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人心凉薄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人心凉薄

  自陛下御驾亲征,长安城内便开始潜流涌动,一股危机在深处酝酿,谁也不知能否在某一刻陡然爆发,使得关中颠覆、天下震荡、社稷飘摇。

  而身为东宫一系的这些大佬们,尽皆感受到泰山压顶一般的巨大压力,平素绷紧心弦,不敢有一丝懈怠,唯恐局势崩坏。

  眼下太子有监国之责,一旦长安出现变数,导致社稷动荡,自然责无旁贷,届时再有人在李二陛下面前进献几句谗言,储君之位又会陡生变故,这是在座诸人都不愿见到的。

  众人放下酒杯,自有一旁的侍女上前添酒。

  萧瑀用手拈了一根小黄瓜,蘸了酱料放入口中嚼得咔嚓脆响,唏嘘道:“只是如今这东征之战,却是被长孙家占了大便宜。那长孙冲犯下谋逆大罪,放在历朝历代都得是一个夷三族的死罪,陛下非但肯予以宽恕,甚至准许其戴罪立功,陛下当真仁厚,古之圣君,莫过如此。”

  言语之间,毫不掩饰自己的艳羡。

  朝野上下,在东征之初无人觉得高句丽能够抵挡唐军的狂飙突进,覆亡其国指日可待,所有人都将此次东征视为大唐短期之内最后一场大规模的战争,一个个削尖了脑袋意欲趁机捞取战功,巩固、壮大各自的利益。

  为了大家都能对战功雨露均沾,甚至联起手来将战力极为强悍却有着房俊烙印的水师排除在外,狠狠的将房俊得罪了一通。

  然而大战一波三折,到了现在最终将取得胜利之时,却忽然发现最大的战功眼瞅着就要被长孙家给攫取……

  打开七星门,迎接唐军入城,即便再是敌视长孙家之人,也不得不认为此乃东征第一功!

  难免便心中不忿,羡慕嫉妒恨……

  李道宗在一旁拈起酒杯,感慨道:“陛下对于长孙一族,当真是仁至义尽。”

  众人默然。

  这话中之意自然都懂,长孙家能够得到陛下如此优待,凭借的可不仅仅是当年扶保陛下逆而篡取、登基为帝的功勋,那些功勋早在贞观这些年里一点一点偿还干净,现如今功勋不剩下多少,倒是因为关陇门阀盘根错节、根深蒂固,使得陛下与长孙无忌深感忌惮、渐行渐远。

  而长孙一族最大的凭恃,乃是文德皇后之余荫。

  李二陛下与文德皇后少年夫妻,感情甚笃,众人犹记得当初文德皇后殡天之时,陛下是何等伤痛欲绝、失魂落魄。而文德皇后之贤惠,亦早已传遍天下,当得起一句“贤后”之称谓,深受天下景仰。

  这才是长孙一族最大的底蕴所在。

  否则当初长孙冲犯下谋逆大罪,陛下岂会只是颁发一道海捕公文便草草了事?

  李承乾饮了一口酒,情绪有些低落:“母后对于长孙一族的确颇多优容,一直非常照顾,否则又岂肯将长乐许配给长孙冲?父皇母后多子多女,然则在母后心中,最为疼爱的始终是长乐,孤也好,青雀也罢,甚至于雉奴、兕子,都比不得长乐受宠。”

  一般来说,父亲喜欢小儿子,母亲偏疼大女儿,天家亦是如此……

  只不过由于兕子自幼多病,这才使得李二陛下更多疼爱一些,但论起心中的宠爱地位,谁也无法与长乐、雉奴相比。

  而长孙冲当初之所以失宠,惹得李二陛下反感厌恶,正是因为其未能给予长乐公主幸福美满之婚姻。

  萧瑀瞄了李承乾一眼,笑道:“殿下也不必妄自菲薄,天家也好,世家也罢,世间无论穷富,大抵都对自家的嫡长子寄予厚望,希望他们能够传承家业,甚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自然要以最为严厉的要求去鞭策,以免耽于享乐,不能成才。殿下乃是陛下嫡长子,天然的储位继承人,且殿下仁厚之风朝野尽知,即便是民间的百姓亦是崇慕拥戴。古往今来,身为太子者不知凡几,但是如殿下这般众望所归者,却是寥寥可数。”

  这话算不上阿谀奉承。

  正如萧瑀言语之中的意思,无论李二陛下对于李承乾如何挑剔,都无法更改李承乾“嫡长子”的身份。华夏自古以来便是宗祧承继,嫡长子天然拥有顺位继承权,谁若是想要推翻这个制度,必然引发朝野上下的非议,甚至直接动摇帝国根基。

  而在民间,贩夫走卒亦知道太子殿下宽厚仁爱,竞相拥戴,谁不愿有一位仁君当世呢?

