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堂归燕 > 第九百六十五章 放走

第九百六十五章 放走

        第九百六十五章  放走

        逄枭回头看了一眼马车后的方向,那里卞若菡似乎听见了秦宜宁的说话声,被吓的狠了,更加激动了起来,那种杀猪崽一般的叫声让人听了既烦躁又好笑。

        逄枭与秦宜宁对视一眼,秦宜宁已被卞若菡烦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怎么就让卞若菡给遇上了呢,这个女人脑子有问题,没事儿尚且要找事儿,亲眼看到她假扮了出门,万一泄露了她的行踪坏了大事可怎么好?

        而且卞若菡未免也太敏锐了,她都已经易容成这样了,竟然还被现,她到底是有多恨她,才能将她认的这么清楚?

        逄枭看秦宜宁的眉心都紧紧的皱成了一个川字,禁不住拦过她的肩膀,让她靠在了自己肩头。

        好了,这个女人既然不识相,做了她就是了。

        秦宜宁听逄枭说的如此认真,抬眸观察他到底是不是说真的。今日卞若菡被她抓上车,可卞若菡身边的随从婢女之类可有不少被放跑了的,真将卞若菡怎样了,岂不是给自己找麻烦?6衡就算再不喜欢卞若菡,自己的脸面也是要的。

        所以秦宜宁断定逄枭也是在配合她吓卞若菡出气。

        秦宜宁附在逄枭耳边低语了几句。

        逄枭噗嗤一声笑出来,指头刮了一下秦宜宁的鼻尖儿点点头,就掀开车帘低声告诉外头的人,马车不要立即回王府,先去城郊的土地庙。

        车夫和穆静湖自然答应。

        马车就先后朝着城郊的土地庙而去。

        后头的那辆马车上,卞若菡被捆着手,口中塞着破布,就只知道一个劲儿的抽噎掉眼泪。含笑和紫苑以及其余两名侍卫仔细的看守着她,无论她怎么哼唧,都没有半分放过她的意思。

        卞若菡听着前头那辆车隐约传来的杀了她剁脑袋之类的话,简直悔的肠子都要青了。

        她不该这么冲动的,她应该仔细观察好秦宜宁出门偷情的时间和路线,将忠顺亲王越来让他自己亲眼看见才好,她可到好,怎么当时脑子一热就冲了上去呢!

        还有,6衡给她身边安排的都是一些什么货色啊!关键时刻,半分护不住她不说,她被抓了,那些人竟然全无反应,根本没有要营救她的意思。

        若是等那些人回去告诉6衡,6衡再派人出来救她的命,他们估计找到的只会是一具尸体了!

        卞若菡恨毒了秦宜宁,今日她抓到了秦宜宁这么大的破绽,将易容出来偷情的秦宜宁逮了个正着,难道秦宜宁还能留下她的活口?

        没听姓秦的和奸夫都已经开始大咧咧的密谋怎么杀她灭口了?

        卞若菡泪如雨下,被吓的放肆的大哭起来。

        前头的马车里,秦宜宁隐约听见后头传来的哭声,不由越烦躁了。

        有些人真是天生就看不顺眼,根本生来就有让人厌烦的本事。这样家伙拆了烧火好了,也免得以后看到她就烦。

        逄枭立即配合的道:当初燕朝妖后,据说是被点天灯了,要不把她也给点天灯?

        一阵静谧后,后头车里又传来一声大哭。

        很快,车子就来到了郊外。

        原本阴雨天而安静的街道就足以让卞若菡胆寒了,如今郊外那种不同于城中的空旷,就让她更加颤抖不已。

        四周的静谧的很,雨声盖住了虫鸣。

        马车缓缓停下,逄枭低声吩咐了几句,就与秦宜宁先一步进了土地庙。

        含笑和紫苑跟上秦宜宁的脚步。穆静湖则是到后头车厢里,将已经浑身抖若筛糠的卞若菡提着,直接丢到了土地庙的神像后头角落里。

        这土地庙里是非常破败,四处漏风,土墙上早已经掉落不少斑驳的痕迹,还有几处黄土剥落,甚至露出了墙里头的结构,仿佛踹一脚就能直接将墙壁踹出个窟窿。

        事实上,一进土地庙,就有一阵阵阴风打着旋儿的吹来。

        因为四处有不少位置的土墙都破了洞。神像后头的位置,就在卞若菡被丢在地上的不远处,就有一个狗洞大小的窟窿,从哪里能看到外头积水的田地。

        卞若菡被一阵阵风吹的瑟瑟抖,却又恐惧的支棱着耳朵,想将前头那些人的话都听清楚。

        只听得秦宜宁那就算掐着嗓子都能一下就认得出来的声音道:真是烦的很,出来幽会都能碰上那样晦气的,干脆一刀杀了了事,顺带将她身上财物都摸走,将她丢在野地里好了。这样谁看了都知道她是被人抢劫了才会如此。

