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火影当忍者 > 第一千二百零零章

第一千二百零零章

  “看透他人内心,并且在战斗中利用这些,所以你擅长的是欺骗。”大蛇兜顿了顿,说道:“也是,正因为这种独特的能力,就连阿飞那家伙对你也是忌惮不已。不过说起来你本来就是一个一辈子生活在谎言里的彻头彻尾的骗子忍者!一个屠灭自己族人的杀戮者。”

  听到大蛇兜大放厥词,羞辱他的哥哥,佐助气的眉毛倒竖。叽叽喳喳声音响起,手中闪现雷鸣千鸟,千鸟锐枪射向药师兜。

  大蛇兜跳跃起来,避开了千鸟利刃的攻击,尾巴吸附在岩石上面,倒立在岩壁顶部。俯视着鼬跟佐助。

  佐助哼了一声,讥讽道:“你不应该是蛇,该称呼老鼠才对。一看情形不对,居然跑到上面的屋顶!”

  宇智波鼬依然是他万年不变的冰山脸,训斥道:“冷静点,佐助!在跟敌人交战时,千万不能意气用事,愤怒会淹没你的理智,那只会给敌人可趁之机。”

  “两个人又怎么样?你们这种临时组合不可能胜过我的感知能力,所谓宇智波一族的骄傲,对我来说根本没有威胁。”大蛇兜挑拨道:“况且又是一对因为哥哥满口谎言,而多年手足相残的兄弟。”

  宇智波鼬并不理会兜的撩拨,他的战斗才能是忍界第一,除了四代火影波风水门能够跟他相比外,就是有着挂逼的井上文英都不敢说碾压他。“佐助,还记不记得以前你跟我出任务时的事情,猎杀野猪那一次?”

  佐助一愣,会议起当年那个对他露出温和笑容的哥哥。“那次吗?我想起来了!”

  大蛇兜一愣,不解的问道:“野猪?”

  大蛇兜用“仙法•白激之术,”封锁两人的行动,让佐助的须佐能乎难以维继,并借机突下杀手想要先解决一个敌人。但是宇智波鼬却准确推断出了他的行踪,并且先一步保护柱弟弟。

  为了打败兜,宇智波鼬特意点醒佐助,让他回想起了他们曾围剿野猪时的场景。

  宇智波鼬等佐助明白后,当即发起了攻势。道。“上了!”

  佐助大声答应,曾经的约定,让他抛却一切,奋力一战。

  兄弟二人各自开启须佐能乎,红紫两个查克拉武士威风凛凛。

  佐助的须佐能乎准备好弓箭,鼬的红色须佐作为冲锋的武士,率先向前冲去,奔突中射出八尺琼勾玉,扫荡大蛇兜周围一切物体。

  “就是现在!”

  紫色须佐弓箭,窥破敌踪,咻的一声射击而出,箭枝准确射中了兜的尾部大蛇。

  利用蛇尾倒吊着,大蛇兜自上而下垂落下来,伸手想要去拔之前佐助扔在下面的草薙剑。

  “想抢走我的剑,断尾求生!”

  宇智波鼬快如闪电的冲了过去,伸手要阻止兜。大蛇兜更胜一筹,先一步拔出草薙剑,顺势返剑一击刺入了鼬的身体。

  佐助大惊失色,忿忿的起身想要营救自己的哥哥。

  大蛇兜冷笑连连,“都说了别那么着急!”他的尾巴软化,刺中他的须佐之箭脱离的接触。

  宇智波鼬的万花筒猛然睁开,颤动一下,使用了幻术。强光照亮了整个钟乳洞,到处都是乌鸦来回飞舞。

  大蛇兜慌了手脚,手忙脚乱的扑打那些乌鸦,完全忘了自己是个战力强大的忍者。

  宇智波鼬顺势把草薙剑抢过来,轻轻挥剑攻击。大蛇兜知道草雉剑的锋利,不敢硬接,窜动着躲避,可还是被击中了头部的一只角。

  大蛇兜落在地上,心有余悸的盯着宇智波鼬,以防被他偷袭,至于被削断的一只角则顾不上了。

  佐助开心的笑了起来,解除了须佐能乎。这场战斗胜局已定,一个小小的大蛇兜,翻不起太大的风浪了。

  大蛇兜摸了摸断角,本来匀称感十足的双角,变成了左右不均的独角兽。

  “对啊,不小心忘了,平时这里没角。所以一不留神……”

  佐助过来跟鼬汇合,以眼神示意接下来怎么办。

  宇智波鼬道:“现在的话,应该能活捉那头大野猪了!”