  故而,李承乾身为储君、承继大宝,实乃名正言顺。

  李承乾谦虚道:“宋国公此言,孤深感惶恐。论文采,孤不如青雀;论聪慧,孤不如雉奴;论果敢明断,孤亦不如吴王……之所以忝为太子,不过是比诸位兄弟早出声几天,不足之处尚有许多,断不敢以此自傲,心安理得。”

  所谓的“众望所归”未必如萧瑀说的那么厉害,反倒是深受兄弟压迫之程度,古往今来的太子,能够及得上他的没几个。

  没办法,一干弟弟实在是太过优秀……

  一直默不吭声的马周忽然道:“先前西域传回战报,说是越国公抵达弓月城之时,便配合安西军突袭阿拉伯人大营,取得一场大捷,如今阿拉伯人已经退缩在天山脚下,伺机反击。然则局势固然可喜,可安西军与右屯卫加在一起亦不过五六万兵马,阿拉伯人遭受重创剩下的可用之兵也足有十余万,双方兵力对比悬殊。殿下,还是应当征调兵马,驰援西域为好,否则弓月城稍有闪失,整个西域便要落入阿拉伯人之手,再想夺回来,势必难如登天,且对长安局势亦会造成极大之冲击,不可不防。”

  现在长安城内有一股浓浓的危机,似乎随着大斗拔谷、阿拉沟两场大胜,以及房俊抵达弓月城之后的大捷,整个西域的危险已然完全解除,大家都忘了即便屡遭挫败,但是退守天山脚下的阿拉伯人依旧有十余万大军,兵力足足是唐军的接近三倍……

  他与房俊相交莫逆,绝不愿看到房俊在西域孤立无援,苦苦与阿拉伯人周旋,而后一着不慎落得一个兵败如山倒,一世英名尽丧不说,还彻底丢掉西域,使得阿拉伯人兵锋直抵玉门关下。

  必要的时候,他必须给太子提个醒儿,可不能因为有些人嫉妒房俊的功勋,故意怠慢安西军、右屯卫的辎重补给、兵卒支援,便下意识的以为西域当真已经高枕无忧。

  一旦安西军战败,阿拉伯人直抵玉门关,届时势必影响整个长安,一场动荡几乎不可避免。

  而在这动荡之中,东宫便是首当其冲……

  李承乾心里“咯噔”一下,立即意识到自己最近的确是有些疏忽懈怠了,辽东、西域一连串好消息传来,使得他一直紧绷的精神有些松懈,又在身边人极度乐观的气氛之下有些迷失。

  他看了萧瑀一眼,道:“西域战局,不容有失。安西军与右屯卫的粮秣辎重、兵员补充,还需宋国公多多费心才是。父皇御驾亲征辽东,即将大胜而回,孤身负监国之责,总不能在父皇回京之后告知他西域沦陷、阿拉伯人已经直抵玉门关下吧?若是那般,孤羞愧无地,无颜见人。”

  语气之中,已然有些不满。

  不过他也明白,除去房俊无欲无求一心一意为他谋划,愿意与他并肩作战之外,其余聚拢在东宫之人大多都是趋炎附势,见到东宫地位逐渐稳固,这才愿意附于骥尾。

  而一旦东宫陷入危机,首先弃之而去的也可能就是这些人。

  甚至于,调过头来反戈一击都不稀奇……

  到时候这些人大抵会说什么“人在官场,身不由主,只能趋利避害”之类的言语,以此掩饰其内心之凉薄无德。

  :。:m.x

  (https://www.biqumo.com/7_7047/586442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iqum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