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血战玄武门(中)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血战玄武门(中)

  大雪漫天,夜黑如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中,左屯卫大营人头攒动、车马辚辚。虽然兵卒皆接到命令不需发出声响,但数万人一齐集结,更有马匹调动,再加上军械辎重分发,根本不可能消无声息,即便风雪正劲,却也不能将这股喧嚣彻底遮掩。

  柴哲威与李元景坐在营房之中商议攻打玄武门的战术,听着外头沸反盈天,气得狠狠将一个茶杯摔碎,命人将游文芝叫进来。

  待到游文芝入内,柴哲威劈头盖脸怒叱道:“尔等是担心右屯卫不知吾军欲攻伐耶?这般吵闹喧嚣,连玄武门上都听得清清楚楚,难道忘记方才本帅一再叮嘱要避免嘈杂以免引起旁人警觉?”

  游文芝一脸无辜,摊手道:“末将已然将大帅的命令传下下去,可各部集结一处,难免彼此之间位置不清,需要相互调整。尤其是那些战马,兵卒听从将令,可战马听不懂人话啊,数千匹战马又不能都戴上嚼子,喧嚣在所难免。”

  嘴上这般说,实则心里疯狂吐槽,平素军中将校也好普通兵卒也罢,总是各种各样的原因缺席操练,眼下陡然让这数万人马集结一处,对于彼此之间的位置很是陌生,难免出现相互扯皮吵闹。

  怎么可能做得到悄无声息的完成集结?

  平素您也没这么操练呐!

  反观人家右屯卫,三日一小操、五日一大操,每个月还有一次全军拉练,即便房俊出征之后这等操练依旧不停,各部之间、将校之间、兵卒之间相互协同各司其职,甚为熟悉……

  柴哲威面色铁青,恼怒不已,摆摆手,厉声道:“那就赶快集结,在右屯卫尚未反应过来之前,一举将其击溃!”

  他嘴上不将右屯卫放在眼里,可那毕竟是曾经覆亡薛延陀的强军,又普遍装备火器,战力强悍,而且房俊就在不久之前率领半支右屯卫出镇河西,大斗拔谷一战歼灭吐谷浑数万铁骑,战功赫赫威震天下,他岂敢对剩下的半支右屯卫不屑一顾?

  当然,固然他对剩下这半支右屯卫已然给予了足够的重视,却也不认为自己麾下的左屯卫差了多少,能够突然袭击自然更好,即便当面锣对面鼓的列阵厮杀,兵力占据绝对优势的左屯卫也必胜无疑。

  只是要多费一番手脚,伤亡也要增加一些……

  待到游文芝出去,李元景在一旁道:“本王此次带来了万余精兵,皆是宗室诸王的家底,可助谯国公一臂之力。”

  柴哲威傲然道:“大可不必,若是连半支右屯卫都不能收拾,又何谈襄助王爷成就大业?王爷只需率军在一旁观敌瞭阵即可,且看末将率领麾下兵卒击溃右屯卫,直取玄武门!”

  李元景连连颔首,大笑道:“有谯国公襄助,本王如虎添翼啊!那本王就看看谯国公麾下虎贲歼灭右屯卫!”

  两人相视大笑,士气暴涨。

  只不过随着时间缓慢消逝,柴哲威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的僵硬,眼角不断的抽搐跳动。

  小半个时辰了,麾下兵卒居然还未集结完毕……

  娘咧!

  这帮瓜怂平素疏于操练也就罢了,眼下这等时候,就不能争点气让本帅在荆王面前好生的长点脸?

  他阴沉着连,一把抓起书案上的宝剑,对李元景施礼道:“王爷,想必大军即将集结完毕,咱们出去吧。”

  李元景颔首,一言不发,当先走出营房。

  他虽然没什么军事才能,也没带过兵,但当年也曾跟随李二陛下军中征战,见识过大军作战。那时候皆是李二陛下一声令下,大军迅速集结,旋即拔营启程,奔赴战场。

  李二陛下帐下可不是区区一卫之兵力,哪一次大战不是十余万甚至数十万?即便是奠定李唐江山的虎牢关之战,外界传扬“三千破十万”的美名,实则当时在关中各地有将近三十万大军自各处地方向着虎牢关集结。

  即便是那样大规模的数十万人参加的战争,又何尝有过将近一个时辰的集结时间?

