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运筹帷幄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运筹帷幄

  叛军如同潮水一般自西、南两个方向汇聚而来,愈聚愈多,使得皇城之上的守兵极为紧张。终于,不远处里坊之内冲天而起的火光,以及坊内居民呼天抢地的自坊中奔出,又被身后追至的叛军砍翻在雪地里,喷涌的鲜血融化了厚厚的积雪,这一幕彻底激起了守兵的满腔怒火。

  有兵卒目眦欲裂、怒火中烧,城下陡然有一直狼牙箭拖曳着白羽穿透风雪,“嗖”的一声便直取自己面门,那兵卒下意识的躲了一下,狼牙箭射中自己头上的兜鍪,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周围兵卒本就怒火填膺,对于这群叛军的禽兽行径怒不可遏,这一下算是彻底将怒火点燃,无数弓弩、火枪在一瞬间施射,箭矢与弹丸铺天盖地将城下的叛军笼罩其中。

  缺乏甲具的叛军无法抵挡居高临下射来的箭矢、弹丸,顷刻间便有无数人被击中,仆倒在地,哀嚎一片。

  猬集在城下的叛军早已越聚越多,渐渐接近皇城,眼下箭矢、火枪自城上袭来,数万人聚集在一处根本避无可避,只能站着等死。这些叛军虽然不如正规军的战力强横,但皆是门阀豪奴,平素便横行乡里,那肯这般乖乖等死?也不等有命令下达,当即举起弓弩还击,靠近城墙的叛军更推着撞车冲向朱雀门、含光门等处城门,更有人举起云梯架在城头,叼着刀刃向上攀爬。

  数万人的叛军在城下乱成一团,这些人出自或是出自各个门阀,或是一些驻军的军队,相互之间互不统属。此刻有人悍然攻城,有人不断后退,有人则茫然不知所措。

  关陇各家在此组织秩序的子弟见状,知道若是继续这么乱下去,怕是未等东宫六率杀出来,自己先得士气崩溃不可。

  当即下令,所有人即刻攻城!

  数万人猬集在城下,裹挟在一起向着皇城发动攻击,冒着城头倾斜的箭矢、弹丸、震天雷,试图以撞车撞开城门,或是搭设云梯攻上城头。

  几乎就在一瞬间,大战便毫无保留的爆发。

  *****

  太极殿内,刚刚搬回来的太子李承乾召集群臣议事,商议如何退敌,只是尚未有什么好的战略,外头惊天动地的喊杀声传来,继而便是火枪以及震天雷的轰鸣,震得整座大殿微微摇晃。

  有兵卒自外头飞奔而入,大声道:“启禀殿下,叛军开始攻城了!”

  殿上一阵骚动,李承乾倒是面不改色,微微颔首。关陇门阀蛊惑军队、百姓,发动自家奴仆组成叛军,意欲入城施行兵谏,未达目的岂能干休?这一仗是肯定要打的,除非他李承乾能够自缚双手,走出太极宫,跪伏于关陇各家面前请罪……

  此事自然断无可能。

  他如今受命监国、如朕亲临,且父皇已然于辽东驾崩,他便是这个庞大帝国的掌控者,若是他此刻出宫乞降,李唐皇族还如何延续统治?

  这一战,势不可免。

  且只能胜、不能败!否则纲常倒转、尊卑移位,自今而后李唐皇族将成为权枭门阀的傀儡玩物,恣无忌惮的玩弄于股掌之间,说杀即杀,说废便废。则国将不国,天下大乱矣!

  身为皇储,在这个紧要时候连战死的念头都不敢升起,唯有全力取胜,传承国祚,以告慰父皇在天之灵!

  深吸口气,压制下心头翻腾的情绪,李承乾道:“即刻给玄武门外左右屯卫下令,令其稳守岗位,护佑玄武门,不容有失!”

  无论任何时候,玄武门既是宿卫太极宫的定海神针,亦是觊觎太极宫的祸乱之根。眼下,他并不指望左右屯卫能够入城协助平灭叛军,只希望能够稳稳的守住玄武门,别闹幺蛾子,使得东宫六率可以正面抵御叛军,无后顾之忧。

  否则,若是前门驱虎、后门进狼,那可就大大不妙……

  崔敦礼站起身,主动请缨:“就让微臣前去玄武门外,向左右屯卫宣旨吧。”

  若是简单的传旨,自然毋须他这个兵部左侍郎、实际上的兵部一把手亲自前往跑腿,可若是能够趁机观察右屯卫的士气、布置,等闲却是难以胜任,唯有他出马才好。

  李承乾知他意思,而此举也颇合自己心意,颔首道:“那就劳烦崔侍郎跑一趟,定要小心。”