        逄枭道:这样也好,但是这样一来咱们手里可不是要沾血了?倒不如把她再捆结实一点,直接丢在个低洼之处。最近的雨水这么大,慢慢的雨水积少成多,就足够淹死她了!我看她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没事总喜欢盯着你,不如直接除掉她,也好给你出一口恶气。

        秦宜宁听的连连叫好:这样也不错。那既然是要丢在低洼处淹死她,不如我先是收拾收拾她。那女人一天只只道盯着我看,处处跟我比较,处处与我作对,我早就对她厌烦的很了。今儿她落在我手里,我不在她脸上刻几个字,那岂不是亏大了?

        你打算刻什么字?逄枭见秦宜宁一边说还一边伸着脖子往伸向后头看的小模样可爱的紧,声音都温柔起来。

        秦宜宁道:就在她脑门上先写下她的名字,然后在她脸上刻上‘&o39;二字,你看如何?

        这样也行。要不我现在就去吧,你说的我手都痒了,许久没在人身上刻字了,不过你放心,我手艺纯熟的很,一定不会疼死她。

        要不就干脆凌迟好了?

        卞若菡在神像后头听,被冷风吹着,浑身都颤抖的仿若一根不剩寒风摧残的小草。这些人还没达成共识,但是他们摆明了是要弄死她,今日是不会给她活路了。

        卞若菡泪水鼻涕直留,不安分的挣扎,又四处的找能够逃跑的路线,又想找人来帮她逃出生天。

        不知道她手中仅剩的那一些银子,还够不够她支撑的。

        忽然,又是一阵寒风吹过,这土地庙四处漏风,卞若菡身后的寒风夹杂着潮湿的雨气而来,冷的她浑身打了一个激灵。

        这个时候,指望6衡安排的那些人已经没用了。那些人不可能以最快的度赶来,她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自救。

        殿前传来磨刀的声音。也不知道那些人在说什么,在磨刀声背后,几个人竟然还有心情大笑。

        卞若菡的眼泪流的更凶了。要知道她自小到大也没有受过这种苦,如今却像一只待宰羔羊似的来挺那群粗鄙之人评断她的生死。

        若是能活着,谁想死啊?

        卞若菡开始往那洞口的方向蹭。

        此时她开始庆幸秦宜宁的粗心大意,如果今日是换个人来看着她,她或许根本就没有逃跑的就会。

        可前头除了磨刀霍霍之声,还有众人说笑时哄堂大笑的声音,着实给卞若菡造成了不小的恐惧。

        秦宜宁竟然是这种人,不但乔装打扮易容出来偷人,还将人命生死也不放在眼里。要杀她好像轻松的要杀一只鸡。

        卞若菡也顾不上自己狼狈不狼狈了。她尽量不出声音,往那洞口里头钻。也亏得对方轻视她一个弱女子,只捆了她的手臂,没有绑着她的双足。她只要悄悄地钻出去,立即就可以悄悄逃走,先找个地方躲起来。

        秦宜宁和逄枭在前头商议着到底要怎么处置卞若菡,说的口都干了。

        秦宜宁询问的看向穆静湖。

        穆静湖盘着手往神像后头看了一眼,终于点了一下头。

        秦宜宁立即压低声音道:已经逃出去了?

        穆静湖凑到跟前来低声道:不是我说,那女子也太笨了,好容易才钻出去了。

        秦宜宁摇着头叹道:可不是,也着实太笨了,若是真的存心想抓他的人,她可是半点逃走的机会都没有的。

        逄枭好笑的道:才刚说了那么多不着边际的话,你不怕她逃走之后四处乱说诋毁你?

        她一定会的。只不过她说出去,也要有人相信才行。更何况谁也不是傻的,她无凭无据的一句话就能让人相信了?我堂堂一个王妃,又不是疯了,做什么要杀她一个伯夫人啊。

        她八成就是这么想的,她将你当做敌人来看待,自然不会想象你能对她有多好。

        这些都无所谓,反正她一开始就对我充满敌意。她在城里大呼小叫,我也是没办法才抓了她,现在她能自己逃走,说不得回去还会吓的病一场,我也消停几天。至于她要去告诉6衡,那就随他去。他难道还能为了给卞若菡报仇,再与咱们王府为敌?更何况说我易容出来偷人,也要有人相信才行。

        穆静湖这时查看了一番,回来后低声道:她应该是躲远了。

        嗯,那就随她去。这里也没有出了辉川县,她若是稍微不那么笨,很快就可以找到人家来送她回府了。

        秦宜宁站起身,笑道:咱们就先回府吧,等着看6家还有什么幺蛾子要闹。我看卞若菡回府去也是立即就要搅风搅雨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