只需合兵一处,一路平推过去也就是了?任他安西军三头六臂?也难挡大军锋锐。

  可这位少主偏偏自诩聪慧,认为自己兵法谋略极有天赋,不肯堂而皇之的一路挺进,非得耍弄这些莫名其妙的战术战略。

  你再是有天赋,还能高得过唐人?

  咱们老祖宗穿兽皮睡山洞茹毛饮血的时候?人家就开始钻研兵法了,一代又一代的兵法大家层出不穷?各种各样的兵书战策犹若繁星。咱们的优势便是军队之数量、兵卒之勇猛,结果非得以己之短攻敌之长?这不是找死么……

  叶齐德却对哈贾吉公然反驳自己很是不爽,蹙着眉、冷着脸?断然道:“召集诸位前来?非是为了商议?而是传达命令。临行之前,父亲准许吾独断专行之权,军中上下尽皆听命。哈贾吉,莫非你敢为你父亲的命令?”

  哈贾吉被这句话堵住了,只得叹气躬身:“末将敢不遵命?自当听从少主之调遣。”

  阿拉伯人等级森严,贵族永远都是贵族,哪怕死了其墓葬之规制亦非百姓、奴隶可比。军人亦是贱籍,也就比奴隶高了那么一点,连一个有田产土地的农夫都不如,如何敢跟天潢贵胄的叶齐德拧着来?

  别看他在军中威望甚高,若是叶齐德这个时候将他绑缚起来推出门去斩首,保准不会有一个士兵站出来替他喊冤……

  叶齐德又看向伊本卡西姆:“将军可有意见?”

  伊本卡西姆犹豫了一下,迟疑着问道:“少主英明神武,此等战略定能使得安西军顾此失彼,应接不暇……只不过末将想问,这辎重粮秣如何安排?”

  帐中气息愈发安静。

  碎叶城一战,雄心勃勃的阿拉伯军队被安西军当头一棒,不仅使出惨绝人寰的“水淹碎叶城”之计,使得阿拉伯军队损失惨重,甚至连哈里发身边的“阿拉之剑”都全军覆灭,最重要是被安西军偷袭后阵,导致粮秣辎重尽皆被一把火烧个干净。

  没有了“阿拉之剑”的确是极为惨重之损失,无法向哈里发交待,可毕竟阿拉伯军队兵力占优,依旧稳操胜券。

  然而损失了粮秣辎重,却使得二十万军队的供给出现了麻烦,固然向着西域各部胡族“征调”解了燃眉之急,可是那么点粮秣也仅只是杯水车薪,眼瞅着西域胡族已经被清剿一空,粮秣即将难以为继。

  叶齐德噎了一下。

  这仗打得,实在是憋屈……

  粮秣辎重?他有什么办法,难不成还能凭空变出来不成?尤其是西域之地各个胡族固然豪富,这一阵清剿也掠夺了不少金银财宝,可是土地贫瘠、沙漠戈壁,产粮的地方少得可怜,抢来的粮秣根本不足以长期供应大军。

  他站起身,来到墙壁上悬挂的简陋舆图前,伸出大手在其中一地狠狠的拍了拍,大声道:“轮台城!西域大雪,道路冰封,唐军一路坚壁清野将粮秣辎重都运到了轮台城,却无法再次将其运往交河城甚至玉门关。所以,只要吾等在雪停之前攻陷轮台,自然有无数的粮秣辎重犒赏大军!”

  他转过身,脸上神情激动,拼命的洒鸡血:“诸位皆乃帝国之英豪,可是扪心自问,你们身上的功勋到底能否支撑你们的贵族身份、爵位富贵?这广袤的西域贯穿着丝绸之路,只要吾等能够攻陷整个西域,将丝绸之路掌握在手中,这便是足以震烁千古的功勋!往后,每一个大食商人往来于丝路之上,都会记得这是吾等爬冰卧雪、抛洒热血给他们打下来的!这样一桩功勋就放在眼前,唾手可得,难道诸位能够忍受让它从嘴边溜走么?”

  “不能!”

  帐内众将轰然回应。

  阿拉伯人不重军功,只重财富,谁能够在战争之中掠夺更多的财富,并且打通前往财富之路,谁就是无可争议的功臣。

  若是能够征服整个西域,不仅使得帝国之版图急剧膨胀,更能够打通丝绸之路,使得无数阿拉伯人因此收益,他们这些军人的地位才会水涨船高。

  要知道,丝绸之路那可是整个西方世界都垂涎三尺的流淌着黄金的商路啊……

  哈贾吉见到士气高涨、军心可用,也不再反对。

  伊本卡西姆察言观色,吹捧道:“少主之前派遣万余精骑绕过弓月城、轮台城,直插交河城与玉门关之间,实乃出神入化之举措!只要能够歼灭大唐前来西域之援军,便能够挫敌锐气、震慑敌胆,攻陷西域指日可待!”

  “哈哈!”

  叶齐德甚为得意,笑道:“这件事,吾可不敢居功。父亲身在大马士革,却能够与大唐内部有所联系,吾等此刻行军之所以能够知悉安西军于各处之深浅虚实,正是父亲当初从唐人口中获得。汉人强悍,这是天下皆知的事实,然则汉人却从不肯一致对外,总是想方设法拖自己人的后退,凭白给敌人大好机会。

  所以,如今大唐内部有我们的眼线,就连长安派出一支军队支援安西军都能被我所知,此战又如何可能不胜?”

  “必胜!必胜!”

  众将欢呼雀跃,连声高呼。

  叶齐德志得意满,白天被杀得狼狈溃逃的晦气似乎一扫而空。

  对于那一支前往交河城偷袭大唐援军的骑兵,他抱以无比殷望。本就是有心算无心,唐军如论如何都不可能料到居然有人在唐军控制区之内陡然出现,懵然突袭,再加上还有安西都护府内部重要人物作为接应,怎么可能不成功?

  只要歼灭那支援军,顺势攻占交河城,将安西都护府连根拔起,整个安西军便群龙无首、腹背受敌,前后夹击之下,全军覆没只是迟早的事。

  而自己顺势率军扫荡西域全境,不止能够完成父亲交待的任务,甚至运气好的话还可以攻破玉门关,兵锋直指大唐的腹心之地关中……千秋伟业,唾手可得啊。

  (https://www.biqumo.com/7_7047/586442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iqum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