  佐助笑道:“比起那个大野猪,应该先干掉这条蛇才对!”

  宇智波鼬表示赞同,“说的是呢!”

  阴暗潮湿的钟乳洞,悬挂岩柱上的乳白色液体滴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轻响。

  瞥了一眼断裂在地上的独角,大蛇兜的白蛇发出了嘶嘶声音。“说起来还真奇怪啊!”

  “奇怪什么?”

  宇智波佐助问道。

  “现在这样看来,你们兄弟关系不错啊!明明之前兄弟两个还彼此仇视,甚至大打出手。”

  宇智波佐助冷哼了一身,忿忿不平的瞪着大蛇兜。

  兜道:“我猜你在杀死鼬的时候一定发生了什么,难道当时没有问清楚吗?事到如今,你想从一个死过的人嘴里听到什么呢?”

  佐助的写轮眼变成三勾玉,冷冷的说道:“真相!”

  宇智波鼬眼眸里面的的万花筒写轮眼一直维持不变,紧紧盯着兜。

  “哎呀,让我猜测一下。听你这说法和口气,貌似对鼬抱有怀疑啊!想找鼬确认什么。佐助,你已经知道了鼬的真相吗?难怪鼬死后你没有依照他的意愿回到木叶,反而加入了企图摧毁村子的晓。”大蛇兜恍然大悟的说道:“难怪你会有这一系列举动,这就说得通了。也正因为如此,你才想毁掉折磨了哥哥,并将他推入苦海的木叶是吗?”

  宇智波兄弟两人都陷入沉默,他们有着各自的坚持,可惜阴差阳错之下,走入了各自都不想进入的方向。

  “你偶然间遇见了死去的哥哥,所以追到这里向他确认真相。以前的所有因由,哥哥跟族人的生死荣辱你都想问清楚。不过刚刚我说过了,你哥哥是个大骗子!”大蛇兜说道。

  佐助道:“你说的这些,我知道的一清二楚。”

  “那样一来,这不是很奇怪吗?鼬为了保护木叶,不惜杀害同胞。他的行为不正好和你敌对吗?不,相反,我才是和你拥有相同目的的人啊。”大蛇兜伸出一根橄榄枝,笑着说道:“佐助!我们才是同道之人。因为我也算是大蛇丸大人未能实现的目标的继承者。好好考虑考虑,只要从背后捅鼬一刀,投奔我的话,就趁现在!没关系,不必有什么罪恶感。这家伙早就应该死了,能活到现在只能说是个意外。”

  佐助陷入沉思,脑海里却想起阿飞告诉自己的话。当年的鼬,不知道接到灭族任务是怎样复杂的心情,又是怎样忍辱负重去晓做卧底。

  “别把我和你混为一谈。我想摧毁木叶是我自己的事!”

  石柱上的水滴偶尔下落,发出滴滴答答声响。佐助的声音不停的在空中来回飘荡。

  “鼬的做法我也能理解。其实我和鼬一样,虽说被木叶忍者收留还算幸运,但我身世不明,连自己的生日都不知道是哪一天。很快被根部带走,培养成了一个间谍。为了得到敌人的信任,我被灌输以医疗忍术。辗转于各个村子之间,从事间谍活动打探情报。饰演虚假的自己,用谎言欺骗他人。真正的自己却连容身之处都没有。没人了解真实的我,我只是一味地重复着抹杀自己的存在。当我再也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谁时,木叶忍村不再信任我,将我调离了间谍的岗位,让我去充当医生。”大蛇兜扶了扶眼镜,侃侃而谈:“鼬你和我都曾为木叶做了这么多,为木叶的存在立下汗马功劳。可是得到的回报只有污名和诋毁,乃至杀戮。”

  大蛇兜忿忿不平,蛊惑道:“木叶村究竟给了我们什么,又为我们做过什么?正因为有了鼬的所作所为,才造就了现在的你。唯一的区别是我早就背叛了木叶,也造就了等同于你的某些东西。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所以这次我会以哥哥的身份陪在你身边。来吧,跟我走吧,佐助,我们一起!”