  若当真在战场上,这么缓慢的集结速度,怕是这边尚未完成集结,敌军已然杀到眼前。

  这个柴哲威看上去颇有名将之风,说得话也是漂亮,但是这驭军之术,恐怕与其所吹嘘相比,要大打折扣……

  原本有着十足把握攻陷玄武门的心情,此刻却蒙上一层阴霾。

  万一这柴哲威乃是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迟迟攻不下玄武门甚至在玄武门前撞得头破血流,那可就麻烦了……

  两人一先一后走出营房,有王府侍卫上前给李元景披上一件披风遮挡风雪,柴哲威见状有些不屑,心忖这位殿下还真是较贵。

  不过当他看见校场上乱糟糟的兵马,那股轻微的讽刺登时不翼而飞,代之而起的是浓浓的怒火。

  娘咧!

  这帮混账到底干什么吃的,这么长时间居然还未集结完毕,人慌马乱熙熙攘攘,显然是长时间未能进行过这般紧急集结的操练,所以一时间难以适应,导致大校场上的万余人一片繁杂,而在各营依旧源源不断赶来的兵卒更是不知所措。

  看着沸反盈天、人喊马嘶的大校场,柴哲威哪里还有半分突袭右屯卫的心思?

  瞅了瞅天边已经快要亮起来的天色,时间已经拖延不得,柴哲威只得下令:“已经集结完毕的两万兵马立即突袭右屯卫营地,其余部队迅速集结,之后前往增援,待一鼓作气击溃右屯卫之后,再合兵一处,猛攻玄武门。”

  李元景看着大校场上乱糟糟的兵卒马匹亦是没有紧蹙,觉得左屯卫徒有其表,这军纪实在堪忧,不似强军之相。

  接下来的对手无论右屯卫亦或是北衙禁军,固然兵力上皆不如左屯卫,但俱是天下一等一的强军,左屯卫能否与预想那般推进顺利,令人担忧。

  得到柴哲威的命令,已经预先集结完毕的五千骑兵以及两万步卒立即开动,出了左屯卫大营之后,骑兵一马当先,扬起四蹄在风雪之中向着一墙之隔的右屯卫骤然发动冲锋,试图一举冲毁右屯卫的外围防御,径直杀入右屯卫腹地,为身后的兵卒蹚出一条道路。

  数千匹战马骤然之间发动,马蹄踩踏大地发出雷鸣一般的声响,天空雪花漫卷激荡之下,如同一片乌云一般排山倒海冲到右屯卫大营近前。

  *****

  就在左屯卫集结部队的第一时间,消息便已经传到了右屯卫高侃手中。自从房俊率领半支右屯卫出镇河西,高侃受命看守营地固守玄武门,便谨记房俊之叮嘱,死死的盯着左屯卫,即便是左屯卫一丝一毫的动静都难逃他的耳目。

  更何况之前崔敦礼又慎重警告了一番,高侃哪里还敢大意?

  他当即暗中集结军队,分发火器甲具,大批探马斥候尽皆派出,时刻盯着左屯卫大营。

  不久之后,便有人先后进入左屯卫大营,虽然斥候并不能探明来人之身份,但是只看其前呼后拥的架势,便知非是等闲。

  只不过左屯卫大营一直在调动兵马,却并无作战之准备,高侃推测柴哲威应是尚未下定决心,毕竟这一步走出便是深渊,开弓没有回头箭,除去一条道走到黑,再无转圜之余地。

  等到卯时时分,斥候来报,有万余兵马自咸阳方向而来,横渡中渭桥之后直扑玄武门。

  高侃便知道,大战已然不可避免。

  全卫两万余人迅速集结与校场之上,并且按照平素所演练之阵势各司其职,盾牌手在营门之外安置拒马、陷坑,火枪手分成三列蹲身其后,弓弩手左右,骑兵则拱卫两翼。

  待到右屯卫列阵完毕,天上大雪纷纷,闷雷一般的马蹄声由远而近,滚滚而来。

  (https://www.biqumo.com/7_7047/586442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iqum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