  叛军如今尽皆涌入长安城,即便城外还有,也不过是散兵游勇,不可能前去玄武门外生事。故而太子叮嘱这一句“小心”,到底是让小心什么,崔敦礼也心知肚明。

  “多谢殿下,微臣省得。”

  太子当即命东宫属官拿出太子印信,交予崔敦礼。崔敦礼躬身一礼,大步离开。

  太极殿内一片忙碌,不断有宫外的消息送来,李道宗、马周两人协助太子归纳消息,然后予以讨论,做出决策。

  听闻大战之起因乃是叛军在城内纵火掳掠,倒是阖城军民陷入恐慌、紧张,这才一触而发,李承乾忿然道:“此国贼也!自高祖立国,定都长安,乃至父皇登基,二十年来夙兴夜寐、呕心沥血,方才造就如今之盛世锦绣,使得长安成为当世第一雄城!如今叛军纵火掳掠,必然损伤帝国根基,更有无数百姓商贾遭受屠戮,生灵涂炭,真真千刀万剐亦难赎其罪!”

  为了避免大战波及阖城百姓,东宫宁愿放弃城墙这第一道防线,并未步步为营予以抵挡杀伤,任凭叛军轻易入城,希望能够将这场兵变的规模控制下来,更将战场约束在皇城附近。

  孰料关陇门阀对于叛军根本毫无约束,任其恣意放纵、奸淫掳掠,实在是罪无可恕!

  萧瑀在一旁谏言道:“叛军此举,可谓倒行逆施、天怒人怨!殿下应即刻颁布诏书,痛斥其罪,兵命人散发于城内各处,扰乱敌军士气。”

  关陇再是糊涂,也未必就会纵兵掳掠,此举实在是太过愚蠢,几乎等于将阖城军民都推到东宫一方,使得除去他们嫡系之外的所有人都深恶痛绝。不过眼下到底是不是关陇那些个老不死的授意,已然无足轻重,既然事情做了,那么责任自然要关陇各家来背,趁机将罪名给坐实了,愈发能够得到阖城军民的排斥与敌视,这对东宫自然大有好处。

  乱起军心、动摇士气,这本就是战场上最为奏效的手段,用好了,甚至堪比千军万马。

  李承乾欣然道:“正该如此!”

  命人当即起草诏书,与萧瑀等人一番修饰之后,加盖太子玺印,命人拓印多份,分别散布至长安各处里坊,以此将叛军的罪名坐实,引起阖城军民的敌忾之心。

  又有人来报:“殿下,许敬宗派人传信,书院千余学子冒雪前行,已然抵达铸造局,并且就地打开库房分发兵器军械,与进攻之叛军展开激战,已然击溃数次叛军冲锋。并且说,只要书院学子尚余一人,铸造局便不会沦陷!”

  “好!”

  萧瑀赞道:“这个许延族平素德行有亏、贪婪敛财,吾素来不耻。却不想这等紧要时候有这般铮铮风骨,更难得胸有谋略,能够率领学子抵御强敌!若非此间无酒,当浮一大白!”

  一旁的马周便笑着道:“许延族其人……有无谋略、风骨,且不评说,但是书院之中譬如岑长倩、辛茂将、欧阳通等人,皆乃一时俊杰,道一句年青俊彦绝不为过。这些学子才华斐然,有勇有谋,尚在读书阶段便被委以各种事务,领袖书院千余学子,颇有建树。”

  局势紧迫、大敌当前,即便置身在这太极殿内,依旧隐隐听闻宫外震天的喊杀之声,但马周神情轻松、谈笑自若,一股强大的自信瞬间便感染了身边诸人。

  且居于此间大家一同运筹帷幄,局势并未如想象那般艰难,心情便都放松了一些。

  尤其他这话说的风趣,明面上赞誉岑长倩、辛茂将、欧阳通等人才干卓著,实则是在指明许敬宗不仅未必是眼下铸造局当中的领袖,且说不定已经被岑长倩等人给“裹挟”起来,根本就说不算,只能当个傀儡……

  众人便都笑了起来,萧瑀唏嘘道:“若非再无他法,又岂能让书院学子赤膊上阵、与敌厮杀呢?这书院之内的学子各个聪慧伶俐、才华横溢,假以时日,定能担当大任,成为帝国的中流砥柱!若是此时哪怕折损一个,都是帝国莫大之损失!关陇各家此次兵变,实乃帝国千古罪人矣!”

  (https://www.biqumo.com/7_7047/586442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iqum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