  鼬“佐助,别听他的,都是骗人的话。他曾经是个比我更高明的间谍。这就意味着他比我更擅长欺骗。况且无论村子拥有怎样的黑暗,有多少矛盾,我都是木叶村的宇智波鼬!”宇智波鼬冷声说道。

  大蛇兜和佐助都有些震惊,不明白他对村子的忠诚来与何处。

  鼬真诚的说道:“佐助,让你变成现在这样的人不是别人,而是我。或许我没资格对你的决定妄加评判,但既然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有件事情我还是想告诉你,至少这件事必须跟你说清楚,不过要等清场完以后。所以我们先阻止他吧!”

  实际上佐助压根就不相信兜,跟了大蛇丸那么久的时间,他对兜的底细了解的清清楚楚。作为不惜一切守护着他的哥哥的话,佐助自然认同。

  为了得到佐助或者万花筒写轮眼这个利器,大蛇兜想要用语言挑拨两兄弟的关系,以期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他一厢情愿的认为自己才是最理解佐助的人,可惜这种认知只能代表自己的意见。

  药师兜与宇智波鼬为木叶都付出了很多,而他们得到的却只有污名和诋毁,有着相似经历的两人最终作出了截然不同的方向。

  “只要我是秽土转生的术者,就没人能杀我。虽然你们能打伤我,可以我身体恢复力,那种伤害也就失去了意义。并且我切断了眼睛的视力,令你们最自豪的瞳术完全无效。你们兄弟根本没有胜算!正因为施术者是我,秽土转生才变得无敌!”大蛇兜得意的说道。

  “虽然他的演讲让人厌烦,但在说明情况上还是有些道理的。”宇智波鼬平静的说道。

  佐助忿忿的道:“不用你说我也知道。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

  宇智波鼬笑了笑,“他还不清楚宇智波的真正实力。”提着草薙剑大踏步的向前走去,“宇智波拥有不需要通过对方的视觉就能施加的瞳术,代价就是失去光明。”

  佐助立刻想到了志村团藏,这个让他厌恶的存在。“是伊邪纳岐吗?”

  宇智波鼬惊讶万分,“你知道伊邪纳岐啊!”

  佐助恨声说:“跟团藏战斗的时候,那混蛋使用过。”

  “亏你还能存活下来,那术可不好对付!”

  佐助带有得意的说道:“是团藏那个老家伙太菜了,把那么好的术用的一塌糊涂。可是团藏说过,要使用伊邪纳岐必须同时拥有写轮眼和千手柱间的细胞才行……”

  “理论上是这样,但他并不知道真正的奥秘。实际上只要拥有宇智波一族的血统和三勾玉写轮眼,也可以使用伊邪纳岐。”宇智波鼬解释道:“此术极度消耗使用者身体能量,故部分使用者通过融合初代细胞提升自身的能量。如施术者自身能量足够,初代细胞并不是必需品。”

  佐助有些惊讶,疑惑的问道:“这样也行?怎么以前从未听说有族人使用过?”

  宇智波鼬露出回忆之色,“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而且因为写轮眼的重要性,使用这个术的代价太大,被历代族长列为禁术。普通族人是不可能知道这些的。父亲在世的时候,我偶然从他那里知道的。”

  “原来如此。不说这些了,怎样才能用出伊邪纳岐呢?我可不知道具体方法。”佐助追问道。

  “要使用的不是伊邪纳岐,而是与它对应的另一个禁术。”

  佐助更加吃惊了,身为宇智波一族的少族长,接二连三的冒出他不知道的秘术出来。“还有一个禁术?”

  鼬道,“我已经准备就绪了。”

  “等一下,那你的写轮眼……”

  佐助望着宇智波鼬的眼睛,焦躁不安的说道。

  “不要在意这些,我是死去之人,血轮眼对我来说无足轻重。”

  大蛇兜可不是束手待毙的性格,如鬼魅般杀向宇智波鼬。宇智波鼬挥刀刺出,大蛇兜在仙人模式下,不只是力量倍增,速度也是快如闪电。不费吹灰之力,就抓住了草薙剑的剑刃。

  宇智波鼬用力抵住兜,一字一字的说道:“就是伊邪那美!”

  佐助喃喃自语道:“伊邪那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